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正直类9


  ◎刘仁折刘秉璋

  刘秉璋督川日,有直隶副贡刘仁援例就教职,后复改就直州判,指省四川。初抵省,进谒,秉璋阅履历讫,大言曰:“汝系已就教职而改就州判者耶?是不甘为冷官而思作外吏发财耶?且必指分川省也何故?殆以为易于发财耶?”某直陈曰:“职之由副贡而或改教职,或改州判,均朝廷功令所准,初非骩法。至州判即可发财,则总督之发财当不可胜计。若四川州判果易发财,则总督所得当若何?惟明公有以教之。”秉璋语塞,愤然拂袖入。

  会藩司上谒,秉璋余怒未已,因言顷有直州判刘仁来见,言语挺撞,至为可恶。可即予以苦差,如稍贻误,即当登之白简。时适修建省垣,因委令监视工程。刘以直言犯督帅,方镇日惴惴,忽奉檄委,大喜过望。孑然一身,无室家友朋之累,遂日坐城上督察。年余,凡院司查工,刘咸拱立以侍。秉璋闻而大异之,谓宜酌予优差,以奖其劳。藩司承命,檄署盐茶道库大使。

  ◎额勒精额正直自矢

  额勒精额,字裕如,四川驻防旗人,以进士官农曹,正直自矢,不媕阿。与屠梅君、毛实君、朱蓉生辈讲求为己之学,清介绝俗。及出为广东按察使,清名益着。光绪甲午,中日事急,德宗下诏罪己,采人望,迁河南布政使。其讲学日记,原本儒先,力争上游,盖其树立者有素也。

  ◎周应麟斥布政

  光绪朝,鹿传霖抚汴,属吏宴之于江苏会馆,演剧焉。所演有《牧童乐》,花旦牡丹红方出场,忽有候补知县周应麟至,遽夺巡士手棍,跃登台,踢花旦倒,而语布政曰:“此何时也?两宫宵旰勤劳,何歌舞行乐,竟无心肝至此耶!”鹿闻之,大惊而逸。

  ◎欧阳友仙以身殉道

  新化欧阳友仙,名佺,性迂谨,以知县需次江苏。光绪丁酉,以解饷入都。既毕事,仍遵陆而归,所挈薪资旅费犹六百金,道曲阜,时在德占胶州之前数月也。以将谒孔林,寄其金于曲阜令。令欲留之饮,友仙曰:“吾往谒孔林,就道在即,不能饱德,且姑醉心耳。”

  谈次太息,极言孔教之衰微,世道人心之不可问,遂匆匆策骑去,信宿不返。令遣人诇之,则孔林某屋之正梁,赫然有友仙之尸在焉,盖就缢于此,而以身殉道矣。

  ◎夏涤庵守正不阿

  光绪朝,富阳夏涤庵主政震武,尝主京师大学堂讲席,守正不阿,笃守程朱学说。有以成见二字让之者,涤庵辄曰:“有定见而后可以无成见。”

  ◎李炳甫据理直言

  鄞县李炳甫大令景祥,以光绪乙未进士,为令于奉天,知广宁。一日,教士以讼事关说,李曰:“两造皆吾国人,何与君事?且曲在教民,吾不能宥也。”教士默然。李命役杖之二百。教士乞末减,李不可,决如数。杖竟,判枷六月,教士又为之哀请,李曰:“姑念其情有可原,当减为一月。”

  教士退,诉之将军,斥李之强项。将军旋召李入见,语之曰:“朝廷方坏柔远人,若何乃尔?”李对曰:“卑职惟据理直言耳。”将军亦无以难之。

  ◎荣禄持正

  光绪庚子,两宫幸西安,粤人某献石屏,绝新异,孝钦后将赏以知县,谋诸荣禄。荣不可,曰:“以进石屏而赏知县,更重于石屏者何以待之?”遂返其献。

  拳乱盛时,庄王、端王数矫旨,荣电李鸿章,谓五月二十四日后矫旨不可信,令转达各省。时召李入都,荣电江、鄂二督,谓李宜缓行,俟后命,盖是时庄、端二王方欲害李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