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孝友类17


  ◎姚夔待弟

  姚夔,晃州诸生,为友爱。方兄弟欲析产时,劝止之,不听,则曰:“吾平生仅爱一马,幸以予我,田庐杂物,任兄弟分之,吾不问也。”析爨日,诸宗姻皆会,而夔已先期避去矣。归时,妻子呶呶以生计为言,夔但问马在否,不及其它。

  ◎李台三哭弟

  李台三太学应卜有弟应会亡,遗孤缉方一岁,哭之恸,一夜须发皆白。其抚缉也,食必呼共案,出必视而行,返必问其在何所。缉病疮,医针甫下,泪滚滚落曰:“吾有何方为汝分痛?”缉每出,望其早归。易箦前一夕,缉归稍迟,更深矣,犹坐以待。及至,厉声责曰:“独不念吾望尔乎?”

  ◎奎壮烈为兄复仇

  奎壮烈公林,勇力过人。高宗以其兄明瑞殉节滇南,故不使临戎,而奎乞请者再,至痛哭殿陛间,愿杀贼复兄仇,上为动容。干陆丁亥壬辰,从征缅甸、金川,皆以趫捷建功。

  ◎洪霞城事兄

  洪炜,字霞城。至性过人。其仲兄瞽淤目,炜扶持之,常不离。乾隆戊辰,竟璋与之同试于越城,有传言仲兄病者,即命舟而返,距试期才一二日,而已不及时矣。

  ◎包慎伯待姑太太

  包慎伯,名世臣。尝有家书一通,其文曰:

  “兴实见字,十八日之书,至二十六方到,此次迟延至八天,可诧之至。昨责汝阿辛薪水一节,汝须细思之。我少而贫窭,壮而游四方,堂上二老,皆赖姑太太女代子职,若无姑太太,我何能奔走谋甘旨?溯我落拓江湖四十余年,一贫如昔,而菽水不缺,儿辈宦成,果谁之力,微姑太太,汝辈有今日哉?况汝少受姑母钟爱,视如掌上珍,乃既壮大,并不知报德,而并其子之四金之薪水亦吝之,我不责汝,天亦不福汝矣。做人道理,全要明白。我在天长时,佐人书记,月得三千,而以二千济郑大哥,不足,又为称贷以益之,此事汝知之。我于郑大哥尚尔,况汝于姑太太哉!粉饰之词,我不愿听。总之,阿辛薪水必送,且与汝之任期相终始,至属至属。李提戎之润笔,三千乎?三金乎?便望寄来为要,七月晦,父字。”

  末附一行云:“百合粉并不见佳,下次不必寄来。”

  ◎傅麟瑞七世同居

  乾隆己酉夏四月,高宗以河南鲁山县生员傅麟瑞七世同居,特御制诗章、御书扁额以赐之。

  ◎周仲寿以束修奉兄

  周锡麟,字仲寿,乾、嘉间人,长沙诸生。有同母兄二,皆力田。仲寿为童子师,束修所入,虽一丝半粟,悉以奉兄嫂,未尝自新一衣。

  ◎李九以雪兄冤而死

  李九,赣榆青口人。邑人罕识其名,问李九,则无不知者。兄七,与邻人讼隙地,县官索贿,七弗与。邻人赂之,系七典史署,朝暮逼迫,继以搒掠,饮食又不以时至,七愤而缢。时县令吴蕊元、典史费长春也。九方午食,闻七死,掀案而起曰:“所不与兄复此仇者,非丈夫也。”投状海州,州不为理,控诸监司,仍檄州。

  九念外省官吏上下徇庇,终无能为兄雪冤者,乃徒步入京,具状都察院。事闻,下苏抚集讯。九既多历风霜,又到省赀罄,日受挫折,疮疥发于腹背,卧病中,惟祝七冤得雪,即身死无撼。九妇闻之,日夜涕泣,焚香告天,求夫生还,愿以身代。而蕊元、长春贿属承宪官,责九健讼,鞭笞惨毒,身无完肤,九忍死不少屈。蕊元等度终不可威胁,因属其素所亲信者就旅舍,置酒召美妓,反复开陈,饵以重利。

  九始终闭目不一言,既而曰:“吾与若厚,不忍牵累,不然,今日之举,即公堂左证也。”蕊元等闻之,益惧,计无所出,乃议以毒手取九命矣。

  初,医士某为九诊病,长春与相识,夜往谒之,曰:“李九必欲杀我,奈何?”因袖出饼金为寿。医士佯惊谢,长春曰:“不宁惟是,今日长春一命,吴公一官,悬于君手。君诚能因九病,药而酖之,报德方长,不食言也。”医诺,约以十日乘便行事。时陈继昌按察江苏,方莅任,微闻其冤,即日提案,详摘蕊元等顶带,将加刑讯。九则躄踊堂上,眼枯无泪,长涕而号。蕊元等竟不能讳,尽得实情。狱具,蕊元褫职,长春戍边,吏役正法者二人。九至是喟然叹曰:“今而后死无憾矣。”

  时受病已深,奄奄一息,归至半途竟卒。镇中绅士以鼓乐迎其榇,其妻见榇,触额求死,姻党劝慰,乃归。

  ◎彭陶养兄弟

  彭陶,字菊村,衡山人,父贾于郴,遂为郴人,方十余岁,父负债数千金,常累日不会以养父,父没,为债家所迫,系于官者月余。陈某怜之,解其讼,因教之学,曰:“子,有造才也。”见其容若病者,问之,曰:“无食。”食之。年余,补学官弟子员,去为童子师,而以文字就正于陈,文日进,数年食廪饩。是时馆谷渐丰,而养其兄弟六人,且为之娶妇,长兄死,葬之,抚其孤,母又老疾,医药甚勤。年三十六,母曰:“汝以予与兄弟故而无妻,如嗣续何?汝其娶以慰予。”娶妻踰月而母卒,踰年,妻又卒,贫益甚,乃不续娶而教季弟学,亦补弟子员。三兄死,葬之,抚其孤,而自亦病。道光辛卯卒,年四十三。

  ◎林屏芬爱弟妹

  咸丰初,鄞县林屏芬避难至罗江,中途失夫,所从者惟弟妹,裙布萧然。寓罗氏宗祠,不得食,或怜之,时周以升斗,则先饱弟妹,而己食其余。然识字能文,罗氏故多富者,因延之,教子女,凡六年,多所成就。复归鄞,自是而弟成立,妹嫁矣。

  ◎徐司马悬赏觅兄子

  咸丰时,徐若洲司马鸿谟以薄宦出入兵间,尝作尉江甘。方受代,而有袁江之役,眷留广陵。寇猝至,城陷,家属仓卒出城,中道相失,历数月,始会于如皋,失一女与其兄子。司马揭于衢曰:“得我兄子者,予钱十万。”果得之,曰:“是可以慰吾寡嫂矣。吾女,听之耳。”俄而亦至。司马有子琪,字花农,光绪朝,署兵部侍郎。

  ◎程某代兄死

  咸丰戊午科场之狱,大学士柏葰罹大辟,副主考程文桂以其子炳寀贿买关节,私递名条,父子几同日弃市,后从末减,文桂得免死,仅贵炳寀于法。其实正法者非炳寀,乃其弟某。先是程有两子,长炳寀,次某,皆随父在京,事发时,炳寀已先逃,三大臣会讯时,弟冒兄之名,力承其事。狱定,始知罪应缳首,顾已无及。

  刑日,其妇奔赴菜市口,欲向监斩者申诉,为卫兵所阻,不得上,夫妇抱头大哭,绝而复苏者再,刽卒皆下泪。盖其妇方少艾,婚未久也。后文桂遣戍,炳寀不敢归,潜随文桂往新疆,而次子之妇则竟以痛夫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