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农商类1


  ◎我国之农商

  吾中华以农业立国,为欧美所称道,吾人亦自认之。然以无农业教育之故,不用机器,不能合群,岂惟不能为大农而已,即以小农言之,视意大利之农人,犹有惭色。至于商,则虽有以信义为外人所赞许者,亦以未受商业教育,于国际贸易,不能与欧美各国之商人竞争于世界也。

  ◎牛太初且耕且贾

  国朝定鼎,高平牛位坤弃诸生籍,混迹博徒酒人间,绝不复言科举事。尝慕宋陈同甫之为人,晚年慕孙太初,因以太初自号。乃葺一亭,颜曰六宜,偃卧其中而读书,且耕且贾以自食。

  ◎董邃学业农服贾

  董邃学名怀书,颖悟绝人。年十一,浏览《左》、《国》、《史》、《汉》诸书,辄捉笔为文,勃勃有奇气。寻丁父艰,以贫故废学业农,兼服贾。伯兄某出百金命往润州贸易,数月倾其赀,垂橐而归。兄大怒,邃学雅不屑意也,然缘此益窘。

  会值旱蝗,几不能自存,乃更折节砥行,发箧陈书,晨耕夕读,带经而锄,或采樵山中,高歌秦、汉人文字,尤嗜韩昌黎文,吟诵不少辍。里中课艺,常荷锄以往,援笔立就,辄冠其曹,名震一邑,文士乃争与为友。于是辍耕教授生徒,而所得修脯辄沽酒,至随手立尽。

  ◎农业

  农业,农人之所有事也。栽种畜养有用之动植物,以产生人类所必需之物品者属之。而土地、劳力、资本三项,其最要者也。

  春耕夏耘,秋获冬舂,固为农人四时之所有事。然勤于农功者,一岁十二月,无不有事,且男女同任之,亦云劳矣。致力多而获利少,固莫农人若也。今就宝山农人所述,而参以武进顾铁僧之言,略述如下。虽耔种、气候、人力各地不同,然亦可略见一斑矣。稻与棉花相间而种,以息地力,惟麦菜则频岁可种也。

  正月,棉花地翻泥。(或以人督牛,或人自为之。)

  二月,麦田菜地施肥料,种紫荷花草。

  三月,捞水中草泥,(捞时置之舟中。)加泥于田塍,种菱养鱼。

  四月,获麦,稻田布种,(俗曰种秧田。)种棉花,种芋。

  五月,插稻秧,耘稻,(人立于田中或跪,以手拔去其草,毛或有套。)稻田车水,棉花地削草。豆地削草,种黄豆,种芝麻。

  六月,荡稻,(荡,器名,一长方之木板也。其意义则移行也,动也。人持一器,立于田中,以器荡之,使泥悉平,有直荡横荡之别。)稻田施肥料,(豆饼菜饼及人畜粪也。如酷暑须加石膏。)稻田戽水,棉花地削草,获瓜。

  七月,搁稻,(此与陶朱公书所谓稻田立秋后不添水,晒十余日,谓之搁稻者不同。搁稻之法,有荡扒之别,扒,器名,其形略如梳,以梳之。)稻田戽水。

  八月,获稻,获棉花,获绿豆,获豇豆,获芝麻,种竹,稻田有戽水者。

  九月,获稻,获稷,种麦,种蚕豆,稻田有戽水者。

  十月,获稻,种麦,种菜。

  十一月,捕鱼,樵薪,垦桑地。

  十二月,樵蒹葭,樵绿柴,(为染料之用。)种薹菜。

  ◎农业有狭义广义之别

  我国古时之所谓农者,专言耕种之事业。《汉书》辟土植谷曰农,盖此为农家主业,实狭义之农也。然农之分类颇多,往往有以余地余时兼营他业者,为农之广义。栽培蔬果、莳种花卉曰园艺,种植林木曰林业,饲养家畜曰畜牧,而养家禽,养蚕,养蜂,养鱼等亦属之。

  或取农家收获物,加以人工,制为精品曰农产制造,而酿酒及制茶,制糖,制蓝等亦属之,凡此,皆农家之副业也。园艺、畜牧诸业。视地方之状况而定,不皆以一身兼营之。如地近廛市,宜于园艺;山陂荒瘠,宜于造林;平原旷衍,宜于畜牧是也。然此等地方之农民,不事耕种,而转以副业为主业者亦甚多。

  渔夫猎人大抵不复业耕,然此二事,亦所以增殖天然之利源供给人类之需用者,性质相同,故亦属于农。

  ◎男女并耕

  常言男耕女织,又言夫耕妇馌,似种植之事非妇女所与闻,则是未尝巡行阡陌考察农事之故也。男女并耕之俗,广东、广西、福建最多,江苏、浙江、江西、安徽亦有之,且有见之于湖南者。盖其地之妇女皆天足也,常日徒跣,无异男子。世或视女子为废物,谓其徒手坐食者,实讆言耳。

  ◎稼穑艰难

  大内太和门丹墀左之石阙储嘉量,丹墀下之石匮储米谷。每值大驾出宫,卤部中之象负宝瓶,中储五谷,盖欲使圣子神孙触目有稼穑艰难之警也。

  ◎孝钦后从事植牧

  孝钦后时以养花种菜为乐,躬自督课,园蔬成熟,辄命宫眷以小翦刀翦之,而监视于旁,勤者得赏。

  孝钦又喜养鸡,宫眷及妃嫔亦各有所豢,日须自饲之,清晨,则以所生之卵献孝钦。天日晴和,孝钦恒游于广场,监视太监在田工作。旱春时迁移荷花,先去老根,哥以新根种于活土。虽在湖西浅处,太监则有时须行深水中,水及其胸。孝钦坐于玉带桥上指点之,或至数小时,约三四日而毕。

  八月,园中斫竹,孝钦命宫眷镌字画于竹。

  孝钦最爱菊,必先期移植菊花。日必率宫眷至湖西移植于盆,栽毕,日灌溉之,整理之,雨则覆以席。

  孝钦又爱植葫芦,离宫别院,蔓延遍地。至秋,则结实累累,有大于五石者,有细如指顶者,兼收并蓄,以为玩具。都中遂有依样昼葫芦之谚。

  ◎德宗隆裕后劝农

  春为农事开始之时,德宗必祭先农坛,亲耕耤田,以为天下之劝。隆裕后亲养蚕,日往视之,至夜,则有宫妃看守。及成丝,理之成束,呈孝钦后,其事始毕。盖向例皇后必诣桑园,(园门在金鼇玉蝀桥北,门南向,与蕉园门相对。)亲祀先蚕西陵氏之神,妃嫔二人,公主、福晋、命妇七人随从釆桑,皇后有事,或遣妃恭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