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义侠类14


  ◎徐梦麒为友赎儿

  徐梦麒,字忠移,潮阳诸生,尝教授于达濠。有陈某者,邑之华里东人,亦训蒙于其地,两人交相善也。已而陈病且死,与徐诀曰:“死不足惜,但无后,负不孝罪耳。某蜑妇有一男,颇佳,愿为某嗣,有成议,今已矣。”言讫,呜咽而卒。家不能具殡敛,徐为之拮据经营,窆焉。

  徐既窆陈,乃访所谓蜑妇男者,则陈之外遇所产也。笑且骂曰:“竖子作此不经事,今死矣,责足负,无后为大,犹愈于他人子也。”蜑妇索身价六金,乃徧贷亲朋,得之,取其子,躬抱送至陈家。

  里人闻舆中有呱呱而泣者,以为女宾来矣,比至门,停舆,皆骇愕,不知为谁眷,群趋视。舆夫揭帘,见抱儿者出,则昂然之长髯丈夫也,里人皆大笑。徐从容呼其父母,告以故,举儿畀之,里人相谓曰:“此义人也。”徐仍时省视之,周其困乏,后儿亦成立。

  ◎圣祖谕扶助熊赐履家

  康熙壬寅正月,上谕:“大学士如李霨、王熙、杜立德、张玉书、李光地、王顼龄等之子孙,皆为职官,惟熊赐履居官清正,学问优赡,朕每念旧劳,不忘于怀。其长子有疯疾,次子尚幼。

  熊赐履为试官,所取门生不下千人,身后竟无顾恤其家者,令诸臣扶助以望成就。”于是门生王鸿绪等助银三千余两,命交江宁织造曹俯生息,给予用度。

  ◎袁良谟焚券

  康熙辛丑、壬寅间,某邑岁大荒,饥民徧闾里,袁良谟与伯兄倾囊周济,多全活。或有相质以业者,既酬其值矣。易时,年丰,则念向且竭所有以与人,不可乘阸利其有,乃集质业者焚其券,券千余金。

  ◎赵永怀归关玉山榇

  长洲赵念昔,名永怀。幼时流寓江都,晚归长沙,为环庄,奉母以居,自号环庄居士。笃友义,故友关玉山客死,永怀为迎榇归,合其家八口瘗之,仍分宅养其妻子。

  ◎康子厚为张成偿债

  张成负客债千余金不能偿,以忧,得危疾。康惇往问之,曰:“子何忧债?吾力能代子偿之。”成叩头谢曰:“甚善。”然成卒病死。乃召客语之曰:“成之债,吾已任之矣。请焚成券而立吾券。”客惊喜曰:“诺。”时惇家已落,卒如约,终其身偿大半,及诸子既长乃尽偿之。惇,字子厚,兴县人。

  ◎张自超鬻田助赈

  张自超,字彝叹,高淳诸生,世居苍溪。少孤,课耕以奉母,应试而外,未尝入县治。岁连祲,死者相藉。一日,造县令,具陈方略,令夙重之,为设饮,尽召邑富人。富人曰:“张君,吾邑之望。所蠲助,则吾侪视之。”

  自超遂注籍二百金,诸富人相视大骇,次第注籍。然逆料其不能猝具也,越数日,自超首纳金,诸富人大屈,尽出金,为部署,活邑人几半。自超故有田二百亩,亩六七金,鬻其半,索直三之一,众争购之,故得金速也。

  ◎刘文正赠孙孝愉言

  诸城刘文正公统勋与兴县孙文定公嘉淦同在朝列,(咸丰以上,孙文定有三人:一康熙朝大学士益都孙廷铨,一道光朝户部尚书济宁孙瑞珍,一即兴县相国,其最著者。)最相得。文定子孝愉官秋曹,为文正属吏,文正待之尤严,曹事悉以委之,至废寝食。文定偶以为言,文正曰:“此姑息之爱也。”文定语塞。

  ◎张恻庵掩骼养童

  康、雍间,山左大饥,白骨枕藉,鬻子女者值仅数百钱。某州筑万人坑,以埋胔掩骼。有路远不能致者,多委弃而去,积尸塞途,为乌鸢犬彘食。歙张恻庵自京师归,过其地,恻然悯之,立解橐中金,金尽,复假贷于同行者。雇人荷锄畚,送枯骸数百于某州以瘗焉。更出钱买童子之嗁号将毙者数百人,携之归里门,给其衣食。

  次年秋熟,悉纵之归,还其父母,皆涕泣叩头而去。山左人皆设主于家,朔望祀之,每垂涕告其子女曰:“张公,尔之再生父母也。”

  ◎世宗命拨养廉给业师

  雍正初,有某学使者,希上旨,以风节自矜。其业师以儿女昏婣之故,不远千里求助,以俸薄辞,坚索之,遽以入告。世宗震怒,几罹不测。或营救之,乃仅传旨申饬,命藩司由学政养廉项下拨五百金以给其师。

  ◎义狗为人雪仇

  雍正乙巳,有过客于京师西华门外之旷野,遇屠者牵一黄狗就屠,客见其觳觫而哀之,欲购之以放生,屠允,遂解囊付值。屠见其行囊多金,既受值,又谋杀而尽攫之。越日,乡保诸人见尸,报县令,令往验,则见一狗守尸旁。验毕,狗至,摇尾盘旋,如有所诉。令异之,曰:“尔知此冤否乎?”

  狗又摇尾点头。令曰:“果知此冤,可即引差役往捕杀人之人。”狗去,役随之。至一村,见草庐中有一人睡寤,狗扑而啮之,即就捕。其人见狗,惊愕,直吐实情。令申报上司,达于朝,而明正典刑,自此并禁屠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