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姓名类6


  ◎兄弟之名字号如一

  宗室宝廷,字竹坡,光绪中官礼部侍郎。尝典试福建,以道经浙江,纳九姓渔船女为妾,罣吏议褫职。有二子,一名寿富,号伯福,别号一二;一名富寿,号仲福,别号二一。

  ◎名字合一

  衣冠中人有名必有字,名与字皆著称于时。若名字合一,而名即为字,字即为名者,顺、康间,有李君灿者,即字君灿;道光中,有阳湖钱季重者,即字季重;光绪中有黄孝觉者,即字孝觉是也。

  ◎同时同姓字

  康熙朝,有二人皆邵姓,一名长蘅,一名陵,皆字青门,皆以文学著称于时。

  ◎二堂

  江都焦里堂循,与甘泉江郑堂藩,皆以淹博经史为艺苑所推,世有扬州二堂之目。

  ◎平艮仄艮

  道光中,苏郡有二人,皆字艮甫,以词鸣于江南。一曹楙坚,吴县人,官至湖北按察使,有《昙云阁词钞》。一赵函,震泽人,有《飞鸿阁琴意》。一时有平艮、仄艮之称,盖以其姓之平声仄声别之也。

  ◎以天文数目之字合为字

  光绪中,粤西有秦书祥、于夔者,结友十人,讲学论道。其取字甚奇,第一字皆属天文,第二字皆属数目。秦字云五,取义于五色云也。于字风八,取义于八方风也。有字雷一者,盖取一声雷之义也。有字星七者,盖取七星之义也。其它多昉此,不悉忆矣。奏为光绪丙午举人,于尝行医于广州,着一书曰《医医医》。

  ◎小字

  顺、康间,徽人相称好用小字,虽卑幼于长老亦然,曾不以为忤也。

  ◎汪钝翁程可则小字

  汪钝翁小字液仙,程可则小字佛壮。王阮亭有诗云:“佛壮谈诗登秘阁,液仙趋府算钱刀。”(钝翁先除户部。)一佛一仙,天然对偶。

  ◎号重文

  沛县阎尔梅,字调鼎,明之遗民也。入本朝,隐居不出,著有《白耷山人》、《汧罝草堂》等集。其号甚奇,曰古古,盖重文也。与余楍(古文本字。)之字曰生生者同一新颖,特阎为号而余为字耳。

  ◎高宗自号十全老人

  高宗耄期倦勤,自号十全老人。

  ◎文宗自号且乐道人

  文宗之季年,东南沦胥于粤寇,京津见偪于英舰,内忧外患,宵旰靡宁。驾幸热河,乃以且乐道人自号,盖有得过且过之意也。

  ◎石瑶辰自号民佣

  翼城石瑶辰司马家绍尝曰:“父母保抱其子,盖日为佣而不自知也。”因自号民佣。

  ◎袭孝拱自号半伦

  龚半伦,仁和人,为定庵子。初名公襄,字孝拱,继更名曰刷刺,曰橙,曰太息,曰小定,曰昌匏,晚年自号半伦。半伦者,谓无君臣、父子、夫妇、昆弟、朋友,而尚爱一妾也。

  ◎左文襄自号老亮

  左文襄公雅喜自负,与友人书翰,恒于其末自署老亮,盖以诸葛自况也。尝谓胡文忠公曰:“千秋万世名,寂寞身后事,人生数十寒暑,乌能谋及来兹?但得生前自谥忠介先生,私愿已满,公其许我乎?”

  ◎吴大澄自号愙斋

  吴大澄,字清卿,自号愙斋。尝为潘文勤公祖荫作篆,署号于纸尾,文勤奇之,不识也。此与某尚书谓章太炎所著《訄书》,曰那个什么什么字相同。

  ◎母以道人儿号其子

  贞髦君,太原傅青主山母也。姓陈氏,父讳勔,忻州诸生。母周二十二岁,励柏舟操,十七岁归檀孟,为傅氏妇。舅御家严,诸妇中,陈独以勤慎着。生子三,长庚,诸生,先卒;次即山,明崇桢甲申后以道人称;三止,太学生。甲申后,山弃家而旅,随所寓,奉母往,母绝不以旧业介意,沙蓬苦苣,怡然安之。

  顺治甲午,山以飞语下狱,祸且不测,从山游者,佥议申救。贞髦君要众语之云:“道人儿自然当有今日事,即死,亦分,不必救也。但吾儿止有一子眉,若果相念,眉得不死,以存傅氏之祀,足矣。”逾年,飞语白,山出狱,见母,母不甚悲,亦不甚喜,颔之而已。

  ◎人以避青先生号顾亭林

  明杜既屋,顾亭林誓不损节,每届端午,辄于门楣悬红色蔓菁一,内实以蒜青少许,并挂白布一片于后,书“避青”二字,意示不直国朝恶而避之之义,人因称之曰避青先生。尝步行至江宁明孝陵,哭吊数次,往返数千里,不辞跋涉之苦也。

  ◎人以醉公号塞勒

  塞勒,睿忠亲王曾孙。性爽抗,嗜酒,虽朝会,气犹醺然,人呼为醉公。然遇大事多直鲠。康熙戊戌,理王以罪黜,东宫虚位,圣祖命诸臣集议,时廉王觊觎大器,揆叙、王鸿绪左右之。塞愤怒,起于坐,大声曰:“惟立雍亲王,苍生始蒙其福。”众憬然。后世宗即位,召见,责之曰:“当日汝言,几危朕躬,然忠鲠可嘉也。”塞免冠谢曰:“臣一时愚直,自不能遏抑耳。”

  ◎人以圣卵号朱端侯

  光绪朝,山阴有朱端侯者,世家子也。中乙酉副贡,设帐授徒,究心濂洛关闽之学。里人迂之,以其效法孔子,具体而微,若已有孔子全体之一部分者。一部分为何?睪丸是也。睪丸即卵,遂以孔子之卵(山阴、会稽本有此谚,于人之讲道学者辄以此四字称之。)嘲之,呼曰圣卵。

  端侯夙善八法,肖朱子,自是为人作书,辄署款曰“圣卵朱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