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义侠类10


  ◎姜桐音为友赎子女

  会稽姜桐音,名廷梧。历世仕宦,家贫无赢笥,然性慷慨,喜急人之急。山阴徐伯调家被贼,贼质其子女而要之赎。徐不能,姜卸妇头上饰物以赎之。伯调,名缄。

  ◎顾与治待友

  丹徒姜子翥,名鹤侪。尝被难系狱,江宁顾与治明经梦游力为营救,不能出,除夕,遣甥梁尔砺往省之于狱,与同守岁。莆田宋比玉亦与顾善,宋没十余年,顾走闽哭之,伐石表墓。

  南州苏武子工古文,好奇结客,游秦淮死,无恤之者,顾经纪其丧。石阡费笔山考功罢官,贫不能归,顾分宅居之。及卒,为葬之于顾氏茔侧。

  ◎崔清夫好义乐施

  长垣崔渭源,号清夫,好义乐施。尝仿范文正义田以周族党,然又不欲以义田为名,曰:“吾惟随分自尽而已。”有从兄以地求售,索价百金,即其价买之。既而复以地归其家,曰:“我非买也,相助耳。”

  ◎桂天士祭师友墓

  慈溪桂天士,名贵。有受业师九人、执友一人,于其卒后,每遇寒食,辄督子孙负壶榼,徧祭诸师友墓,为之封土。

  ◎桂天士寿毕十臣

  明季,蕲水毕十臣令慈溪,以童子试首拔桂天士,天士德之甚。康熙某年,十臣年九十矣,天士自家治饼饵果蓏之属,负担往,为十臣寿。行至江西,遇寇乱,逻者怪其貌,执诣军门。

  方伯姚启盛问知其故,义之,即释其缚,资之行。至,则然烛列果饵案上,坐十臣南面,自拜于堂下。十臣命举家皆出拜之,留月余始归。

  ◎陈鸾栖脱裘赠叟

  陈梧,字鸾栖,攸县人。冬日出行,遇老叟瑟缩风雪中,即脱所被裘衣之。

  ◎贺希白全人夫妇

  获嘉贺希白孝廉行素家固贫,邑令怜之,时欲为之地。一日,有夫妇相贼,鸣之官,罹重典,賫数十金诣贺,丐其言于令,冀免罪。令闻之曰:“是足疗贺子贫矣。”

  即日出之。贺俟事解,还其金,曰:“是岂有人心者所宜受耶?”

  ◎万玉为主割股

  万玉,桃源人,万国安仆也。国安六十无子,玉劝其纳妾,生一子。嫡庶不和,玉多方调护。国安遘笃疾,玉割股疗之,得享大年。

  ◎陈皋亭赠金

  陈句山太仆兆仑年十九游庠,犹身衣布衣,其祖越石山人出白金二锭授之太仆父皋亭曰:“孙今游庠矣,可制缯衣一袭以宠之。”

  语甫毕,有中表亲适至,状甚困惫,自言其家晨炊不举者三日矣。山人心悯,欲有以恤之,箧中更无余金。皋亭请曰:“孙无缯衣,自足以御寒,孰与无食而为饿莩也?”山人大喜,即以白金赠之。

  ◎陆清献有人论救

  康熙辛未六月十四日,陆清献公陇其在阙右门会议捐纳保举一事,大忤旨,至二十二日始得宽免之旨。

  陆尝自言方颠沛时,最承相爱者,满人则锺申保,汉人则同衙门各道长外,如谭祖豫之计划旅费,张长史之殷勤执贽,崔平山之踌躇前路,皆有古风。而沈乐存之慷慨愿救,尤同僚之杰出者也。

  ◎谢恕园为友三破家

  谢翠,号恕园,会稽人。家丰厚,急人之难,无稍顾惜。尝言吾为友三破家,今其人皆将相矣。问其姓名,皆不筨。

  ◎王山救范尧章柩

  归安王山生六岁,其父鬻之于婺人范尧章为奴,尧章待山有恩。已而尧章老,益贫,为之经营生计,日夕尽瘁。病革,谓山曰:“若苦矣,我还若卖身契,我死,听若所之。”山泣对曰:“奴六岁事主,于今四十年,恩犹父子。奴之去留,不在券也。如背主恩,即不还券亦去。”

  尧章卒还其券而殁,山竟留不去,佣庖取直以供主母。康熙癸酉仲春,邻火,将及尧章居,山趣主母幼主亟去。主母曰:“如柩何?”山曰:“山能出,出之,不能,则与柩同烬矣。”遂闭门拒火,抚柩呼天。火燎檐,山以水浇之,俄而风回火熄。是夜焚者三百家。范氏居独存。

  ◎圣祖惓念林师

  康熙甲戌,特旨令礼部取霸州廪生林佳荫充内官学汉教习。谕廷臣曰:“是朕教书林师之孙,其家甚贫也。”时圣祖御极已三十余年,佳荫方为诸生耳。

  ◎圣祖令人为王文恭持服

  汉代士大夫往往以师丧免官持服,后世鲜行之者。杭世骏议谓宜从之以厚风俗,卒为时论所格。然康熙时大学士华亭王文恭公顼龄薨,上谕官员有系伊门生者,令其素服持丧,惜未尝着为令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