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农商类18


  以上各埠商务,推上海为第一,实为中外贸易之中枢。扬子江贸易以汉口为中枢,南部贸易以广州为中枢,北部贸易以天津为中枢。今调查光绪丁酉至宣统庚戌十年间之海关贸易册,比例如左:

  年份   洋货进口         土货出口          共计价值

  光绪辛丑 二、六八三0、二九0八两 一、六九六五、六七五七两  四、三七九五、九六七五两

  光绪壬寅 三、一五三八、三九0五  二、一四0八、一五八四   五、二九五四、五四八九

  光绪癸卯 三、二六七三、九一三三  二、一四三五、二四六七   五、四一0九、一六00

  光绪甲辰 三、四四0六、0六0八  二、三九四八、六六八三   五、八三五四、七二九一

  光绪乙巳 四、四七一0、0七九一  二、二七八八、八一九七   六、七四九八、八九八八

  光绪丙午 四、一0二七、00八二  二、三六四五、六七三九   六、四六七二、六八二一

  光绪丁未 四、一六四0、一三六九  二、六四三八、0六九七   六、八0七八、二0六六

  光绪戊申 三、九四五0、五四七八  二、七六六六、0四0三   六、七一一六、五八八一

  宣统己酉 四、一八一五、八0六七  三、三八九九、二八一四   七、五七一五、0八八一

  宣统庚戌 四、六二九六、四八九四  三、八0八三、三三二八   八、四三七九、八二二二

  观右表,可知国外贸易年盛一年,而输出土货之价值绌于洋货八千数百万。输出品中最重要者为丝茶,丝之输出价值占总额百分之三十五分,茶则占百分之二十分,绸缎、牛皮、猪鬃、羊毛、草帽缏、米、棉花等次之。输出地以香港为第一。输入品则洋布、鸦片为大宗,洋布占总额百分之三十七分,鸦片占十九分,即谓我国以丝易布以茶易鸦片可也。次于洋布、鸦片者为金属(军器、机器、钟表之类。)及石油,水产物、毛织物又次之。

  输入地亦以香港为第一,凡占输入额四分之一,英吉利为最,日本次之,印度又次之。是则我国国际之贸易固以英国为主,(香港、印度皆英属也。)然因内地自种鸦片,机器、纺纱、织布等厂亦次第加增,洋布、鸦片之自外洋输入者,销路较前稍滞,而鸦片则近已禁种矣。

  ◎宽定出洋经商之例

  旧例,凡内地商人赴外洋者,必戚里具结状,限往返期,逾限者连坐。长洲沈起元守福州时,谓“出洋者生死疾病无常数,货物利钝无常期,此岂戚里所能料乎?但令商人自具状,过三年不归者,不听回籍足矣”。议上,督抚皆从其言。

  ◎太祖与明互市

  本朝肇基于明季。太祖时,以势招徕各路,明亦遣使通好,岁以金币聘问。太祖因辟四关与之互市,以答其意。一、抚顺,即奉天兴京厅之抚顺城。二、清河,即奉天之西北边门。三、宽甸,即奉天凤凰厅之宽甸县。四、叆阳,即奉天之东南边门。

  满洲本境所产东珠、人参、紫貂、玄狐、猞猁狲诸珍异之物,悉听贸易、概无所禁。而长白山之鸭绿江路尚有抗阻者,太祖乃遣兵招抚之,尽收其众。时天命辛未春正月,满洲与明固尚对峙为敌国也。

  ◎茶叶大黄之互市

  西北游牧诸部咸视茶为第二之生命,盖以其日食膻酪,甚肥腻,非此无以清营卫助消化也。喀尔喀及蒙古回部无不仰给焉。西洋贾舶来华,所需之物,亦惟茶是急。俄罗斯则又以我国之大黄视为珍药,其入口处曰恰克图。政府曾以其渝约,禁止大黄出口,后复如初。

  ◎古瓷书画之出口

  自中外互市以还,吾国出口之货大抵皆原料也,制造品不经见。而古瓷之销于欧美、书画之销于日本者,良亦不鲜。光、宣间,则欧美人士亦购我国之古画矣。

  ◎发为出口之货

  发之营销欧美者,虽各国皆有,而要以法兰西为最。法人以贩运我国发为生活者,以滨地中海之玛色勒城为渊薮。玛色勒城每次进口之船除搭客外,所载者皆我国发。然泰西妇女所用之假发,我国之发不甚合用,率由法国布一潭尼省暨噢歪尼省运至,其价常较我国之发为昂。我国之发,仅为西国妇女装饰蓬头鬈发之品,此外则概销于戏园,如胡须、发网等类皆是。

  惟此等用途,须先以硫磺水浸洗数次,然后再用机器劈开。(顶上之发一根可劈作数根。)其所以经如此之手续者,一、硫磺浸过,则发变为黄色,与西人发色相彷佛。一、我国之发太粗,不合用也。他若制造厂,有时亦用我国之发以织地毯,亦有以我国之发为经,以绒为纬,制成种种货物者。(发所织之物坚轫耐久。)发之价分二等,普通者一基罗(斤数。)值一百五十佛郎,下等者值十五佛郎。

  ◎张弼士经商南洋

  张振勋,字弼士,广东大埔人。壮年尚赤贫,至南洋群岛,不二十年致富千万,为南洋巨商。某岁,乘英国某公司轮船航行槟榔屿、新嘉坡间,舟中无事,手《海国图志》一册入休憩室,同舟英人某就张手取视,以图绘模糊,意甚鄙夷,且嘲我国人不知学问。

  其人操巫来由语极熟,巫来由语,为马六甲群岛所通行者,故张亦操巫来由语诘之曰:“子,英人也。来此,非经商乎?”曰:“然。”曰:“然则子必于商业学校毕业矣。”曰:“然。”曰:“子必于大公司有资本。”曰:“然。”曰:“余于学问,固非所知。且凡尔等之经商于海外者,所得国家种种之权利,吾国人皆无之。不若尔等今日近则有领事之保护,远则有兵舰为后盾,即遇亏折,政府尚有所补助,宜子之目无吾国人也。虽然,余甚愿以经商之赢绌戏与子博。今请与子约,各以银二十万圆为资本,舍开矿以外,各任择所宜为贸易,期以五年。倘吾业绌而子业赢,余誓仰卧通衢,任车马之碾吾腹,死以谢子。如子业绌而吾业赢者,则何如。子若许余,同舟人皆可作证,即订合同以从事,子意云何?”

  当张言时,英人瞠目弗语,不能置答。适船主自外入,与张酬酢,执礼甚恭。英人私询之,如其为张也,亦谦和其词色而谢之。张侃然日:“世界强盛之国,毋易视吾国人。夫吾国之衰弱,非吾国人民自为之,乃吾国国家政治不善故;英之强盛,亦非英人民自为之,而英国国家政治之善故。”时同船尚有他英人与他国人,闻是言莫不谓然。

  ◎西人收买珍珠

  珍珠向无出口者。宣统庚戌,始有三千一百五十两之价值,见于海关贸易册,辛亥,增至六万六千九十二两。盖欧洲妇女妆饰盛行多宝串,(以真珠贯串,如佛珠,围在项上。)故真珠之需要大增。西人之来我国设肆于沪而收买者,如利华,如达兴,如罗森泰等,商标广告触目皆是,以收买出口,获利不止倍蓗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