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廉俭类2


  ◎裴荫森廉俭

  裴荫森以清介着,尝官湖南辰沅道,冬日所衣之袍,其质纱也。出巡所经,戒勿供应。恒语属吏曰:“凡得德政碑、万民伞之最多者,其政声之恶可知矣。”

  ◎多忠勇廉俭

  同治癸亥,多忠勇公隆阿视师盩厔,以受伤薨于军。方受伤时,穆宗命发内府珍药敷治,并命黑龙江将军传其子双全驰驿往视。而多本无家,双全依戚族以居,身无完衣,将军怜骇,赠以行资,始得驰往,已不及见。遗疏有云:“不使家有长物,身有余财。”其廉俭盖出自天性也。

  ◎沈文肃廉俭

  沈文肃公葆桢薨于江督任,事闻,上命苏抚吴元炳为之办理丧事,且摄督篆。吴至金陵,见沈身后萧然,仅于枕畔得银币五十元,此外则无长物,搜其箧,惟布衣数袭、旧书若干卷,乃深叹其廉俭焉。

  ◎徐枋廉洁自好

  长洲徐枋为明遗老,工画,生平廉洁自好,卜居灵岩山侧,渲染丹青,世称绝妙。将军蔡毓荣督武昌,尝遣使通书,馈兼金求画。枋笑曰:“明府正是殷荆州,特吾薄顾长康而不为耳。”

  ◎彭了凡却人馈粟

  国初,蠡县彭了凡、容城张果中、西华理鬯和并着奇节,皆与孙征君奇逢友善,王文简公士祯谓之“苏门三贤”。了凡,明诸生,乱后游河朔,依孙以居,贞介绝俗。土人馈之粟,不受,饿死啸台傍,征君为题碑曰饿夫墓。

  ◎温秋香一介不取

  温毓桂,字秋香,晋之高士,一介不取。执亲丧,居庐三载。尝曰:“昔与傅青主、梁小素游,文章道义,相为切磋。自二公作古后,不数十年而士风日下,典型无存,缅想风规,如东京梦华,邈焉难再矣。”

  ◎高愈世仍廉白

  高愈为攀龙从孙,世仍廉白,守静不苟。晚岁清窭至极,某年,啜粥七日矣,方挈其子临城瞩眺,不改其乐。尝曰:“士求自立,当自不忘沟壑始。”

  ◎周釜山廉能感人

  华亭周釜山,名茂源,守处州三年,行廉政清,士民化之。有篙工拾遗犀一簏,不忍取,白府以归遗者,盖感于周之廉也。

  ◎侯抒愫却金

  河南侯户部抒愫尝令潍县,清操绝人。大贾郭某陷于讼,荐绅怀金往请者以十数,辄闭阁不与通。同年某方守莱州,移书惩责,侯佯为不解,复曰:“滥竽作吏,旷职怀慙,苟有可以报朝廷爱百姓者教之,敢不惟命!”守意沮。

  ◎王次山却赂

  王次山侍御峻,常熟人,在台垣,志气岳岳,到官三日,劾罢都御史彭维新,称其很忮无学术,时论向之。退归,修《苏州府志》,有明季大僚曾污伪命者,其子孙乞为之讳饰,侍御不可,赂千金,不受;介要津求更一二字,终不许。

  ◎杜文端不贪一钱

  宝坻杜文端公立德尝入对,既出,世祖顾左右曰:“尔等识此人乎?此新授刑部尚书杜立德也,不贪一钱,亦不妄杀一人。”圣祖尝论左右阁臣,谓如杜立德者,真不愧古大臣。

  ◎顾景范不取非义一钱

  顾景范,名祖禹,性廉介,不取非义一钱,以授徒自给,不求闻达,常落落人外。当事闻其名,欲罗致之,终不可得。其子亦鬻薪为生。

  ◎陈太君勖子以廉

  江都宗定九,少时奉母陈太君家居,值岁凶,啼饥号寒,初不向宗族借贷,尝曰:“饿死事小,遣十岁童子汗颜面以求人,使从此不知有廉耻,事大。”时以为名言。

  ◎钱瑟瑟不爱千金

  钱塘汪魏美孝廉沨,隐居不出,其内婣欲强之试礼部,出千金视汪妇。曰:“能劝夫子驾,则畀汝。”妇对曰:“吾夫子不可劝,吾亦不爱此金。”其人惭而止。汪妇为钱瑟瑟,建宁守飞卿女也。

  ◎宋文恪却四十金

  长洲相国宋文恪公德宜官户部侍郎时,龙江关大使李九官解铜入京,尝于中夜报谒,馈银四十两,求给门票。宋斥出,立劾之。圣祖谓宋自首馈遗,不负简任。褫九官职。

  ◎张文端不妄受一文钱

  国初各省学政,沿明旧习,多徇干谒,行苞苴,圣祖深嫉之。时大僚中清誉久著者莫如浙抚张文端公鹏翮,各省积弊最深者莫如江南,遂特简文端视江南学。文端信心直行,矢慎矢公,不妄受一文钱,终其任无一幸进者。声华之士,偶得京函,踯躅逡巡,不投而去。

  ◎宋牧仲乃以清廉著称

  商邱宋牧仲尚书荦抚江苏,阁臣伊桑阿奏称其清廉为天下抚臣最。未几,圣祖南巡至苏,手书“怀抱清朗”四大字以赐之。后擢大宗伯,内迁吏部尚书。越三年,致仕归,濒行,帝赐诗,有句云:“久任封疆事,苏台净点尘。”

  ◎王东皋却例馈

  康熙朝,王文简公论盐法,尝言但以两淮付王东皋,两浙付魏环老,而久于其任,何患不肃清。陆清献公陇其亦称王东皋在吏部,壁立千仞。东皋,盖汤阴王御史伯勉字也。少贫,借榻枯寺,忍饥读书。

  顺治初,通籍谒选,授行人,充山东诏使,却例馈,不干有司一语。迁吏部郎,掌选事,清介日有名。尝语人曰:“岳忠武,吾县人也。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怕死,吾生平惟诵此二语,求无媿耳。”

  ◎王东皋却金及裘帽

  王东皋有同年范印心,以山西平阳府知府入觐,知其贫也,怀金将贻之,谒其庐,语久之,卒不敢出而退。一羊裘十年,毛尽脱,同官醵金制裘一帽一遗之,东皋曰:“伯勉生平未尝受人一钱,何敢烦公等!”固劝之,乃受。

  ◎李天植一介不取

  平湖李因仲,名天植,隐居蜃园,一介不取。魏叔子属曹秋岳侍郎溶、周青士布衣篔纠同志为之继粟,徐昭法曰:“李先生不食人食,听其饿死可也。”未几卒。乍浦有郑婴垣者,与李称石交,先二年,冻死雪中,李临殁,曰:“吾无愧老友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