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狷介类4


  ◎全谢山以诗辞官

  全谢山,名祖望,以翰林改外,宦情顿淡。李穆堂侍郎绂劝其就铨,乃呈诗曰:“生平坐笑陶彭泽,岂有牵丝百里才。秫未成醪身已去,先几何待督邮来。”后高宗南巡,梁文庄将荐之,亦以诗代柬辞谢,有“故人代我关情处,莫学琼山强定山”之句。

  ◎姚梧轩不私造邑廨

  黄陂姚梧轩孝廉之琅之居乡也,其所受知者,适为令于其邑,不一私造,令召之,辄托故谢。及令去官候代,则日踵其寓,虽大风雨必往。

  ◎王存素不欲入画苑

  沈文悫公德潜为词林尊宿,且精赏鉴,尤爱王存素诗画,招至吴门,一时名公巨卿争欲得存素画,存素不受迫促也。京华故交有欲荐入画苑者,遗书敦劝,笑曰:“余自知才不足用世,故寄意丹青,奈何借胸中邱壑为终南快捷方式邪?”存素,名愫,镇洋人。

  ◎朱东臣不为贵介作画

  休宁朱东臣,名栋,侨居苏州之枫桥,善画山水人物,尤工荷花,得朱巨山秘传。性耿介,颇嗜酒,尝有贵介索其画,东臣睨之而言曰:“若殆以我为贾竖耶?”挥之去。有载酒至者,则罄其胸臆,奋笔为之,辄淋漓满幅。

  ◎姚姬传却特荐

  姚姬传,名鼐,方在京纂修秘书时,于文襄公敏中雅重之,欲令出其门,竟不往。书竣,当议迁官,刘文正公统勋以御史荐,已记名矣,未授而刘薨,遂决计去。既退归,以教读为生。梁阶平相国属所亲传语曰:“姚君若出,吾当特荐,可得殊擢。”婉谢之。

  南康谢方伯启昆见之,退而叹曰:“姚先生如醴泉芝草,使人尘俗都尽。”青浦王侍郎昶尝集海内诗,至姚,曰:“姬传蔼然孝弟,践履醇笃,有儒者气象。”

  ◎毛叔成不干谒显者

  钱塘毛叔成,名应镐,性耿介,亲交有显者,绝不干请。间通礼意,必将以恭,曰:“傲,凶德也,我其敢以贫贱骄人,而狎士大夫之喜怒乎?”

  ◎沈冠云授官不就

  吴江沈彤,字冠云,乾隆朝宏博科征士之表表者也。少醇笃,精研六经,尤善礼学,以与修《三礼》、《一统志》,书成授官,不就,归。顾贫甚,无灶,以行灶炊爨。尝绝粮,其母采羊眼豆以供晚食,寒斋絮衣,纂述不倦。

  ◎吴改堂耿介

  吴江吴改堂征君燮性耿介,家贫,尝作诸侯宾客,倦游归,栖于苏州紫阳书院。所居老屋一间,拥破书数百卷,夕阳映树,四壁无声,咿唔不辍也。每遇试,与新进争头角,如少年时。遇达官名士,则以前辈自居,据上座,两目阖如线,抗颜讲论古今不稍逊。然卒以诸生终,晚益困。

  有令吴江者,改堂馆京师时旧徒也,之任,即谒改堂,不得面,乃屏驺从,往步上谒,始得面。既见,欲有言,改堂正色戒之曰:“若令于斯,但能廉洁爱民,于我有光矣,他勿言。”令唯唯,不得一言而退。及寝疾久,忽自言曰:“吾一生所读书,不能无疑,今乃得无疑,死无恨,但惜无受吾学者。”言罢而卒,年七十六。

  ◎雷翠亭不欲自媒

  宁化雷翠亭副宪鋐尝随计入都,寓蔡文勤公世远邸,高安朱文端公轼方居比邻,文勤语雷曰:“高安素知子,子可一见。”雷以陆清献不见魏敏果为比。后文端礼先焉,乃往见。又一日,孙文定公嘉淦过文勤,文勤语雷曰:“孙公实为子来,当一往以答其意。”曰:“不敢也。将有保举,恐近自媒。”文定终荐之,补国子监学正。

  ◎王宜秋不干人

  镇洋王谐,字宜秋,有清操。家贫甚,不干人。尝以艺应人请,然稍不合,辄拂衣去。一宦家尝缄白金馈之,请书其堂匾,艴然叱使者曰:“而主视我为何等人耶!”遂不复往。

  ◎年王臣未尝有干谒

  年瘦生,名王臣,家本勋旧,不乐华膴,僦居邗上。时忍饥僵卧,未尝有所干谒,其作画,亦惟二三知己互相切磋,尤不可以货取。生平雅慕倪云林,画山水,落笔辄似之,亦不画人。且能诗,尝写枯木竹石赠黄煦堂,题一绝于上云:“几度行吟问水滨,西风回首总无因。年来笔墨皆拘束,只写溪山孏画人。”

  ◎蔡于麓不见试官

  乾隆癸巳,高宗诏开四库全书馆,四方知名之士咸集焉。人多劝蔡于麓入都谋一官,蔡曰:“寒家自曾大父以来,大父兄弟多起家诸生明经,虽拥节旄,仕州县,竟未一第。仆若假他途以进,非祖父志,不屑也。”比屡荐未售,试官有物色之而欲为之地者,卒谢之,不一见。

  ◎朱笥河为狷者

  大兴朱笥河学士筠,尝主刘文正公统勋家,文正大拜后,不复通刺往候。一日,文正遇朱于朝,戏之曰:“忘我邪?”朱正色曰:“非公事,不敢过丞相门。”文正应声而言曰:“狷者,狷者!”

  ◎朱笥河不和同

  朱笥河视学安徽时,已官学士,以事降编修,在四库全书处行走。比归,总办《日下旧闻》纂修事。是时,掌院金坛于敏中为总裁,并直军机,凡书馆稿本,披核辨析,苦往复之烦,意欲学士就见面质,而学士执翰林故事,总裁、纂修相见于馆所,无往见礼,讫不往。爱之者强曳之至西园相见,学士持论侃侃,不稍下。于间为上言朱筠办书颇迟,高宗不之罪,曰:“命蒋锡棨趣之。”后学士弟文正公珪自山西归,复入翰林,从容为兄言,宜稍和同,学士曰:“子亦为是言耶?”文正媿服。

  ◎陈在轩不求人怜

  陈璇,字在轩,益阳诸生。家贫力学,饬廉隅,不苟阿于世,尝自署其门曰:“颇堪自问,不求人怜。”与乡先达蔡璨善,璨教授衡州,为之荐于衡阳县署,为馆师。主人礼稍疏,即谢去。璨归,益阳邑令闻璇贤且贫,欲璨介之见,璨语璇,璇曰:“吾修身洁行数十年,岂以贫故见邑宰乎!”卒不见。

  ◎胡稚威自谓不可招

  胡天游,字稚威,少好奇任气,有异才。当《一统志》成时,鄂文端公尔泰、张文和公廷玉咸属表于齐次风侍郎召南,齐倩天游为之。郭、张见之惊叹,欲招之入都,齐曰:“稚威奇才,岂可招乎!”及举经明行修科,为忌者所中而罢。尝与田山姜有旧,往依之于蒲州,数载而卒。

  ◎吴西林不应试

  吴颖芳,字西林,居仁和之临江乡,故自号临江乡人。其称于释氏,则曰树虚。少而端重沉默,寡言笑,年十五而孤。一赴童子试,为隶所诃,曰:“是求荣而先辱也。”自是不复应试。

  ◎刘文定闭门杜客

  刘文定公纶在朝时,每下直,即闭门却轨,兀坐书室,无所往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