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工艺类8


  ◎制三色版

  三色版为印刷术之一种。公历一千八百六十一年,物理学家麦克斯惠尔首发明三原色套印实物之说,奥人黑斯尼、德人传吉耳先后研究而改良之。

  美国则至公历一千八百八十一年,费拉得尔非亚之伊巫始制三色版。其法,用照相镜分析黄赤青三原色,制成三种铜板,以次印刷,即成种种颜色。又有特加黑色者,谓之四色版,上海商务印书馆能仿制之。

  ◎制钢版

  铜版,以铜版印书,五代已有之。宋岳珂《九经三传沿革例》,有晋天福铜版本。景佑甲戌,发内府金,收换会子,收铜版弗造,如当时即纸币亦用铜版也。

  新式印刷术之铜版则有三种,已能仿西法而制之。一为照相铜版。于铜之表面涂以受旋光性薄膜,置所欲印之照相干片放上,曝于日光。使受光处变为不溶解性,后乃用药腐蚀,制成印刷版。

  二为雕刻铜版。以印刻原稿之玻璃纸覆于涂有黑蜡之铜版,更依字迹用针刻之,蚀以药水,先成凹版,复涂锡或银于版上,浸于镀铜之硫酸溶液内,则上覆铜皮,取出揭下,成凸版,以铅作底,即可印刷。

  三为电镀铜版。先将活版或木版锌版等,压于黄蜡版,制成蜡版,浸药水中,用镀铜法,使傅薄紫铜一层。以后制法,与雕刻铜版同,商务印书馆能制之。

  ◎制电气铜版

  电气铜版,应用电解之理铸成之印刷版也,制法,先以蜡或石膏就木版或金属版上制成模型,涂黑铅屑为导体,系于电池之阴极,纳硫酸铜溶液中,别悬铜版于阳极,铜附着模型上,待至厚度适宜,离去模型,即得与原形相同之电版,通称电镀铜版,商务印书馆能制之。

  ◎制纸版

  活字版,印刷术所用。以纸厚裱,搨铅字之面,使凹凸分明,为重印时铸铅之模型者,谓之纸版,日本谓之纸型,吾国人亦能制之。

  ◎石版印刷法

  石版,以石版石制成之印刷版也,国人能自制之。其法,先以原稿摄成影片,覆于敷动物胶之纸,而移影于其上,置纸于光洁之石,紧压之,使留痕于石面,涂以松香油,碾以墨胶,使其痕益明显而高。然后用水湿之,以印刷用墨油印于纸上,其无文字图画处,受水之反拨,故墨油不能黏着,用此版印刷,亦谓之点石。

  ◎珂罗版印刷法

  珂罗版为美术之印刷,国人能自制之。其制法,先用硅酸钠溶液涂于金刚砂磨过之玻璃版,用水洗之,俟干,更涂珂罗丁及重酪酸钾之混合液,与干片密接,曝于日中,再用水洗之,像留于版。印刷时,先浸以水,拭去湿气,以皮棍或胶棍傅以颜色,每版可印数百纸,俗称玻璃版。

  ◎钢笔版誊写法

  钢笔版,印刷器也。蜡纸下衬网目钢版,用钢笔紧按写之,则有笔画处皆砑成细孔,用胶棍上敷墨油,照印书法印之,一版可印一二百纸,其墨即由细孔内渗出,亦曰誊写版。

  ◎真笔版誊写法

  真笔版,为誊写版之一。以特制之纸与药水,用毛笔写之。纸上所敷之质料,因药水腐蚀,墨即由笔画之处渗出。印法与钢笔版同,而誊写不至费力,且能显笔画之粗细,写印合法,几与石印无异,故人恒喜用之。

  ◎顾二娘制砚

  顺、康间,吴门有顾德麟号顾道人者,工琢砚,果出其手,端溪、龙尾之精工镌凿者固不待言,即石只村常石,随意镂刻,亦必有致,自然古雅,名重于世。德麟死,艺传于子,子不寿,媳邹氏袭其业,俗称顾二娘,又名顾亲娘者是也。常与人讲论,其言曰:“砚为一石琢成,必圆活而肥润,方见镌琢之妙。若呆板瘦硬。乃石之本来面目,琢磨何为?”

  其意乃效明代铸造宣德香炉之意也。其所作古雅而兼华美,当时实无其匹。邹无子,瞑蛉二人俱得其传,惜死其一。邹死,仅存一人名公望号仲吕者,实邹女之侄而冒姓顾,然亦无子。二娘生平所制砚不及百方,非端溪老坑佳石不奏刀,相传以鞋尖点石,即能辨别瑕瑜,亦奇技也。

  乾隆末,杭州何春巢承燕于金陵市上得一砚,背镌刘慈一绝云:“一寸干将切紫泥,专诸门巷日初西。如何轧轧鸣机手,割徧端州十里溪。”跋曰:“吴门顾二娘为制斯砚,赠之以诗。”顾家于专诸故里,故云。时康熙戊戌秋日,诗绝超逸,然不知慈为何许人也。

  ◎制漆砚

  砚之异制,或以竹,或以铁,康熙时,有以漆为砚者。其法,以水飞过极细磁沙,和生漆为之,颇轻便,适于游笈,且甚发墨,在铁砚、竹砚之上。

  ◎制竹笔

  竹笔,出蒙古,然未得缚笔法。盖削竹木以渍墨作书也。

  ◎制豁山

  豁山,出蒙古,夏秋间捣败苎楮絮,入水沤之,沥芦帘上,暴为纸,谓之豁山,凡纸皆以是名之。

  ◎制灰简

  灰简,出蒙古,木削两简,编韦联之,刳其中,涂油为布,以灰作字,毕则拭去,为更布之,有古漆简风。

  ◎江皜巨刻玉章

  江皜臣腕有千钧力,善刻玉章。吴中能玉章者,推周尔森,但沙碾耳。其它号能切玉者,亦皆倩尔森开其眉目,略施以刀,诡语人曰:“吾切玉如泥也。”独皜巨治玉章始终用刀,易如划沙,章法又皆妙合秦、漠。尝谓坚者易于取势,吾切玉后,恒觉石如腐。皜臣客死温陵黄相国家,印谱数页,其妾能宝藏之。曹秋岳曰:“江皜臣死,世无复有刻玉者矣。”

  ◎韩约素镌印

  梁千秋侍儿有韩约素字钿阁者,善镌印章。人有以数寸大石章求镌者,约素辄颦蹙曰:“欲侬斲山骨耶?”

  ◎姜正学刻石章

  方邵村侍御尝为丽水令,兰溪姜正学往见,谓之曰:“公嗜石章,我之铁笔固佳,愿为公制数章。生平不知干谒,但嗜饮耳,公醉我,我为公制印,公意得,我亦意得矣。”侍御乃与饮,醉,即歌会稽太守词。于是侍御得姜印最多,署中酿亦为姜罄矣。

  一夕,漏下数十刻,署中人尽熟寐,忽闻剥啄声,侍御惊起,以为寇且发,不则御史台霹雳符也。惊起询之,则报曰:“姜生见。”侍御遣人谢曰:“夜分矣,请以昧爽。”姜匉訇曰:“事甚急。”侍御意必得其它之意外传闻也,急趋迎之,执手问故,曰:“我适为公成一印,殊自满志,不及旦,急欲令公见之,事孰有急于此者乎?”遂出之掌中以视之。侍御乃大笑,复曰:“如此印,不直一醉耶?”

  于是相与痛饮,及辨明而去。又于桥上歌会稽太守词,桥侧饼师及卖浆家人起独早,竞来听之,谓此君起乃更早,遂已醉耶?姜无妻,无子女,常自言曰:“曲蘗,吾乡里,吾印必传,吾之嗣续也,吾何忧?”

  ◎艾无山镌石

  艾显,字无山,嗜奇若骛,尤痼于金石,工篆籀。尝避嚣入桃源深谷,构小茅庐,署曰“石耕小隐”。性孤岸,扃户不与世接。尝曰:“交友未易言也,有终者鲜,谨始,其可。”是以人无知之者,独与赵仲韶游。其所琢大小二篆,虫啮鸟骞,屈铁半折,鉥心刿目,如有狞狰老虬破石欲出也。

  无山瘠骨深目,古冠服,其音硠硠,色有自得。陈长镇尝具酒醴要之,与之猎奇字,推图牒,酒酣,则嚱嘘大言曰:“惟子可与语。”因贻长镇以私章数钮,玉骨杈立,霞采迸散,斑斓苍劲,殆不可状。长镇喟然曰:“道臻是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