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狷介类1


  ◎黄梨洲却荐

  余姚黄梨洲,名宗羲,闻翰林院掌院学士叶方蔼将荐己,寓书拒之,叶不从。门人陈锡嘏知之,大惊,诣叶曰:“公如是,是将使吾师为杀身之迭山也。”叶愕然,乃又以老病奏闻。

  ◎林茂之远避权要

  林茂之居金陵,年八十余,贫甚,不受人怜,富商某欲招致之,不为屈。冬夜眠败絮中吟诗,有“恰如孤鹤入芦花”句。方尔止寄诗云:“积雪初晴鸟晒毛,闲携幼女出林皋。家人莫怪儿衣薄,八十五翁犹缊袍。”茂之,福清人,顺治初移居金陵,嗜客耽吟,远避权要,残毡破榻,读书琅琅。“孤鹤芦花”七字,王文简公士祯尝谓为雅韵清才。

  ◎查韬荒不应试

  查容,字韬荒,海宁人也。少时应童子试,有司例有搜检,查怒曰:“朝廷以之取士,而有司以不肖待人,人之不肖固至此耶?”遂不应试,以布衣终。

  ◎张祖望傲慢难近

  秀水何蕤音,名元英,以顺治乙未进士通籍,官侍御,与张祖望友善。或短张曰:“此君遗落世事,傲慢难近。”何曰:“今人不少便佞,吾正喜其傲慢耳。”祖望,名纲孙,仁和人。

  ◎王迈人不通京师一字

  嘉兴王迈人参政庭自京外简,事上官强项不屈,好为其难。在官八年,不通京师一字。所迁皆极边,命下即单车就道,不惕利害。家计萧条,几不给朝夕,不问也。

  ◎张太阿不就廷试

  康熙丙辰,张斌金举明经,不就廷试,或布以谒选讽之者,则曰:“吾年几六十,老矣,宁贪一官,令五柳笑人耶!”斌金,字太阿,襄城人。

  ◎李二曲一再却荐

  李颙,字中孚,陕西盩屋人,学者称二曲先生。康熙癸丑,陕督以隐逸荐,书八上,皆以病为解。戊午,部臣以真儒荐之,乃固称疾笃,至就卧于牀,使人舁之至行省,以示不起。及圣祖西巡,将召见,闻之,曰:“吾其死矣。”遂遣其子进所著《四书反身录》,圣祖御书“关中大儒”四字赐之。

  ◎李雪木弃博士弟子

  关中二李,为康熙间大儒,亦有称三李者,二曲、天生外,(天生名因笃。)一则郿之太白山人也,名柏,字雪木。九岁孤,稍长,读小学,曰:“道在是矣。”遂尽焚所习帖括,日诵古书。会童子试,匿废寺眢井以免,母命之,乃一就试。补博士弟子员,旋弃去,入山力耕苦学。

  ◎严绳孙自陈疾不能试

  严绳孙为康熙宏博大科四布衣之一,方被荐,贻书京师达官曰:“闻荐举滥及贱名,某虽愚,自幼不希无妄之福,今行老矣,无论试而见黜,为不知者所姗笑,即不尔,去就当何从哉?窃谓尧舜在上,而欲全草泽之身以没余齿,讵有不得?惟幸加保护耳。”

  时有司奉诏敦趣,引疾,不许。既抵京,赴吏部,自陈疾不能应试状,至再四,终不允。御试之日,发题赋诗各一首,严仅赋《省耕诗》一首而出,冀被放也。圣祖素谂其姓字,谕阁臣曰:“史局不可无此人。”仍用翰林。绳孙,字荪友。

  ◎严绳孙拂袖遽归

  严绳孙在职五年,尝侍宴保和殿,和圣制《升平嘉燕》诗称旨,特命撤御前金盘枣脯以赐。又从容语左右:“严某好人,中外皆知。”时论谓旦夕当大用,而严竟拂袖遽归。

  ◎万季野不少宽假

  康熙己未,诏修《明史》,鄞县万季野在史局,周旋诸贵人间,不肯稍自贬抑。其题刺则曰布衣万斯同,其会坐则摄衣登首席,岸然以宾师自居。故督师某之婣人方居要津,请少宽假,噤不答。

  ◎陶紫笥请从此辞

  陶紫笥进士元淳,江苏人也。年少入都,能文章,尚志节,万季野、阎百诗皆与订忘年交。时徐干学领史局,季野为之任考索,而颇委紫笥以文。已而为忌者所排,与徐绝。紫笥甫通籍,一日在某邸,某之子,妄人也,辱何义门于众中,紫笥愤甚,请某出,以正谊责之。

  某护其子,甚不直紫笥,紫笥长揖出,且谓之曰:“明公之力,不过使陶生不为翰林,请从此辞。”已而果不与馆选,出令粤之昌化,有惠政。

  ◎叶星期不见宋牧仲

  叶星期,名燮,字横山,康熙时令宝应,以强项落职。时嘉定令为陆清献公陇其,亦被劾,星期曰:“吾与廉吏同列白简,荣于迁除矣。”既归,移家入横山,筑小圃,颜曰“独立苍茫处”,著书其中。商邱宋牧仲荦闻其名,减从往访,辞不见。牧仲曰:“独立苍茫处容一立否?”留二绝句而去,叶不往报也。晚年寓萧寺,有富豪招之饮,星期曰:“吾忍饥诵经,岂不知屠沽儿有酒食耶!”

  ◎朱竹垞不攀援驰逐

  朱竹垞在禾中时,恒与里人王翊、周篔、缪泳、沈进、李绳远、良年为诗课。然贫甚,仅一布袍,绳远兄弟止一偏提,每会,则付质库,两家眷属各以纺绩助之,后会复然。及游京师,访孙承泽,孙过寓,见插架书,谓人曰:“客长安者,务攀援驰逐耳。车尘蓬勃间,不废著述者,惟秀水朱十而已。”

  ◎周青士耿介

  周篔,字青士,嘉兴人。性耿介,游京师,未尝投贵人一刺,朝士愿与纳交者,一饭后不复过其邸。徐干学好延揽海内知名士,时有徐秀才善主其家,青士尝就善同卧起,干学欲见之,不可得。

  某宗室所爱小妻周氏,买自楚,一日,谓其主曰:“妾实禾中人,公所识之周篔,妾季父也。”宗室以语青士,将令出拜,青士曰:“篔,农家子也,聚族不及二十人,未尝有楚游者,误矣。”遽拂衣出。

  ◎吴庆百不入社

  吴征君农祥,字庆百,仁和人。康熙己未荐举宏博,淹贯经史,与毛西河、朱竹垞相颉颃。其状貌则鸢肩鹤颈,指爪长三寸,须鬑鬑然,颓然渊放,得钱辄付酒家。

  庆百识微见远,时吴中人沿复社故态,角艺相征逐,而浙西之读书、秋声、登楼、孚社等争立名字应之,各欲得庆百以自重。庆百曰:“是载祸见饷也,诸君子忘东京钩党事乎?”不答书,书亦不发视。其后政府果切齿于为社集事者,悉搜所刊,拉杂摧烧之。

  ◎吴莲洋耿介

  吴莲洋,名雯,性耿介。康熙己未,尝应博学宏词之征,在京待试。一日,益都相国冯文毅公溥以便面索书,莲洋提笔濡墨,大书一绝句还之,不以拘守绳墨为足恭也。冯亦不介意。

  ◎申和孟不欲轻通贵交

  广平申和孟不欲轻通贵交,惟致书汪钝翁,微讯王吏部近状,汪报之曰:“吏部萧疏简远,不失故武,诚吾党第一流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