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姓名类5


  ◎曾文正李文忠之原名

  曾文正公国藩,初名子城。李文忠公鸿章,初名章铜。

  ◎勒少仲初名人璧

  江西勒少仲中丞应拔萃科时,名人璧,及选贡,学使曰:“尔当改名。勒人之璧,非盗贼而何?璧又与逼同音,既勒人,而又为人所逼,于义不可。”乃更名方锜。

  ◎游子岱初名于艺

  湖南游子岱方伯智开,初名于艺,乡试中式,主司乔勤恪公嘱其改名。游问故,乔曰:“阅《日知录》当知之。”后阅至黄幡绰敬新磨故事,始大悟,乃更名智开。

  ◎谭某某初名二监

  茶陵谭某某,初名谭二监,谑者遂谓其兄必名谭太监矣。

  ◎许景澄初名癸身

  许竹篔侍郎景澄,浙江秀水人,初名癸身。时仁和许庚身方为军机大臣,或疑为侍郎之兄,以令兄称之。侍郎恚,乃易癸身为景澄。

  ◎孝钦后恶王国均之名

  江苏王颂平大令国均,同治戊辰进士,殿试已列入前十本卷,进呈乙览矣。及胪唱,孝钦后以王国均三字之音,与“亡国君”同,不怿,乃抑置三甲。以知县发安徽,被议改教职,司铎山阳二十年,始以卓异选云南某县令,未之任而卒。

  ◎裕德贵秀铁良锡良之讳名

  裕德多忌讳,最恶人触犯其先人之名。光绪某科人闱,尝以其父名崇纶之故,令各房官不准荐直犯祟纶二字之卷,即拿破仑仑字,英伦伦敦之伦字,以与纶字同音,亦不得巧为回护。又一日,阅稿有“轮奸”字样,嘱司官改之。司官言此系律例应用之字,若大人欲改,请大人吩咐。裕不怿,卒亦无如何。左都御史贵秀,以京师韩家潭有优伶小班曰“贵秀堂”,因饬差往谕,勒令改堂名,曰犯讳也。

  京谚谓嘲笑人为改人,新名词有改良二字,众皆习为口头襌。光绪中,铁良长陆军部,有某司员陈说军机须改良,铁怒曰:“你刚纔说改什么?”某惧而谢罪。锡良亦最恶此二字,有人提及,必斥之曰:“改什么良?简直改我罢了。”盖二人皆名良也。

  ◎试差取吉名

  光绪间,其科云贵试差,所简四人,考差均非前五名,孝钦后特圈出李哲明、刘彭年、张星吉、于齐庆,合成“明年吉庆”四字。军机大臣面奏于简副考官,有所未便,改派吴庆坻。初因骆成骧之名有二“马”旁,吴鸿甲又有“鸟”字,均未能合格也。

  ◎三抚名片易一字

  光绪间,江西巡抚德馨既解职,继之者为德寿。德寿去,则继之者为松寿。皮鹿门尝语人曰:“此三人名片,但须易一字耳。”

  ◎名亨而不亨

  光绪间,有田世亨字子贞者。其先世以武功为睢阳卫指挥,遂籍焉。幼丧父,复不慈于其母,凡冠婚诸事为人道所当有者,辄龃龉不得当,年益壮而穷益甚。布政使某,其父之同年生也,乃以书属世亨于州牧某,曰:“此吾年家子也,幸善视之。”州牧召世亨汤沐之,置酒食,备主人礼。

  饮未半,仆人报某左官,草草罢去。已而有一人按察中州,亦其父同年也。世亨上谒,慰问周至,问有子读书否,对以有子且读书,则曰:“学使者吾密友也,呈当为游扬,隶若子于庠。”

  已而学使者迁去,遂不果。世亨每出,虽晴而中道必雨,归则又晴。每访人于附近村聚,其人必于前一二时许他出。或持钱入市,有所求,则所求之物适亡矣。如是者数十年,累试不爽,人皆笑曰:“君名世亨,何竟无一事之亨也?”世亨因自号钝庵。

  ◎弟以两兄之名为名

  长乐高氏昆仲三人,长名凤岐,字啸桐。光绪末,尝权梧州守,被荐,试御史,名列第一而不用。次名而谦,字子益,官至云南布政使。又次字梦旦,诸生也。则取长兄名之第一字,仲兄名之第二字,合而名之曰凤谦。

  ◎汉人取满名

  汉军取满名者甚多,若汉人,则固绝无而仅有也。临桂况夔笙太守周颐,尝官内阁中书。在京日,得一子,甚慧,爱之笃,惧其夭也,为命名曰额尔克。额尔克,满语也。以汉文译之为铁,欲其如铁之坚固耐久也,然其后竟夭。

  ◎名重文

  光、宣间,有主持君主立宪者曰刘少少,名为重文,下流杜会恒有之,士人以重文为名,自少少始。

  ◎蒙人不得用汉字命名

  内外札萨克汗王、贝勒、贝子、公、台吉、塔布囊等生子命名,均应取满洲、蒙古字义,不得辄用汉字文义,违者以违制论。

  ◎么些种人之名

  云南么些种人无姓氏,以祖名末一字、父名末一字加一字为名,递承而下,以判亲疏。

  ◎名字

  名字于人,要有关系,命意取类,不可不审,自古及今,从无名士通人取俗陋不堪之名字者,此可见也。古人名字,意多相属,如仲由字子路,卜商字子夏,馯臂字子弓,孟轲字子舆之类,不可胜数,汉、魏犹然,自晋以后,乃不尽尔。

  名字所取,根于心意,沿于习尚,因时变迁。总而观之,可分六种:唐虞以上为一种,三代为一种,秦、汉、三国为一种,六朝为一种,唐至宋为一种,金、元至国朝为一种。其间虽有小出入,然大较如是。且国朝人之于名字,固尤为致意耳。

  ◎金圣叹改名字

  金圣叹原名采,字若采,吴县人。好饮酒。尝于所居贯华堂中设高座,召徒讲经,经史子集,纵横颠倒,一以贯之。与王斲山最善。一日,斲山以三千金畀之,曰:“君可以此权子母,后日母仍归我,以子金助君膏火资。”越月,罄矣,乃语斲山曰:“此物留君家,君适为守财虏,吾已为君尽之矣。”斲山一笑置之。

  及入国朝,绝意仕进,更名人瑞,字曰圣叹。或问以改字之义,则曰:“《论语》有两喟然叹曰,在颜渊为叹圣,在曾点为圣叹,予其为点之流亚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