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雅量类3


  ◎圣祖宥杜诏

  海宁查慎行与杜紫纶太史诏友善,圣祖尝赐杜御书一幅,为程明道《春日偶成》诗,查戏题一截曰:“天子挥毫不值钱,紫纶新诏赐绫笺。千家诗句从头写,云淡风轻近午天。”诗成未寄,录之日记簿,杜不知也。

  后查罹罪,籍没其家,日记簿进呈御览。杜闻,大惊。圣祖谓此事与杜无关,不之罪。初,杜賷御书而返,建楼供奉,额曰“云川”,集御书中语也。复自号云川居士以志恩宠。

  ◎汤文正移居旁舍

  康熙时,睢阳汤文正公斌奉旨简授江苏巡抚,其赴任时,布衣牛车,从一老苍头。中途遇一年少官,衣冠华丽,骑从纷纭,或先之,或后之,时而触其舆盖。从人辄怒声呵斥,汤不较,避之路隅。

  无何,抵逆旅,汤已入上屋,年少官后至,从者叱店主令相让,店主以已有人对。从者曰:“不问谁何,必移让。某县太爷至,讵容他客占此!”店主婉商于汤,汤即移入旁舍焉。

  ◎王永吉不使魏敏果避道

  京朝官之途遇也,秩卑者或勒马候过,或让道旁行,显贵则昂然前行而已。蔚州魏敏果公象枢在台垣时,一日,与吏部尚书王永吉途遇,魏当引避,王坚请魏先行。

  翌日,使族人语魏曰:“吾每过其门,门可罗雀,其清操可想,吾甚敬之。若避道,则吾心何安,后勿复尔。”

  ◎李文定平气

  合肥李文定公天馥廉静宽和,尤慎刑辟。每预廷议,务持平。同官或厉辞色,笑语之曰:“君何至是!凡事,平其气而可也。吾初亦尔,后既熟,渐平也。”文定官至武英殿大学士,其在官以简易为主,威福归之于朝,毁誉不出诸口,宰物应机,悉以虚心处之,不以己与也。

  ◎圣祖宥三掞

  理密亲王既废,圣祖命王大臣保立东宫。时允禩党羽布中外,王鸿绪后至,手书八字以视众,众遂共保廉亲王为储君。圣祖震怒,问首谋之人,众莫敢对。以太傅马齐衔名居首,拟大辟,因谓众曰:“朕必立一刚坚不可夺之人,为天下共主。”盖谓世宗也。众莫测上意。太仓相国王掞年七十余矣,自念受恩深,当言天下第一事,又以祖文肃公锡爵于明以建储事受恶名,遂于康熙丁酉五月密奏建储事,疏留中。

  是年冬,又有上言建储者,上不悦,并发掞疏命内阁议处。忌掞者引马齐故事,欲陷掞以死。掞止宫门外,不敢入,圣祖顾左右,问王掞何在,首辅李光地奏掞待罪宫门。圣祖曰:“王掞言甚是,但不宜命御史同奏,蹈前明恶习。汝等票拟处分太重,可速召其来。”掞闻命,趋入,免冠谢。上坐乾清宫,手招令前,耳语良久,人不能知。

  后五年,辛丑正月,掞复疏前事,语尤激切。三月十三日,又有御史柴谦等十三人亦上疏如掞言。圣祖震怒,召诸王大臣,降旨责掞植党希恩,并令覆奏,举朝失色。掞就宫门阶石上裂生纸,以唾濡墨奏之,略谓“臣伏见宋仁宗为一代贤君,而晚年立储犹豫,其时名臣如范镇、包拯等皆交章切谏。臣愚信古太笃,妄思效法古人,实未尝妄嗾台臣共为此奏”。

  奏上,待罪五日,诏谓王掞应谪戍军台,姑念年老免行,着其子王奕清随诸御史代父往。明年元旦,诸大臣上寿,无掞名,圣祖发还札子,命列掞名以进,随赐宴太和殿。宴毕,再召见东暖阁,赐坐,命起原官,视事如初。

  ◎陈恪勤神色逌然

  陈恪勤公鹏年守江宁,为总督阿山所齮,将入狱,神色逌然,自忖未了事曰:“杜茶村未葬,某僧求书未与,布衣王安节缺为面别。”从容料量,承鏁而行,其镇定如此。

  陈宦迹所至,尝表东海孝妇庙,建狄梁公祠,立陆绩廉石,复刘蕡后人租徭。在苏,舁郁林石于郡学,游焦山,遣人泅水出《瘗鹤铭》,为亭覆之。

  ◎柴虎臣予偷儿以钱

  仁和柴虎臣,名绍炳,家居,尝有偷儿夜入其室,觉其为邻人也,默不言。捃摭及衣被,徐曰:“独不能留此为吾御寒邪?”偷儿惊而止。遂劝其改行,检枕畔百钱及案上铜器一二具予之,令持出,其人呜咽去。

  ◎徐文敬令群儿呼字

  钱塘徐文敬公潮以户部尚书致仕家居,时徒步里巷,儿童见之,群相指曰:“徐潮来矣。”文敬问群儿曰:“汝等何以识吾为徐潮也?”儿曰:“闻人以此呼公,故知之。”乃曰:“潮,我名也,未可呼。我字青来,自后汝等可呼我为青来耳。”

  ◎世宗待理密亲王

  世宗居藩邸时,人情物理即已通澈,郡国利弊如指诸掌。时理密亲王已正储位,世宗事之最敬。而王先受宵小言,待之甚薄。及被罪,圣祖缚置空庐,禁人入见。世宗亲持汤羹以进,守者遏之,世宗曰:“吾惟知昆弟之情,不知利害也。”圣祖闻而善之。

  ◎世宗准明裔袭封

  雍正癸卯,世宗于圣祖书笥中检出未发谕旨一道,以明太祖崛起布衣,统一方夏,经文纬武,汉、唐、宋诸君之所未能及,其后嗣亦未有如前代荒淫暴虐亡国之迹,欲大廓成例,访求支派一人,量授官职,以奉春秋陈荐,仍令世袭。甲辰,遂封朱之琏为一等侯,入汉军正白旗。

  ◎鄂文端读书达旦

  鄂文端公尔泰尝阅兵雒容,会日暮,大雨,从者失道,供给不继。独危坐草室中,读书达旦,无愠色。

  ◎陈木斋以正舱让人

  江右陈木斋侍郎守创居官清介,雍正某年,以诖误罢仓场侍郎,居京师数载,几不能举火。庚戌冬,蒙恩放归,及登舟,则有一商人在焉。商所出赁钱略多于陈,陈遂以正舱让之,而自与一仆居头舱。时陈行李萧然,商意颇轻之,亦不问为谁也。至淮上,总河嵇筠遣人以名刺致意,商犹茫然。未几,淮安守以腰舆往迎,始大骇,知为陈,旋匿去。然陈自以所出钱少,宜让以正舱,不介意也。

  ◎高宗命补载史可法书

  高宗尝阅《睿忠王传》,以致明史忠正公可法书未载回札,因命将内阁库中所存原稿检以补载。法时帆谓睿王之书乃李舒章雯捉刀。雯,江苏人,顺治初曾宫内阁中书舍人。答书为侯朝宗方域之笔。二人皆当时文章巨手,故致书察时明理,答书义正辞严,不惟颉颃一时,洵足并传千古也。

  ◎高宗优容鄂忠烈国柱

  高宗虽厌满人之沿袭汉俗,然遇宿儒耆学,亦优容之。鄂忠烈公容安不谙满语,上原加任使,未尝因一眚废弃。国太仆柱校射禁庭,褒衣大冠,侍卫有望之而笑者,上曰:“汝莫姗笑,彼儒士能持弓校射,不忘旧俗,殊可嘉也。”

  ◎阿文成容岳锺琪

  阿文成公桂从征金川时,曾被大将军岳襄勤公锺琪参劾获咎。其后文成总督云贵,襄勤适任云南提督,心常惴惴。文成偶咏诗示之云:“鸣镝一声山响答,长空飞鸟漫相疑。”襄勤始释然。

  ◎阿文成道歉于李荣吉

  阿文成奉命堵青龙冈工,副将李荣吉以为进占得占,大工所深忌,宜缓之,得实而后进,以防陡蛰。文成斥其挠众,急趣之。既合龙,文武皆贺,惟荣吉不至。召之,则于坝上再拜使者曰:“为荣吉谢公相,坝实未固,荣吉不敢贺。”乃督土料追压。

  阅两日,竟不守。文成中夜闻坝蛰,驰至,荣吉已挂缆落水。文成令曰:“能生之者,官擢二等,兵吏赏千金。”未几,舁荣吉至,文成垂涕亲去其湿衣,以上赐黑狐端罩护之,良久始苏。乃道歉忱,寻即自劾,而荐荣吉。

  ◎阿文成马逸不愁

  阿文成有上赐马,一日,脱疆去,圉人入告。方观书,曰:“觅之。”既获,复命,徐曰:“好。”读书如故,不怒也。

  ◎梁文恪犯而不校

  会稽梁文恪公国治,乾隆戊辰状元,入直南书房,累任学使,后以粤东事免,寻被简为湖南巡抚。尝出巡,州县具供张,家丁索贿不遂,故阻膳脯以激之使怒。枵腹终日,初无怨容,亦不知为奴所绐也。及入枢垣,和珅以其懦弱,有意揶揄之,至用佩刀为薙其发,以为笑乐,亦不与校。

  ◎朱石君赖杯水解围

  大兴朱文正公珪与兄竹君学士筠对弈,家人以茶至,误触文正衣,尽湿。文正起,顾学士笑曰:“几为兄败矣,赖此杯水解围耳。”

  ◎王西庄恕酒人

  嘉定王西庄阁学鸣盛,乾隆甲戌榜眼,官至内阁学士。寻丁内艰归,遂不出,家居三十年。有无赖子与人赌胜,乘醉骂其门,阍人不能忍,力止之。

  次日,无赖子酒醒,其母挈之登堂请罪,笑谢之曰:“昨汝酒醉,我固不怪,惟以后若醉而骂他人,恐获咎耳。”无赖子惶恐而归,戒酒终身,卒无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