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狷介类7


  ◎张春圃不羡龌龊富贵

  琴工张春圃,戆直而朴野,以弹琴为都中士大夫所赏。光绪辛巳、壬午间,孝钦后病,将有以自遣,欲学琴,召入寝殿,授琴焉。张与阉约,面孝钦不能跽,必坐弹始成声,皆许之,故与孝钦异室而坐。设琴七八具,金徽玉轸,穷极富丽,取以弹,皆不中节。

  孝钦乃使以御用者令弹之,张落指,觉声甚清越,赞曰:“好,好!”方阕,忽有若乳母者数人,携一可十龄之童来,衣华美,睹琴而笑,拨其徽,抽其轸,张止之,曰:“此老佛爷物。”童瞪目视,旁妇怒以目,遂不言。自是张出宫后,更宣召则不入矣。

  张入宫时,阉受孝钦恉,语之曰:“好自为之,异日可得一官,供职于内府,不患不富贵也。”然张竟绝迹不再往。或问之,则曰:“吾不希冀此龌龊富贵也。”

  张亦尝应肃王隆懃之招,受月俸,弹琴于其邸,恒晨往而夕返。一日,王以雨止其勿归,张出言有所忤,因逐之,怡然也。

  张有女兄,亦善琴,以孀居,就养于张。

  ◎朱棣垞学行高岸

  浙人朱棣垞,名启连,籍于粤,学行高岸。张文襄公之洞督粤时,礼贤下士,首延其入幕,而数日不出晤,朱愤然贻书责之,即襥被而出。

  ◎崔朝庆不欲师张荫桓

  崔聘臣,名朝庆,静海人,精畴人家言。光绪时,尝于京师大学堂、南京高等学堂教授算学,负时名。时溥玉岑侍郎良以江苏学政任满回朝,特疏保荐。故事,学政荐举人才,仍许入京考试。崔至都,总署命题试之。

  阅卷者为席淦,席谓崔造诣精深,时张樵野侍郎荫桓方为总署堂官,雅重崔名,遣人示意,欲罗而致之门下。崔大笑曰:“何物伧荒,乃欲我师事之耶!”张怒,遂黜之。

  ◎黄慎之不受外人之官

  光绪庚子,八国联军入都,美兵官闻黄慎之名,欲任以官。黄不可,力筹拥护主权之策,遂倡议以绅董名义划界分设公所,筹济民食,保护闾阎,措置裕如,远近风效。时奸吏劣绅争媚敌,德军以其公使被害,声言复雠,迫令户悬德旗。而顺治门大街以西黄主之,无一竖降帜者,凡所诛求,悉拒之。黄,名思永,江宁人。

  ◎黄慎之不冀起用

  黄慎之早罣吏议,及设商部,庆王谋起用之,属其子中慧致殷勤者再。黄谢曰:“吾老矣,不能屈膝也。”其它王公之先施者,见亦长揖而已。

  ◎吴吉人不仰竖子鼻息

  吴吉人总戎杰,守甬东招宝山炮台久,以台官递迁至定海镇总兵,历任疆吏咸礼重之。其在台也,筑塞增械,皇皇然如不可终日者,尝语同僚曰:“孰谓吾国不能战?以吾所知,招宝山之炮台即一健者。”盖亦勇于自信也。

  宣统初,朝廷方谋兴海军,贝勒载洵至浙勘军港,其时将拟经营象山港也。吴起家学生,于浙形势了如指掌,乃属幕宾草海军十二策,绘图贴诧,周密明了,将献之于载洵,乞转奏。挟策往,而三往三拒,大诧,语阍者曰:“余以公事来,非有所干也,何不达?”阍者笑曰:“若海上老兵,何尚不知门包例耶?速以二百金来,当俾若望见颜色也。”吴愤然而言曰:“老夫报国数十年,今白须盈尺矣,不欲仰竖子鼻息也。”趣左右回马。归而呕血,未几,竟不起。

  ◎李吉瑞不与女伶配戏

  李吉瑞为武生中之卓有声誉者,性耿介。演剧于津门,不与女伶配戏。女伶勾引之,不为动。尝衣大布之衣,遨游廛市间,不与恶少游。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