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容止类5


  ◎朱竹石瞽能辨人

  平湖朱之榛,字竹石,中年目失明,然以道员久次江苏,主持通省牙厘局,应官治事,亦如常人。尝于光绪朝权江苏按察使者十次。晚年,奏补淮扬徐道,其进谒大吏,访问寮寀,进退周旋,毫无所误。盖瞽而辨人,亦如骆文忠也。

  ◎瞽者能叶子戏

  沈青斋之子宾谷,双目皆瞽,不能行。然或与之为叶子戏,摸其牌而配合去取之,虽巧者莫能胜也。

  ◎徐武令辞艰于口

  徐武令为人朴讷,辞艰于口,平居辄好书写,不知棋局,每以自方葛洪。

  ◎陆德恭四乳独肾

  青浦增广生陆馥蓉,名德恭,幼颖慧,总角时能背诵《十三经》。有异禀,四乳独肾。

  ◎陈忠愍腰大

  道光壬寅,英兵逼吴淞,陈忠愍公化成帅舟师驻于黄浦。会天暑,触热,乃率亲随二人登岸,至某商店,乞假片地以涤烦燥。商诺之,并以酒食进。啖鸡子数十,食肉无算,下以火酒,约三斤许。

  少选,商请进浴,偕两亲随入室,商窥之于窗隙,见其腰膊间缠青布两幅,即令从人去之,其腰围大逾常人。浴罢,挺立如前,裹腰以出,谢商,登舟去。

  ◎曲膝虚坐

  张文襄督粤时,一日,见诸州县官,入见者八客,而客座仅八椅,除主位外仅七座,仆忘未增椅。有一客曲膝顿股,虚作坐形。久之,倦忘,略一转动,即仰倒于地,四座愕然。

  ◎应潜斋手有文

  应潜斋生而有文在手,如八卦。有欲试其操守者,藏妓于馆,夜醉而归之,诵书达旦,卒不为动。

  ◎手指长甲

  高宗南巡时,有献诗者,手指爪甚长,特异于众。内有数爪,以过长,屈曲绕其掌。故露其爪于外,若有得色。退后,上顾侍者曰:“是人必甚懒,否则何指爪之长也。”

  ◎纤手剥芡实

  道、咸间,段光清令鄞县,察察为明,曾以琐事邀盛誉。下车初,辄乘夜微行,过某家,闻呜呜作响,内有灯光,自门隙窥之,乃豆腐店也。见一男子袒而推磨,灯光下有一少妇,貌殊可人,以纤指剥芡实,亲纳于男子口中,如喂小孩,且嬉笑,与男子接吻,状甚狎。

  段见之,疑或有奸情也。回署,即遣役拘男妇至,诘之,始知其实为夫妇也。段大嘉许,称为梁孟复见,饬吏取钱二十千赏之,俾善营生业,别赏妇以绸布数端,为妇人敬夫者劝。夫妇皆叩谢而出。

  ◎养手指爪

  光绪间,有女子杨贞媛者,喜养爪,蓄之十余稔,爪长二尺余,复折至数寸。自记其养爪之法凡四:

  一,指宜常屈,勿使伸,护以银甲,其甲必长于爪一寸,岁易之。一,盥漱时,以巾揩渍胰子沫,频拭之,则明透如通犀。一,夏日宜卸甲,免指肉腐败。冬日藏甲于油中,使不失温和,免风拆。卸甲时宜伸,护甲时宜屈,盥时宜伸,浴时卧时皆宜屈。一,爪不可为挖耳及搔痒之用,偶有损,见甲边露白痕,亟翦之,勿稍惜。若气候燥烈,甲边卷曲,宜置温汤中。其效应亦四:一,蓄爪可弭强暴之气,盖以护惜指爪为重,不复有燥烈之性矣。一,占候可以预知。天将雨,爪纹间黄白;天将晴,爪色尽白;天热,则护甲内有气水;天冷,则护甲之根肤色燥白。一,蓄爪可以验病。将病,则爪色渐枯;既病,则爪根洁白,无血色;病将愈,爪根现粉红色;健康时,则爪色莹润;病后,则爪根现出一节,大病节显,小病节微。一,可以占祸福。偶或断折,即有祸征。某年,贞媛之无名指爪折,而幼子逝。又一日,中指爪折,而遇盗。似此中亦有蓍蔡之意也。

  ◎章氏子孙足指有歧

  浙中章姓,有特别之标识,盖其家先代有节妇,小足而趾有歧,于是子孙之足莫不有六指,惟其女之出嫁者,则仅传其子而止,至于孙即如常矣。

  ◎徐三痶脚饿死

  徐三痶脚,农家子也。传者不详为何县人。童时有痘疔生足底,遂不良于行。俗谓企踵行曰痶,而其人于兄弟行居三,故里人呼之曰徐三痶脚。痶脚不识字,然自幼恶释氏,有僧至门,必持椎逐之,遇于途,则詈曰:“懒奴,懒奴。”

  时世祖初定鼎,民犹未亲附,痶脚闻四方有起义兵者,乃谓其父曰:“我家何不起义?”父曰:“痴儿子,我乡农也,何义之起!”于是疾走村学究所,求书“忠义”二字,学究书与之。归,即裂白布一幅,依学究所书点画,大书二字于布,揭竿,标之门前。

  父大惊,取布裂之,唾其面曰:“我一家为尔死矣。”痶脚愤懑不能语,入其室,引被自覆而卧。呼之不起,与之食,覆诸被中。积五日,母往探之,僵矣。询其父曰:“痴子胡以死?”发其被,五日所饷之饭粒皆在。

  ◎陈清恪左足赤痣

  陈清恪公诜左足下有赤痣,每自诩为贵征。查夫人侍婢黄氏尝为濯足,手捧足而视其痣,陈笑曰:“我所以官极品者,此痣之相也。”婢亦笑曰:“公欺我。公足仅一痣,已贵为公卿,何以我两足心均有赤痣而为婢?”陈惊,使跣而视之,信,遂纳为簉室,即黄夫人也。生二子,长文勤公世倌官宰相,次誾斋名世侃,官翰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