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孝友类10


  ◎王秀娥为父报仇

  王秀娥,平湖之乍浦人。又名英。道光壬寅,鸦片之役起,英从戎,充队长。英兵犯乍浦,英战死,时秀娥年十七,痛不欲生,欲以身殉,既而曰:“人孰无死,死固不足惜,我父为国而死,死有荣也。我第报父仇可耳。”越数日,乍浦失守,秀娥策马突入英军,挥刀奋斫,纵横跳荡,杀数十人。俄有自后斫之者,臂中伤,坠马,然犹强起,杀二英兵而死。

  ◎萧韶事祖父母

  萧韶,字选楼,零陵之乡人。少颖悟,读书,日终一卷。道光丁酉拔贡,留京,旋以疾卒,年甫二十六。韶生周晬即失怙,母守节抚之成立。逮事祖父母,为所钟爱。祖母殁,以母事祖父多不便,凡省起居供甘旨之事皆身代之,日随行,夜伴宿,以为常也。一日,入城而祖父卒,比归,已敛矣。遂呼号,以头触地,气绝,久之乃苏。

  ◎张启荣侍奉如母意

  道、咸间,山阴有张启荣者,业负贩。母年迈,病瘫痪,卧床者二十年矣。朝夕侍奉性谨,梳盥衣食,悉如母意。其荷担而出以鬻物也,路不过二三里,不再远;日不过二三时,不再久,恐母有所需,无代之者耳。年五十一,尚未娶,以母望孙切,则为其弟纳妇焉。山阴令林怡如闻其孝而贫,资助之,不受,曰:“小民食力自给,今得月廪,无以报,不敢虚糜公帑也。”

  ◎孙月泉养父以酒

  孙月泉,名承祖,咸、同时之仁和布衣也。事亲孝。父嗜酒而贫,母数诫之,索杖头钱常不与。布衣时方为童子师,辄以修脯所入窃市酒以奉父,不使母知也。一日,母觉之,语布衣曰:“而翁酒后恒失德,吾惧其贻祸耳。”自是,布衣辄侍父入市,醉,则掖之以归。

  ◎江学海迎父母于寇中

  江学海,武举也,世居全州北乡之杨家湾。粤寇围全州时,四乡咸设团练,以兵力薄弱,不足以解州城之围,众议推江赴湖南乞援。及自楚返,全州城陷,团溃,江之父母悉被掳,时寇趋道州,江遂往投之,其父方陷寇中职牧马,母在酋所司烹饪,江白之酋,愿迎还父母,酋怜其孝,许之。咸丰壬子六月杪,劳文毅公崇光方督师谋复道州,江先开城迎降,遂复道州。劳欲叙其功,力辞,乃奉其父母归全州。

  ◎菜孝子临死念母

  番禺卖菜佣某,佚其姓名。性至孝,日以百五十钱奉父,父殁,事母维谨。人称曰菜孝子。咸丰甲寅,红巾匪窃发于澳门,孝子为军人所获,诬为贼,将杀之。忽与其女兄遇,有军人某方饷孝子以酒肉,孝子谓女兄曰:“弟已诬服,母在,无人供养,可以此遗母,但言弟不知流落何方可也。”遂相持痛哭,俄而孝子死矣。

  ◎葛秉珩赎母

  葛秉珩,武进人。幼有神童之目。年十六,补博士弟子员。咸丰中叶,粤寇扰常州,掳其母妹以去,秉珩即驰赴寇营曰:“吾父年高,倘必夺我母妹,则我父将不保。”寇曰:“得百金可赎之。”秉珩竭蹶求得五十金,寇仅还其母,乃与妹诀曰:“我去,汝即死。”

  寇闻之,遂遮道不放,欲并留秉珩为书记,且曰:“汝能劝妹顺我,当惟汝所欲。”秉珩大骂不从,寇攒刀剉杀之。于是百计诱胁其妹,妹大骂求死,寇悦其色,犹不忍加诛,割发裂衣以恐之。妹仍骂不已,遂被杀,时年十七耳,其父收尸瘗之。

  ◎殷润之殉母

  殷春生,名润之,丹阳人也。值粤寇之乱,举家迁泰兴之季市,家焉。其后伯叔继死,父亦逝,家中落,其兄玉彬衣食于奔走,春生则依叔东桥以为生。尝语人曰:“吾少孤,吾有母而不能事,何以为人?”遂辞叔归,作佣于人以养母。

  母茹素佞佛,终日喃喃礼大士,果食之类,殷皆以母可口者遗之,日数至家,不惮烦。母病风痹,全体不仁,目又盲一,转侧需人,口食不能自就,而春生饲之,溲溺不能自便,而春生侍之,如是者有年,而无难色无怨言。

  一夕,夜阑矣,春生之市市温水,注器为母濯足,突闻钲声聒耳,火光烛天,市人曰:“此殷某邻也,不戒于火。”殷家距市半里许,闻之,狂奔而归,呼号求救曰:“小人有母,若不出,安用生为?”抢地呼天,礔踊至再,口鼻血涔涔然,遂殉母而死。

  ◎颜氏子思亲而瞽

  咸丰时,粤寇之攻兴安县者为韦正。既陷城,俘虏中有一颜氏子,年十八,两目异常人,夜不灯火,能作蝇头细字,复能以绣花针数十枚于暗室中以发贯穿。屡试皆然。韦大异之,抚为己子。而其性纯孝,以思念父母,日夜哭泣,月余,泪不干,两目遂盲。韦多方抚慰,终不止,不半载,竟忧郁以殁。

  ◎吴廷栋甘受母挞

  霍山吴彦甫少寇廷栋为咸、同间理学名臣,母叶太夫人博通书史,吴四岁即授之以经籍,过目成诵。有过,手挞之,吴泣,大夫人曰:“汝头有鲠骨,痛吾手矣。”吴捧母手,拊摩再四,曰:“母再挞儿,可用絓紬裹也。”太夫人为之霁颜。

  ◎左白玉为翁姑母割臂

  阳湖左小莲,名白玉,杏庄中丞辅之女孙,常熟言良鉁室。工诗词,性纯孝。在室时,割臂愈母疾。既嫁,翁忠杰、姑郑氏同时病笃,值良鉁应京兆试未归,白玉复割臂肉以疗之,没时,家人见其两臂刀痕宛然。其遗稿名《餐霞楼集》。

  ◎冯孝子佣耕养母

  冯孝子,佚其名,太仓老闸镇人。少孤贫,佣耕以养母。粤乱平后,无田可耕,乃行乞于市,得钱则市酒肉以进,歌俚曲以侑之。同治丁卯,母卒,乞得义冢地,并其父柩合葬之。日则仍行乞,夕于墓旁宿焉。每日外出,必携数石以归,环墓成垣,自结草庐,寝处其下。后数年,无病卒,乡人即葬之于其所庐处,知州方传书立碣表之,曰“冯孝子墓”。

  ◎姚立孝父母

  姚立,居金山之温河泾,为博士弟子。髫龄即善承父母颜色。母杨氏苦腹胀,立年十四,恒抚摩之,问所苦。后十年,母以微疾终,擗踊不欲生,父曲谕之,乃进一溢米。

  父以跌伤足,立方他出,即心动,归而捧父足哭,延医治之,倾其赀。寻愈。既而疽发于项,危甚,疡医顾某居黄桥,距所居二十里,立走邀之。会雪甚,至斜塘,无渡者,则立而大号,渔者悯而渡之。抵顾所,顾亦感动,具舟与俱来,尽剂愈。

  又尝苦痢,废眠食六十余日,父亦瘳,而立以劳殆,故病。病咯血,辄自讳,惧贻父忧也,然自是父出必与偕。同治戊辰冬,泛舟泊泖滨,父欲登岸,忽倾踣落水中,立仓猝亦自投水。时已薄暮,风大作,观者方顿足无如何,立瞀罔中忽己两手抱父立于荻丛,去所泊舟处三四里矣,父卒无恙。

  立既脱父于水,则感寒疾,殗碟以歾。临歾,视某妻许曰:“吾不能终事父,汝能代吾养父,不使父眠食失所,吾不死矣。”遂卒,卒时年三十,父年七十矣。乡尚胪列其行上之有司,得旌如制。

  ◎朱孝子为愚孝

  宝应界首镇有朱孝子者,以理发为业。性至孝,其事父母也,晨夕必问安,进食有定则,肴馔果饵必请于父母而始购之。及父母相继殁,日至墓供奉如生时,风雨无阻。母生时惧雷,每雷雨时辄至墓旁,大呼曰:“儿在此,勿惧也。”同治丙寅,清水潭坝倒,狂流急注,一片汪洋,乃于墓旁立木桩,以绳之一端系桩,一端束己腰,而呼曰:“儿在此,长伴父母,大水虽来,亦不能冲儿去矣。”

  水至,距墓前不远,四面皆壁立,如城然。堤岸救水之官民望见之,大惊异,询其人,乃咸知为朱孝子也。墓之四周,田约九百余亩,未遭水害,后收获极佳。李文忠公奏请为建坊,并以表旌之。然朱习旧业如故。曾文正督两江时,闻其名,召之至,赐坐,令改业,朱曰:“此为吾祖业,历代相承,不敢改也。”曾闻其语,称之为愚忠愚孝。

  ◎庄曾炎代父戍

  同治朝,阳湖有庄曾炎者,事父母,以孝闻。父逢吉,入赀得山东某县县丞,坐法戍奉天。曾炎方弱冠,痛父远行,奔诉于郡守,欲走代之。守有难色,曾炎号泣于庭曰:“人孰无父哉!奈何独沮于我也?”左右为之请,太守亦鉴其诚,获如其请。

  曾炎遂即日上道,诣京师,伏阙上疏曰:“臣父县丞逢吉,不幸罣吏议,谪戍辽阳,筋力就衰,不能执事。大母范,春秋踰九十,旦夕想念,恐染霜露疾,无以遂其菽水之忱,终天之憾,或及其身。臣犬马之齿方殷,愿代父作劳,使其终养,虽即死,无恨。圣天子以孝治天下,惟哀矜焉。”疏入,穆宗恻然从之。

  曾炎乃易短衣,欣然就道,无难色。然体质尫弱,不胜负任之苦,越十月,以疾歾。临卒,谓吏役曰:“毋使父母及祖母知,恐伤老人心也。”曾炎通《毛诗》,善歌辞,赋性刚直,读古忠孝事,敛衽久之,且曰:“使曾炎生于其时,亦当若是。”遇友朋患难,舍身赴援,蹈汤火不辞也。卒年仅二十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