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正直类1


  ◎世祖斥正一真人符

  江西巡抚李翔凤,尝于顺治丁亥进正一真人张应景符四十幅。得旨:“为治之道,惟在敬天勤民,安所事此!朝廷一用,天下必至效尤,其置之。”

  ◎顾亭林不夜饮

  昆山顾林亭尝曰:“北方之人,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南方之人,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好行小慧。”其甥徐干学延之夜饮,怒曰:“古人饮酒,卜昼不卜夜,世间惟淫奔、纳贿二者夜行,岂有君子而夜行者乎!”

  ◎马惟兴不私撰祖父名

  国初,孙可望将马惟兴既降,官福建总兵。及廷赐诸将三代封典,惟兴久不具折。闽抚询其故,愀然曰:“惟兴少为寇掳,相从作贼,实不知祖若父为何人也。若私撰祖父姓名以上,不惟欺君。抑且诬及先人矣。”

  ◎汪苕文不畏强御

  汪琬,字苕文,号钝翁,长洲人。顺治中,由进士授户部主事,降为兵马司指挥。旗人与民争,缚民至司,其党数十人皆偃仰卧踞厅事中。汪举手厉声言:“曲在民,当尽法;若曲在旗,敢厉民乎!”卒直民而惩旗人。

  又治奸民以假命噬人者,惩豪家奴以势凌胁人者。任满且去,北城民炷香提酒,送者填溢巷衢。

  ◎铁面学道

  溧阳狄敬,顺治甲午,以文望简授湖广提学道。每临所部,辄集诸生于学宫,讲卧碑,不如式者,辄挞之。或訾其过严,狄曰:“士习颓靡久矣,今敷教在严,惟严而后可以言宽也。”试之日,绯衣坐堂上,(时服色初定,品官犹或沿明制也。)取诸生试卷当堂面阅,阅毕即发,一切竿牍不得行,而积弊以清。所奖拔士,皆穷巷老儒,足迹鲜入城市者,群号为“铁面学道”。又尝识熊文端于乡举时。后文端居金陵,狄已告归,复相与讲学谈经,阐东林、白鹿之绪。

  ◎孙承恩不肯欺君卖弟

  顺治戊戌状元孙承恩,常熟人也。先是,承恩弟旸举丁酉北闱,以事遣戍。胪传前一夕,世祖阅承恩卷,其颂语有云:“克宽克仁,止孝止慈。”玉音称赏。拆卷,见其籍贯,疑与孙旸一家,遣学士王熙疾驰出禁城至承恩寓面询。学士故与承恩善,因语之故,且曰:“今升天沈渊,决于一言,回奏当云何?”

  承恩良久,慨然曰:“祸福命耳,不可以欺君卖弟。”学士叹息。既上马,复回顾云:“得毋悔乎?”承恩曰:“虽死无悔。”学士疾驰去。世祖秉烛以待,既得奏,尤嘉其不欺,遂定为一甲第一。

  ◎王伯勉不为尚书译字

  汤阴王东皋,名伯勉,官吏部郎。一日,世祖谕旨至部,示满洲尚书韩代,尚书以无汉字,召东皋至,属书之。辞曰:“译字非郎中职,出上意邪,伯勉不敢不书;大臣意耶,腕虽断,不敢书也。”

  既改御史,巡城,豪强屏息,无敢有轻裘怒马洋洋道上者。考满内用,台长将以巡盐两淮荐,力辞不可,曰:“内用之员,例不奉差,必以此事相付,则前此弊窦,吾不敢隐也。”荐者惧而止。丁忧服除,遽卒。

  ◎圣祖禁章奏媚语

  康熙时,廷臣章疏有“德迈二帝,功过三王”语。圣祖曰:“二帝三王,岂朕所能迈且过哉!”传谕中外,自后不许如是。

  ◎王文简恶开捐

  康熙时,王文简公士祯官户部时,秦中大饥,开纳粟例,堂司多相缘为奸利。文简一无所豫,戒司官,凡捐纳事,勿以一呈一稿至。

  ◎陈尔昌拒奔女

  陈尔昌,名玉纶,鄞诸生。家贫,课徒自给。雍邱有世家侯氏者,延二师,尔昌其一也。侯氏庭设女乐,有女甚丽,命侑觞席上,极欢而罢。夜半就枕,忽户外剥啄声,启视,则女子也,峻拒不纳。明晨,主人入,拜曰:“真吾师也。”昨同席者已束装行矣。

  ◎李森杖毙伶僧

  掖县李侍御森巡按江南,诛鉏豪右,优人王紫稼(吴梅村之《王郎曲》,即赋此事。)及三遮和尚淫奢无状,皆杖毙之。及中谗被逮,(李自选御史,两经革职,俱复原官。后又以言事谪戍尚阳堡,寻赦还。至是已四黜矣。)吴民号泣攀送者数万人,既登舟,僚属相顾挥涕。松江知府李正华最后至,携一酒瓢,满酌送侍御曰:“吾曹期不愧天日,不愧朝廷,不愧百姓耳。成败利钝,造物司之。今日之行,荣于登仙,诸君何至作楚囚相对耶?”侍御为之掀髯大笑。

  ◎姚端恪父子无私

  姚堂,端恪公文然子也。堂应会试,为总裁王清所黜。清,端恪所举士也。撤棘后,始知之,来谢过,端恪笑曰:“此足明我两人无私也。君报我厚矣,何谢为!”

  ◎陆清献不以取诸民者寿巡抚

  平湖陆清献公陇其令嘉定时,值苏抚慕天颜生辰,众皆献纳珍物惟恐不丰,清献独于袖中出布一疋、履二双,曰:“此非取诸民者,为公寿。”天颜笑却之。卒以微罪劾罢其任。

  ◎施世纶面折托和诺

  漕督施世纶有权术,尹京兆时,步军统领托和诺行骄纵,轿前常拥八驺,施遇诸途,乃拱立道旁,长揖以俟。托惊骇,下轿问之。施忽厉声曰:“国制非王公不设驺马,吾以为诸王至此,拱立以俟,孰意汝也。”欲劾之,托谢,乃已。俗呼曰“施青天”。

  ◎阮应商驾驭猾吏

  大河卫人阮给谏应商,康熙中,官户部郎,善驾驭猾吏,群为之悚息。其莅任第一日,即以裘服逾制,挞从事二人。督治文案,惟令抱牍待判,不得出一语,故云南一司,无不洗手奉令也。

  ◎高某抗议出妇女

  蒙阳高某守信州,在康熙癸丑、甲寅间。时吴三桂、耿精忠为逆,信州迩闽,信之妇女多为闽寇所掠,闽民之避乱山中者,其妻女亦多为信营所获。平闽之后,两地居民觅妻寻母者,日以千百计。时军令例不许赎。高使各具供状,开列姓名、籍贯及其妻母形貌、被掳之地址、现在之旗份,不数日而满三大柜,持赴军门,语将军曰:“此号泣而来者,皆不从贼之良民也。今其妻女咸在军中,色且少者,坚不许赎,老且陋者,故勒高价。当死亡之余,家业凌替,仅存一身耳,顾安所得金钱耶?令数千百失业之民日夜环城而泣,势必至相聚为盗,将军不速为之计,吾地方官也,法不敢隐,即据此报亲王矣。”

  将军挥手曰:“止,止,吾即从汝!”趣下令,军中有留妇女一人者立斩。一时欢声震地,获团聚者数千家。复移文闽镇,论以国法,而信民之妇女得发回千余人。时闽中好事有为传奇名《三春梦》者,备载其事。将军名额楚。

  ◎蓝理斩戈什哈

  康熙癸亥初,郑成功踞台、澎,数侵扰漳、泉,为边患,议大兴师,命靖海将军施琅征之。施名将,雅知人,闻蓝理忠勇,奏署右营游击。部议持之,特旨报可,使领前队先锋。自是遂在厦门练水师。

  一日,有二卒出市薪蔬,遇将军戈什哈观剧使酒,擒而挞之,且痛诋及理。卒归愬,理笑曰:“斗殴,常事也。且问汝,胜耶负耶?”曰:“受挞耳。”理怒曰:“汝不能胜二戈什哈,何能杀贼!”命斩之。卒呼冤,曰:“某等以将军故,让之。请复与斗,如不胜,愿死。”

  乃纵之再斗,反命曰:“大胜矣。”大喜,命二卒卧板扉上,刺鸡血淋之,舁以往,见将军,请发戈什哈二人付治。琅不可,理固请曰:“今用人之始,士卒不爱躯命,为将军出死力,将军宜一体抚恤之。戈什哈倚将军势,无故挞士卒,且大言辱詈某,损先锋威重,摇军心,将军不发此二人付某治,恐军中人人解体也。”琅不得已付之。

  理回营,具牒飞报将军曰:“今日上吉,先锋官启行。”即诣海岸,缚戈什哈二人斩以祭江,轰巨炮,顺风扬帆去。琅闻之不怿,既而曰:“虎将也。”

  ◎郭世隆毁淫祠

  康熙时,汉军郭尚书世隆督浙闽时,闽俗信鬼,多淫祠,黠者敛钱于民,辄数十万,檄州县毁之。

  ◎徐立斋整理旗务

  徐立斋相国少受知于世祖,即以天下自任。圣祖尤委任之,两总内台。凡事涉八旗者,同僚多咋舌,徐持之甚力。时方重窝逃之律,将军马哈达请令奴亡者得自句摄,勿关有司。立斋执不可,曰:“是重扰民也。”

  满大臣曰:“当令将军会同督抚行之。”立斋曰:“如此,则仍将军为政。当令督抚会同将军。”上以立斋言为是。

  京师奸人多掠平民卖旗下,故逃者日众。立斋请由地方正印官验问,给印契为凭,否者坐之。八旗家人以投水、自经报部者,岁至千人,立斋请凡验有伤痕及一家中前后死三人者,酌予处分。从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