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义侠类12


  ◎方望溪哭徐贻孙

  青阳徐贻孙,名念祖。内行洁修,文章冠郡邑,方望溪之友也。贻孙去京师,望溪送之岐路间。既与侪辈登车复返,下车,执望溪手而号恸曰:“惟子知我,何当归,吾与子得更相见,足矣。”

  其后贻孙一至金陵,望溪在外,竟不可得再见。会望溪有子新殇,意殊不自得,及闻贻孙死,出门西乡,号而哭之,不复觉子死之痛矣。

  ◎盗还沈节母诗文

  华亭沈临秋进士泓之母,守节久矣,临秋为征海内诗文得数百篇,置于箧。遇盗失之,沈号哭道中,七日不去。

  时畲山寺老僧晨起,见供桌有一卷书,封识甚密,署曰:“烦上人亲致沈孝子。”沈遂得之。

  ◎黄仙裳慷慨赠金

  商邱田雪龛为泰州牧,居官廉,州人黄仙裳与之周旋,绝不干以私。已而田落职,在州不得归,黄适返自汝宁,囊仅有二十金,乃先诣田寓,分半以赠。语人曰:“是日吾若先至家,则家中需金甚亟,不得分以赠田矣。”盖黄客汝宁时,太守金某为黄旧友,赠贻极厚。

  时有别驾郑某所知客,多不能成行,一日,黄徧召客,置酒高会,酒酣,以太守赠金尽散诸客而去,故归时止存二十金。其贫如故,人多笑之,黄不以为意也。

  ◎吴璟发言止搜粟

  康熙壬午、癸未间,齐、鲁大饥,谷价翔贵,白骨相望于道。素封之家,非昂其值以射倍蓗之利,辄扃鐍以自封殖,坐视道殣,弗恤也。

  沾化吴璟悯之,仿常平法贱售谷以活饿人,又计己家口,仅留以供饘粥,斥其羡,煮糜以济众,全活无算。

  大吏以凶荒事具疏上闻,圣祖特遣旗员赍太仓银米分道振济,至沾者为曹某等五人。一日,召邑人士会议,众嗫嚅莫敢前。曹攘臂起曰:“今日之事,有尽者帑金,无穷者饥民,以有尽供无穷,是溪壑也,其何能济!计惟括富民粟,佐公家之不足,以拯此一方民耳。”

  言次,须发怒张,将胁众以必从,座客相顾失色。吴抗颜折之曰:“诚如天使言,祸踵至矣。天子使公等拊恤残民耳,而比户检括,是古所云搜粟都尉也,岂称上旨哉?且千里大祲,富室所余几何?破一中人之产,而闾左皇皇,尽室逃窜,是召乱也,是益之凶也。饥不可救,渐不可长,得毋偾公家事乎?何如酌金粟多寡,按户分振,以厌众望,而公亦坐收人心,计无便于此者。”

  使者默然,气为之夺,遂止不括富民粟。璟,字西峰。

  ◎吴璟救饥民

  沾化大饥时,有贫民将鬻其妻,夫妇对泣,悲甚。吴璟闻之,急赒以银米,其人泣拜而去。岁稍稔,凡逋负者悉来相偿,合券而投之曰:“岁虽小稔,吾收若负,是再敛也。”悉折其券而焚之。

  ◎吴璟屡助邑令

  阳羡令蒋天麟以母丧离任,为同僚羁绊,不能归。吴璟出粟数百斛助其交代,蒋始得归。潘俨思,亦令也,坐官逋淹滞。吴首倡义佽助五十金,潘得补官帑而去。

  孙鼎鋐任某邑令,以罪谴,戍沾化,艰于衣食。吴资给之十余年,得免于冻饿。

  ◎吴鸿锡助和顺振饥

  康熙癸未,山东大饥,朝廷遣官往振,和顺与焉。吴鸿锡曰:“此仁人君子尽心时也。”从以往,分振武城。廪未发,鸿锡即以私钱市米,因逐户稽册,先量给之。

  念居民有僻远不能至县者,度四乡中地,得南鲁集为散振所。又惧民饥久,不胜食,日为蒸饼万,计人给饼二。然饥肠骤饱有毙者,或言先饮萝卜汤则无患,亟为汤,遂日活无算。

  ◎韩乐吾分粮与友

  康熙戊子,广陵大饥,有寒士韩乐吾者,典鬻殆尽,余米二升而已。闻有友绝粮三日,欲分半与之,妻曰:“如明日何?”韩曰:“我明日无粮,则明日死。彼绝粮已三日,便恐今日死矣。”竟分半与之。至明日,灶穴坏,探之,得窖金焉。遂以买米,广济饥民。

  ◎潘玉符几至毁家

  吴县潘荣锦以布业起家,寓青浦之朱家角,往来襄、汉间。有伉爽声,喜周恤亲族里党。及老,家中落。其子玉符好读书,而屡厄院试,即弃去,纳粟太学,为上舍生,理父业,家仍稍稍起,渐饶益。

  朱家角为五方杂处之地,通贩鬻,土著轻稼穑,鲜盖藏。康熙戊子、己丑相继旱,民艰食,玉符以储积之米散给邻里,妇女工纺织者给以古贝,资其生,以是几毁家。

  ◎徐粤翰助人婚葬

  钱塘徐粤翰大令相为文敬公本仲弟,慷慨负义气,重然诺。有故人子未葬其亲,又贫不能娶,乃为称贷以助其葬,复佐之婚。已而偿其贷,其人弗知也。

  ◎程正家待张清恪

  康熙辛卯,仪封张清恪公伯行以纠发科场关节事,与总督噶礼讼,奉旨解任,即讯。时噶怙势作威,日遣谍诇其左右,籍记姓名,将罗织,致重罪。

  人皆惴恐避匿,独扬州程正家晨夕过从,只身往来维扬、姑苏间。岁余,事始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