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谦谨类5


  ◎曹文正谨慎

  曹文正公振镛在官日,每奏事,手捧黄匣,必高于顶。屡典春官,终日危坐堂皇,尽心衡校。朝房待漏,坐而假寐,默诵经书,数十年如一日。

  ◎于次棠重视名器

  于次棠中丞荫霖崇朴实,重理学。任皖藩时,与巡抚福少农中丞润积不相能,抚署戈什哈皆有翎顶奖札,每见客时,侍立者皆煌煌然,于以名器所系,面斥之。

  ◎沈文肃拘绳尺

  侯官沈文肃公葆桢综理微密,晚年尤拘绳尺,即拆松沪铁路事而言,宜世人之诮其迂谨也。督两江时,适英人创淤沪铁路成,文肃承朝命,以巨金购得,或劝仍置原处以便途人,文肃怫然,决意拆之。

  ◎朝仪以醇王而肃

  德宗夙恨近支宗室不求学,日肆游惰,常戒勉醇王留意政治,故每值经筵听讲时,王常侍侧。王颇正直,惟懦弱不能断,且口稍吃,语言不甚晰,然遇事必循轨范,拘于小节。

  王初入军机时,对于庆王世续颇恭谨,朝仪亦因以整肃。先是,上未升殿时,王公大臣皆先集朝房,人声喧杂。朝房仅有破棹椅,无褥垫。洎王至,则各依顺序而入内。

  时上未至,王即鹄立屏气以待,余则非至口号传出不整肃。(口号者,即上将入坐,先有内监以口吹哨也。)上有祭事,各城皆开正门,护从王公候上过,亦随之而出,王则必由偏门。其读书贵冑学堂时,策骑往来,固无护卫也。及宣统帝立,奉隆裕后懿旨,为监国摄政王。

  ◎王蕴斋夫人迂谨

  两淮草堰场大使王蕴斋之夫人,性拘执,以为夫妇相见如宾之盛,不可使古人专美,遂与其夫旦夕相与,如外宾酬酢。既生二子,即以男女居室为至秽而又足戕生也,年三十,即与夫分室居。晨起,子妇侍栉沐,妆竟,至中堂,俟夫盥洗,分庭坐,子若妇侍两侧,俟仆媪进茗,进早餐对食讫,率子若妇送其夫出前厅治事,及中门而返。

  薄暮,夫事竣而入,则率子若妇迎于庭,复偶坐,几设灯二,进茗,子若妇侍如故,相慰劳,进晚餐,餐毕论家事,约二鼓,语夫曰:“昼治公,劳矣,宜早将息。”夫必曰:“时未晏,可略谈。”少选,亲执灯,送夫至寝室,稍坐,夫起,送之归寝,子若妇均随侍焉,乃训以家事。久之,令子若妇去而后卧,常年如一日。夫苦之,遂以同室居、置少妾、吸鸦片三事请,听择其一,乃仅许以吸鸦片焉。

  其子与妇亦异室居,监之严,以为男女配偶,为宗嗣计,既得子而仍同室居,男有碍于学,女有碍于工,不可也。会冢妇归宁,子同舟往,因而复孕。迨产,始知之,乃盛怒赴产室,斥妇为儇。妇恚,自经死。未几,次子送妇归省,舟次亦怀姙,将弥月,其夫先密函告其母家,设辞迎之归,始无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