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异禀类3


  ◎徐健庵饮食之多

  昆山徐健庵司寇干学善饮啖,每早入朝,食饽饽五十、黄雀五十、鸡子五十、酒十壶,可竟日不饥。及解组言归,门生饯之,谓将供一日醉饱也。安一空腹铜人于座后,凡徐进一觞,则亦倾一觞于铜人腹,杀胾羹汤皆然。铜人腹满而倒换者再,徐则健啖自若也。

  ◎徐健庵十行俱下

  徐健庵之记忆力甚强,凡与有一面之缘者,终身不忘。无才艺者,不入门下。有执贽者,先缮帙以进,十行俱下,顷刻终篇。遇不善处,折角志之。其人进见,则面命指示,一字不爽。且尤能记忆人之面貌也。

  ◎徐健庵横阅碑文

  徐健庵尝与姜西溟编修观古碑,碑甚高,徐令人掖之以上,横阅之。已,又横阅其中下,遂举其文。编修大惊,叹为绝才。

  ◎张玉书饮食之少

  丹徒大学士张玉书,古貌清臞,每朝餐,仅食山药二片、清水一杯,可竟日不饥。

  ◎魏经国饭米八升

  魏经国,汉军正白旗人,少为监者,供役大内,每夜饭米八升,所得不足给一餐,请于主者,愿加倍工食,以夜继之。某日漏下,圣祖出游禁苑,闻力作声,询知其情,即命以米如数作饭。经国跪食尽之。大为称异,擢厚载门守备,又擢通州副将,代白小民冤。后有湖广提督,复调江南提督,加太子少傅,并尚书衔。

  ◎简谦居过目不忘

  蜀中简谦居天姿绝人,凡有记览,过目不忘。康熙辛亥,视学江南,按临各郡,每发榜,辄进诸生而诲之,某某解题中款,某某用古入化,不必摊卷于案,自能背诵其文,无所譌脱。

  ◎周栎园记忆力

  河南周栎园,名亮工,尝观察维扬,簿书稍暇,辄手一编不辍。即以参拜大僚、酬访宾客而出,坐舆幙中,犹以十数卷自随。归语幕宾,辄能举其详曲。虽甚久远,偶析一字之疑,引据证明,必指其出何书载何卷以及行墨之次第,当命掌记依检,应手而出,不差絫黍。

  ◎陈句山背诵门牓

  钱塘陈句山太仆兆仑,幼清警好学。尝游西湖净慈寺,读门牓三过,还家试诵,略无遗脱。

  ◎孙文定过目成诵

  孙文定公家淦家世清贫,少耕且读书,过目辄成诵。尝上山斧薪,值大风雪,斧落层崖间,缘迹手探之,几至僵仆,而口中犹咿唔也。

  ◎纳兰容若转世

  纳兰容若,名成德,原名性德,太傅明珠子也。与无锡顾梁汾舍人贞观交最密,尝赋《贺新郎》词为梁汾题照云:“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梁盼答词亦有“结托来生休悔”之语。容若没,梁汾亦归里,一夕,梦容若至,曰:“文章知己,念不去怀,泡影石光,愿寻息壤。”

  是夜,举一孙,梁汾视之,面目与容若无二,灼然知为再来也。梁汾喜甚。弥月,忽得疾。梁汾一日晨卧未醒,骤梦容若来别,惊寤,闻哭声,则已殇矣,“泡影石光”之言亦验。容若故有小像在梁汾处,梁汾乃赋词题其上,词中隐寓其事,一时名流和者甚众。像存惠山草庵贯华阁。

  ◎钱芳标为饭头陀转世

  钱芳标,华亭人,或言其父少司寇艰于嗣,与夫人往宁波之天童求子,大师为集众僧,问谁愿随钱居士往,众皆不答,一饭头陀老矣,自言愿往。已而果得子。名鼎瑞,字宝汾,后易名芳标,字葆馚。词华丽藻,有名东南。中康熙丙午顺天乡试,官中书舍人,既而假归。康熙戊午,以博学宏词荐,值丁内艰,不赴。

  一日,力与客坐书斋,有僧至门,持一椷书,云自天童来。舍人启视之,殊不骇讶,但云:“仓卒奈何?”明日晨起,徧召亲故与决,索笔书一偈云:“来从白云来,去从白云去,笑至天童山,是我旧游处。”微笑而逝。

  ◎赵撝谦百有六岁举子女

  闽人赵撝谦善容成御女术,康熙中,有人见之,年百有六岁矣,犹蓄数姬,举子女十余人。偶游京师,朝贵争相延致,竞作诗歌以赠之,且有执贽门庭称弟子者,群尊之为赵老仙人。

  ◎李蟠食三十六饽饽

  康熙丁丑状元李蟠,字根大,书法不甚精,文思亦蹇涩。廷试日,试者薄暮皆出,蟠独留,殿前护军催督甚急,蟠泣告曰:“毕生之业在此一朝,幸毋相促,以成鄙人功名。”护军哂而诺之。直至四鼓,始获完卷。

  圣祖廉知之,意为苦心之士,拔置一甲一名,同榜探花则慈溪姜宸英也。姜作五言赠之云:“望重彭城郡,名高进士科。仪容如绛、勃,刀笔似萧何。木下还生子,虫边更着番。一般难学处,三十六饽饽。”蟠伟干虬须,状似武人,其为诸生时,以刀笔闻。廷试,怀面饼三十六枚餐之至尽。饽饽,都下方言也。

  ◎澎禹峰饮食之豪

  邓州彭禹峰,名而述,长身修髯,声若洪钟,一饮能举数升,一食能尽一彘肩,汪钝翁目为拨乱之异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