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廉俭类9


  ◎陈文恭裁纸

  临桂陈文恭公宏谋为冢宰时,掾吏日呈小折,陈于其无字处,皆裁取之。时方修则例,每卷批驳之小签,皆此纸也。又外僚书禀,率用红纸手版,陈答书讫,裁其衔名还之,余纸留作别用。

  ◎李清时葛帐布衾

  李清时抚山左,薨于任。病笃时,群僚咸诣卧榻致问,见其葛帐布衾,宛然穷秀才风。口授遗折讫,勖属吏以作好官延世泽为词,遂坦然而化。

  ◎金会川好俭

  吴县金会川按察祖静,平居多礼而好俭,尝语人曰:“惟俭可以惜福,惟俭可以养廉。”起居饮食,澹泊寡营,溽暑祁寒,不炉不扇,每日早起晚罢,向夜砚火荧荧,苦志明经不逮也。

  ◎朱文正新年着棉袍褂

  朱文正公珪崖岸峻绝,一介不取,历官中外,无敢以苞苴进者。及陟正卿,清贫若寒素。某岁新年,值大雪,往贺裘文达公曰修,文达见其所衣为棉袍褂,乃曰:“范叔何一寒至此?某欲效古人以绨袍赠君。”即呼仆入内,取貂裘一袭奉之。

  急辞谢曰:“良友多情,固所深感,然朱某固一介不取,生平未尝失节。且貂裘亦仅壮观,若云御寒,则已着重棉矣。君不见道旁雪中尚有多数赤身僵卧者乎?彼与某,皆人也。某较彼已有天堂地狱之别,敢不知足!君盍以赠我者移赠若辈乎?”文达急谢过,曰:“君真道德士,当谨遵仁人之言。”急呼仆持貂裘付质,以质价购棉衣数十袭,至市给贫民。

  ◎刘文定自叹俭陋

  刘慎涵,名纶,谥文定。少在尹文端公继善幕府,旋以乾隆丙辰宏博第一入词林。汪文端公由敦爱其才,兼重其度,晚年尤与相契。或尝以要事缮奏稿,夜半诣文定,请阅,文定起难火烛,操笔点定。时仲冬寒甚,文定呼三公子具酒脯,而厨传已空,仅有白枣十余枚以侑酒,文定亦自叹俭陋焉。

  ◎王文肃饼饵充饥

  王文肃公安国性刚毅,操守廉洁,屡历膴仕,贫如故。每早登朝,家不举火,偕幼子同舆往,入内进餐,惟市饼饵数枚,令其子坐舆中食之充饥而已。履懿王与之善,尝佽助之,辞不受,曰:“忝在九列,不敢与王有所交结也。”

  ◎嵇文恭膳无兼味

  嵇文恭公璜,晚年予告,常膳至不能具兼味。薨未一载,京师宣武门外懒眠胡同第宅属他姓矣。

  ◎尹均饮豆汤

  乾隆朝,内阁典籍尹均性好俭,子内阁学士壮图,均好饮豆汤,月必数设,呼子若孙共啖,曰:“此吾乡味,若曹即富贵,慎勿忘。”与阁学同朝,父子入直,常共载一车。诸城刘文清公墉尝叹曰:“尹舍人可谓以清白遗子孙矣。”

  ◎戴简恪粗服敝车

  戴简恪公敦元官司寇日,朝士呼为“破败书厨”,以其万卷罗胸而粗服敝车,外观极寒俭也。

  ◎王述庵出无仆

  青浦王述庵侍郎昶读《礼》家居,以事赴姑苏谒巡抚,无从仆,至市雇肩舆。欲令舆夫投刺,舆夫呼之曰“老伯伯”,且曰:“此乌可胡乱为之?汝青浦人,大不知法纪。昨岁丁呆子到此,通报者皆获罪。谁则以几十文钱受谴责乎!速去,毋相累!”王因自赴号房通报,既见巡抚而出,舆夫遁矣,乃徒步回。

  ◎翟咏参性俭而厚

  泾县翟咏参,字星文,家久落,轻财如故。性俭而厚,虽囊无一钱,时恻恻具嗟闵惸独意。父授狼裘一,严冬弗御,问之,曰:“见村人无絮袄者众,滋不安耳。”

  ◎德瑛不具驷马

  尚书德瑛年六十余而官太常寺卿,又二十年始擢户部尚书,已八十余矣,与朱文正、王文端等作五老会,时人荣之。德貌清臞,性俭,官至司徒,家不能具驷马,人比之公孙弘。尝入直枢庭,其属吏告人曰:“他费不具论,即四时衣冠之赀,我公即未能具也。”

  ◎李恭勤以俭矫俗

  乾隆辛卯,李恭勤公继福康安而督四川,时方用兵大小金川,思以俭矫俗,乃与僚寀约,府州县无事,非公事不得至省,至亦有期限,届期必归,不得蓄音乐,不得侈宴会,不得饰舆马衣服。

  在官数年,未宴一客,属吏亦无置酒饮之者。一日,有新简成都将军抵任,则俟其眷至,馈以烧羊蒸豚,为佐家宴而已。署中届除夕,惟制饽饽无算,俟元旦朝贺毕,自布政司以下皆享之,佐以四肴,且同食焉。

  ◎徐司马务为省约

  钱塘徐石船司马绍基为文敬公潮曾孙,文穆公本孙,润亭宗伯以暄子。乾隆中叶,官淮安同知。时江南全盛,淮上为河工人员所集之地,风俗浮夸,服食奢侈。司马体晏子国奢示俭之意,务为省约。尝与同僚会话,或言其鞾敝,则笑曰:“帮虽敝,底子佳也,且不犹胜于徒跣而行者耶?”

  ◎董文恪力矫华侈

  上元董文恪公教增以翰林入直军机,出为外吏,强毅不阿。任川藩时,俗尚华侈,董力矫之,务为俭约。每公宴,诫不用优伶。总督勒保以春酒召,董至门,已通刺矣,闻音乐声即返。勒为之撤乐,乃复至,饮尽欢,风尚为之一变。

  ◎陈思敬不衣绮纨

  陈思敬,字泰初,同安人,乾隆某科副贡生。自奉至俭,生平未尝衣绮纨。晚年,用稍窘,或劝其为子孙计,则叹曰:“自古岂有丰啬常在一家者耶?子孙宜自振,吾知行吾意而已。”

  ◎刘文清敝衣恶服

  乾隆末,和珅当国,穷极奢侈,翰苑部曹多效所为,衣袿袍褶争妍斗奇,其悃愊无华者皆视为弃物。惟刘文清公敝衣恶服,周旋班联中,曰:“吾自视衣冠体貌无一相宜,乃能备位政府,不致陨越者何也?寄语郎署诸公,可憬然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