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雅量类1


  ◎太宗释张春

  天聪辛未,大兵围大凌河城,生擒明监军道张春等。春见太宗,不跪,太宗引弓怖之,礼烈亲王谏曰:“彼不惧死,射之何为?”乃舍之。春终不失节,以寿终。

  ◎世祖许恩养明太子

  李自成既去燕西走,摄政王多尔衮亟命吴三桂与英亲王阿济格合军追击,而己则以明太子手敕,赚之入都。

  时太子已自三桂军中逸出,匿故内官杨玉外舍。越数明,见京师大局稍定,玉乃为太子易服,送之故嘉定伯周奎府中。奎,烈后父,太子外大父也。奎侄铎引太子入见故长平公主,兄妹相对泣。奎具酒食以献,举家行君臣礼。薄暮,太子哭别而去。

  数日复至,公主赠以锦袍。后又至,奎留宿,教太子自诡姓刘,为书生,以免祸及,否则即向官府究论。太子不从,奎遂以闻。捕下三法司,刑部主事钱凤览勘问,传讯内侍旧臣,花园内监常进节、指挥官李时荫佥言此真太子,故司礼王德化亦谓为真。观者数千,皆应声呼真太子。

  及廷勘,太子言宫中事甚悉,再召故锦衣官尝侍卫东宫者十人证之,十人同声对曰:“真也。”独故贵妃袁氏及故晋王执以为非是,遂下太子,玉,进节,时荫,德化及锦衣官十人于狱,凤览上疏力争曰:“前太子,危地也,何所觊觎而假之?”于是凤览亦被逮下狱。时京师商民皆具疏请释故太子。

  又有宛平杨时茂者上疏,请将时茂身肉剁为泥,骨锉成粉,以赎故太子。顺天府民人杨博等亦疏请留故太子以奉明祀。疏上,悉留中。而故太子已先一夜绞杀于狱中,凤览暨玉等十五人翌日同弃市,时顺治甲申十二月辛巳日也。仍令内院传谕中外,有以真明太子来告者,太子必加恩养,来告之人亦于优赏。

  ◎世祖褒恤凌忠介

  凌忠介公义渠为明末十九忠臣之一,顺治间归骨故邱,祖谕知府吴绮护之行,且命为卜葬。褒恤遗忠之典,自世祖开之,不以其效忠胜国而恶之也。

  ◎世祖命歌万古愁曲

  明归震川之孙玄恭所著《万古愁》一曲,沈郁瑰瓌,悲壮淋漓,其中实含有民族主义。当时流传极广,至达大内。世祖方入关,欲禁之,后不果,乃命乐工歌之以侑食焉。

  ◎世祖不罪尤侗

  尤悔庵舍人侗惑于女色,构消渴疾,经年不愈。圣祖时为皇太子,命内竪馈药饵焉。尤作启谢之曰:“臣风月膏肓,烟花痼疾,同马卿之消渴,比庐子之幽忧。忽启文鱼,如逢扁鹊。赠之芍药,投我木瓜。紫苏与白芷同香,黄菊共红花相映。猥云小草,锡以上方。月宫桂杵,窃是姮娥;台洞桃花,采从仙女。一杯池水,堪资丈室之谭;半匕神楼,顿醒惊天之梦。肺俯铭篆,羊叔子岂有酖人;耳目发皇,楚太子无劳谢客。谨启。”

  圣祖得书,见“赠之芍药”及“月宫”“台洞”等句,以为大不敬,言于世祖,将加罪焉。世祖笑曰:“文人之文,兴到笔随,岂能有所顾忌!尤侗乃胜国遗逸,杀之不祥。”圣祖默然。

  ◎徐竹逸与弟独守敝庐

  世祖初定鼎时,兵戈四起,人皆裹粮避山谷间。徐竹逸与弟竹虚独守敝庐,昼则力田,夜不废读,俨如太平之世。其避兵他处者,率多受警归,竹逸语弟曰:“吉凶悔吝生乎动,于今益信。”

  ◎顾亭林谓鼠勉我

  顾亭林居家恒服布衣,附身者无寸缕之丝。当著《音学五书》时,《诗本音》卷二稿再为鼠囓,再为誊录,略无愠色。有劝其翻瓦倒壁一尽其类者,顾曰:“鼠囓我稿,实勉我也。不然,好好搁置,焉能五易其稿耶?”

  ◎丁菊园与牧竪同卧起

  仁和丁药园仪部澎初至靖安,卜筑东冈,躬自饭牛,与收竪同卧起。暇则乘牛车行游紫塞中,手《周易》一卷,吟诵自若。

  ◎丁药园赐吏鹅炙

  丁菊园居法曹,诗名满京师,吏人尝窃其牍以易鹅炙。灶下养思染指,不获,讼于庭,药园自出其所食鹅炙以赐之。

  ◎毛尔旋恕佃人

  遂安毛尔旋之履绝意仕进,惟日课其子际可为文。家有薄田,督收秋租,佃人以稗湿者充数,置不问。或诘之,乃恻然曰:“若辈方田作苦,尚不能奉父母饱妻孥,吾姑譬之鼠雀耗耳。”比至岁禾熟,颇不能自给,弗顾也。

  ◎圣祖优容大臣

  圣祖厚待臣下,如明珠虽贪擅,念其筹划削平三藩之功,终未置之极典。徐干学昆仲与高士奇比昵,时有“九天供赋归东海,万国金珠献淡人”之谣,上知之,惟夺其官而已。尝谕近臣曰:“诸臣为秀才,皆徒步布素,一朝得位,使高轩驷马,八驺拥护,皆何所来,可细究乎?”

  ◎圣祖宽容陈名夏

  国初于明臣之归款者,率仍还其本职,保全始终。大学士陈名夏辗转矫诈,屡贷其死,乃犹语同僚宁完我曰:“若望天下太平,除非依我两事。”宁问何事,名夏推帽摩其首曰:“留发,复衣冠,天下即太平矣。”宁以其语上闻,圣祖颔之,然惟治名夏以抹删谕旨、作奸犯科诸款,于前两语置不问也。

  ◎计甫草观江涛澎湃

  吴江计甫草自海陵归里,渡扬子江,会大风雨雪,舟不得发,同行者皆垂首叹惋。计坐舵楼下,手王阮亭诗读之,至论郑少谷绝句,哭失声。既乃大喜,拭涕起,坐雪中,观江涛澎湃,吟啸自乐。

  ◎董苍水渡湖赋诗

  华亭董苍水孝廉俞有鹿角山之游,渡洞庭湖,风大作,波翻浪涌,上流覆舟,蔽湖而下,僮仆震慑无人色。董坦然危坐,赋二诗,投之湖,竟无恙,且以数小时而行三百余里。

  ◎诸骏男渡江赋诗

  钱塘诸骏男,名九鼎,尝与仁和姜真源侍御汇思联舟渡扬子江,过金山时,风大作,舟直触郭璞墓石。姜意诸必大惶怖,而诸方吟啸自若,作《过金山》诗。

  ◎黄大宗扣舷吟啸

  山阳黄大宗,名之翰,游楚,尝月夜破浪江行,为戍卒所追,扣舷吟啸,神思自若。

  ◎王水云掀髯渡江

  余杭王水云大令舟瑶,旧与钱塘茅子鸿兆儒偕渡扬子江,时风涛汹涌,王掀髯称快,曰:“吾胸中郁勃之气,对此稍舒。”茅亦为之放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