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异禀类2


  ◎年羹尧解三字经

  年羹尧七岁,父延师教之读,开学日,师授以《三字经》,即问其师曰:“人之初,性本善,其解如何?”师曰:“人之初生,性质本美,所有恶人,皆日后受社会之熏染而成。”年曰:“我意不然。初生之人,性质皆恶,必有人教之,以渐而改。苟不然者,吾父何必请先生来教我乎?”师默然。

  又一日,读《千字文》,亦问曰:“天地玄黄,其解如何?”师曰:“天玄色,地黄色。”年又曰:“地果黄。天青色,有时或苍色,至下雨时亦灰色,固无玄色也。”

  ◎章言在以笔状颧额须眉

  仁和章言在,名谷,幼从塾师学,师出,有友访之,比归,群儿告以客至,而忘其姓氏。师怒,呵群儿。章曰:“师毋怒,我犹能约略记之。”因以笔状其颧额须眉,栩栩然也。师见而笑曰:“是得非某乎?”已而叩之,果然。

  ◎王文简前身为高丽国王

  王文简前身为高丽国王。将诞之夕,有人止村庙中,见途中羽葆鼓吹,仪卫甚盛。其人骇惧,询之从者,云:“高丽国王降生新城王家。”其人素善封翁,急入城探访,文简已堕地矣。

  ◎王文简目览文书口决报

  王文简为扬州司李时,地殷务剧,座客日满。晨起,坐堂皇,目览文书,口决报,呼謈之声沸耳,案牍成于手中。及放衙,召客刻烛赋诗,清言霏霏,久而不绝。座客见而诧曰:“王公真天才也。”

  ◎阎百诗先鲁后敏

  阮应韶之父,少时与阎百诗同受业于靳茶坡。日暮,各抱书归,阎愚鲁,独吟不置,必背诵如翻水乃已。后发愤,将书拆散,读一页,辄用面糊黏几,背诵既熟,即焚之,终身不再读。一夕,胸前膈下豁然洞开,若有声震耳,后阅书,一过目即成诵。尝集陶贞白、皇甫士安语题其柱曰:“一物不知,以为深耻;遭人而问,少有宁日。”

  或谓阎幼时口吃资钝,读书至千百过始略上口。又善病,母禁之读,遂闇记不复出声,如是十年。当十五岁时,冬夜读书,有所碍,沈思坚坐,心忽开朗,自是颖悟异常,盖积精所致也。

  ◎毛西河五官并用

  萧山毛西河检讨奇龄生有异禀,能五官并用。尝以右手改弟子课作,左手拨算珠,耳听弟子背诵经书,目视小僮浇花,口又答弟子之问难,间与其妇诟谇焉,不稍紊也。

  ◎毛西河博闻强记

  毛西河博闻强记,尝与客言:“《四书》中有一妖、二怪、三女子,五龙、九虎、十先生,又九馆、十先生。”二怪者,“素隐行怪”,“怪力乱神”是也。他昉此。毛历历数之,客且并《四书》之句而忘之矣。

  ◎毛西河默写市招

  毛西河尝与友骑而入市,默记两旁市招,归而书于册。明日,友持册至市,校之,一字不差。

  ◎毛西河默写染肆账册

  毛西河尝入染肆,与肆伙闲话,坐定,吸淡巴菰,且阅其账册,星火落焉,乘风而燃,册遂毁。肆伙窘而大号,毛曰:“勿惧。”取别纸,一一书之,凡染物人姓名、绸布、日期均无讹。

  ◎姜西溟不食猪肉

  姜西溟,名宸英,不食猪肉,偶见人食,辄避之,致有以回教徒称之者。朱竹垞戏曰:“假食猪肉,得淡墨书名,则何如?”西溟不答。相传朱竹垞自定诗集,不肯删《风怀》二百韵,曰:“我宁不食两庑特豚耳。”若西溟乃真不食特豚者。

  ◎潘次耕闇诵历书

  吴江潘次耕检讨耒,幼有圣童之目,览历书一过,即能闇诵,无所譌脱,首尾不遗一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