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明智类2


  ◎圣祖知张伯行为清官

  仪封张伯行尚书通籍,用内阁中书,总河张文端公异其才,题赴河工,以劳绩补济宁道,旋迁江宁按察使。康熙己卯,圣祖南巡,以伯行为江南第一清官,徧问大学士督抚以下,推奖无异词,大悦,曰:“汝等何不保举?朕保之,将来居官好,天下以朕为明君;若贪赃坏法,天下人笑朕不识人。”驾至松江,即擢福建巡抚。

  又伯行抚苏时,以缉海盗及科场二事,与总督噶礼互讦,廷臣多袒噶者,上谕削噶礼职,而伯行留原任。时江左士民欢声徧朝野,榜于门曰:“天子圣明,还我天下第一清官。”焚香结彩,拜龙亭,呼万岁者,至数十万人。复有数万人赴京师畅春园,跪疏谢恩,愿各减一龄,益圣寿万万岁,以申真实感激之忱。

  ◎圣祖知施世纶偏执

  康熙辛巳,漕督施世纶方官淮徐道,适湖南按察使阙员,大学士伊桑阿等以九卿保举世纶入奏。谕曰:“施世纶,朕深知之,其操守果廉,但遇事偏执,百姓与生员讼,彼必护庇百姓;生员与缙绅讼,彼必护庇生员。夫处事惟求得中,岂可偏私!如施世纶者,委以钱谷之事,则相宜耳。”

  ◎圣祖知熊文端遗疏之伪

  孝感相国熊文端赐履引退后,初留京师,嗣疏辞食俸,归老江宁。康熙己丑卒,遗疏至京,其同姓编修熊本窜入荐己语。上览疏,谕廷臣曰:“熊赐履学问既优,人品亦端,此遗疏内荐举其侄熊本,必系虚伪。”命总督噶礼确察。噶礼取其疏草以进,果无是语,下法司鞫勘,论熊本罪如律。或曰,噶礼迎合忮忌,所呈疏草未可据也。

  ◎圣祖知三藩之宜撤

  康熙甲寅,尚可喜请撤藩,吴三桂、耿精忠亦阳请以觇廷议。满洲米敏果公坚言宜撤。既而三桂、精忠相继叛,人谓撤藩速变,圣祖谕廷臣曰:“朕少时即以三藩势焰日炽,不可不撤,岂因其叛,遂委过于人耶!”

  ◎富春知王亶望不久

  宗室辅国公富春任杭州将军,抚军王亶望,贪吏也,耽声色,元旦拜圣牌,王困酒,日中始至,富正色责曰:“元旦为履端令节,拜牌乃臣子礼仪,安可迟延,是玩愒也。”王长跽请谢。富退谓人曰:“王公其不久乎!”逾年以贪纵败,如其言。

  ◎爱星阿知明珠

  爱星阿曾偕吴三桂入缅,擒获明桂王由榔,以功任领侍卫内大臣。初,索额图以椒房擅宠,时明珠为侍郎,因索而见知于圣祖,爱谓索曰:“明之材智在君上,今虽因君见用,殊畏愞,盖忌君也,他日齮龁君者必明。”索不悟。后明引高士奇、徐干学辈为党,索为所挤落职,抑郁以终,如爱所料。

  ◎世宗批示之明察

  世宗明察特甚,屡于批示中见之。某获罪受锢,在狱,上书自陈,有“辜负天恩,羞惧交并”之语,批云:“知汝惧死实甚,然羞则未也。”批某督密奏云:“朕未践祚,即谂知汝,汝谓朕为盲耶?”批示某抚云:“善治本省,朕虽未悉汝面,然汝之政绩朕皆谂悉,莫谓朕无耳也。”批刑部秋决一案云:“犯妇某氏谋死亲夫,例应处刑。但该氏以丈夫逼其为娼,情急自卫,与因奸成命者有别,应免治罪。且该氏贞洁自保,至死所天而不顾,大义灭亲,亟宜为建坊旌表”云云。

  ◎世宗察下情

  雍正初,世宗因允禩辈蓄逆谋,故设缇骑,四出侦伺,即闾阎细故,亦皆上达。有引见人欲买新冠者,路逢人,问其处。次日入朝,免冠谢恩,上笑曰:“慎勿污汝新帽也。”王制府士俊出都,张文和荐一健仆,供役甚谨。王将陛见,仆豫辞去。王问故,仆曰:“汝数年无大咎,吾亦入京面圣,为汝先容。”至此,乃始知仆为侍卫某也。

  ◎世宗知部臣疏于入署

  刑部大门之匾额,相传世宗遣人取之,部臣不知也。一日御门,询及“尔部有额否?”对以有。上命人舁出,示之曰:“额在此久矣,而若辈未之知,则平日疏于入署可知也。”诸臣叩首引罪,自是额亦不复发出,故遂无额。

  ◎阿文勤与年羹尧踪迹甚疏

  阿文勤与年大将军羹尧为同年,年入觐时,宠眷方隆,文勤知其必败也,落落然与之踪迹甚疏。一日,年在朝房中语文勤云:“我二人乃老同年,形迹何落寞若是?”

  次日即馈多仪于文勤,文勤仅纳袍褂料各一端,自诣年邸致谢,此后遂不通往来。年赐死,牵连者众,文勤竟不为所累。

  ◎蒋衡知年羹尧必败

  年羹尧镇西安时,广求才士,罗而致之于幕中。孝廉蒋衡应聘往,年甚爱其才。曰:“下科状头当属君。”盖年有权势,试官皆不敢违也。蒋见其威福自用告同,舍生曰:“年公德不胜威,祸必至,吾侪不可久居于此。”友不听,蒋佯称疾发,辞归。年赆以千金,蒋辞不受;易百金,乃受。归未踰时,年以事诛,幕宾皆罹其难。年素侈,用不及五百者不登簿,蒋故辞千而受百。时雍正乙巳也。

  ◎孙剑才知年羹尧必败

  湘人孙剑才以善卜客年羹尧门下,居二年矣。年建邸,术士咸集,皆曰:“百年之业也。”孙曰:“俄顷可墟耳。”年大怒,将杀之,孙自陈愿一言而死。乃召之至,孙曰:“大将军大祸在前而不悟,愿就死。”

  年诘之,孙曰:“大将军威震中外,然功高则疑,主上苛察而群下构陷,非福也。且张广泗、岳锺琪率军征西,方成犄角之势,所以制将军也。果能遣人往刺张、岳,自统大军入燕,燕破,各省不移檄而定矣,此子孙万世之业也。”

  年曰:“成败不可知,吾固握有兵权耳。”孙由是得释,变姓名而遁。其后年眷入京,中途遇盗,失其子。及雍正乙巳,年赐死。年子既为盗所掳,教之读书、学剑。盗为谁?孙剑才也。盖逆知年之必不善终,欲存其嗣,故出此劫人之策耳。

  ◎世宗不信岳襄勤谋逆谣言

  雍正乙巳,成都岳襄勤公以一等公总督川陕,勋高望重,持节故乡。丁未秋,成都谣言有谓襄勤以川陕兵马反者,疏闻,谕曰:“数年以来,在朕前谗谮岳锺琪者甚多,不但谤书一箧,甚至有谓锺琪系岳飞之后,意欲修宋、金之报复者。其荒唐悖谬,至于此极。岳锺琪懋着功勋,川陕兵淳良忠厚,其尊君亲上,众所共知共闻。今奸民乃云从锺琪谋反,是不特诬锺琪,并诬川陕兵民以叛逆之罪矣。”

  特饬疆臣黄炳、黄廷桂严审造言之人,旋讯知为湖广奸民寄居四川之卢宗汉播造浮言,乃论斩如律。

  ◎伶人机警

  年羹尧率师出征,朝士设宴为祖饯,演剧以佐觞,所点某出曲本中,有“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二句。及扮演登场,曲已过半,方猛然悟之,然已无及矣。点者不敢声。讵知某伶竟改为“瓦罐岂必井上破,将军此去定封王”,座客击节,赏赉有加。

  又《文昭关》之伍员例宜佩剑,某伶结束登场,误悬腰刀一口,出场方觉,同辈咸为之寒心,座客亦有腹诽之者。某伶绝不介意,乃将“过了一天又一天”四句,改为“过了一朝又一朝,心中烦恼何日消?腰中佩了三尺刀,父兄怨仇不能报”。点者嘉许之,赉以百金,伶由是知名。

  高宗精音律,《拾金》一出,御制曲也。南巡时,昆伶某净名重江浙间,以供奉承值。甫开场,命演《训子》剧。时院本《粉蝶儿》一曲,首句俱作“那其间天下荒荒”,净知不可邀宸听也,乃改唱“那其间楚汉争强”,实较原本为胜,高宗大嘉叹,厚赏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