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门阀类1


  ◎族长

  合族之法,因其地而异。山西尉迟氏,自唐至今,未尝分家。其法:于族中选有才行者为族长,有事则至宗祠理之。有公案,有钤记,凡族中事,皆听其一言为进止,无敢违。继任者即由前族长自举,他人不得干预。既举,定三日受事。又苏州范氏为文正公后裔,巨族也。

  向推一人为族长,设公案,听断一族之事。有钤记,死或他故,则更以钤记授后任。交替时必着公服,一若官之受代者然。

  ◎连江黄氏六世同居

  黄成富者,连江农家子也,六世同居,男女六十余,雍睦无间言,子弟各执其业。每出作田间,众妇俱往,留一妇视家,卧儿于筐,饥则乳之,不问为谁儿也。悬衣于桁,出则脱之,入则衣之,垢则澣之,不问为谁衣也。遇客至,供具饮食,家长主之,家中不闻有争言。

  ◎九经孟家

  山东章邱有九经孟家者,其家法:祖遗产业不得分析。每添男丁,由族长月致所应得之钱。妇丧夫者,必先问其志愿,若欲嫁,则备奁具一份,由族中为择大家嫁之;若经三年不嫁,则赠以鸦片烟具一份,吸否亦听之,月致金如故。

  男子令识字,读《四书》,取粗通文字,不令作帖括,惟许武试,然亦得武举而止。倘必欲仕宦者,亦听其自由,惟不得分金。族人有小过由族断之,犯大恶,即令出族而听官处置。

  ◎昆山巨族

  昆山巨族,明时推戴、叶、王、顾、李五姓,迨入本朝,则徐氏兄弟贵,而前此五姓少衰矣。邑人因为之语曰:“带叶黄瓜李,不如一个大荸荠。”以“带”音同“戴”,“黄”音近“王”,“瓜”音转“顾”,“荠”音近“徐”故也。

  ◎万氏门风之雄

  万履安,名泰,充宗、季野父也。举明崇祯丙子乡试,入国朝,服道士服,隐居不出,文行为通国模楷。有子八人,师事余姚黄梨洲,各执一艺,务令精熟。梨洲尝叹曰:“浙东门风之雄,莫过万氏。”八子名斯年、斯程、斯祯、斯昌、斯选、斯大、斯构、斯同,世称万氏八龙。斯同名最高,昆山徐氏之《读礼通考》,华亭王氏之《横云史稿》,皆其所著,而为徐、王所攘也。其解经论史之书,未经刊布者尚多。斯选,字公择。沈潜理窟,师法梨洲,兼绍蕺山、阳明之绪。年六十卒,梨洲哭之恸,曰:“甬上从游,能振蕺山之绝学,公择一人而已。”

  斯大,字充宗。志操介持,邃于《春秋》之礼学,明张忠烈公煌言及父执陆符死,充宗皆持服葬之。李杲堂邺嗣尝言:“说经无双,名擅八龙,昔有慈明,今见充宗,斯构,字允诚。明刘宗周殉难,其遗书皆允诚为之藏寄,全谢山称为蕺山之功臣。斯年,字祖绳。少从钱忠节公学,俄逢丧乱,剑战弧矢,遍于城市,读书不辍。既而避地屡迁,家具尽弃,悉载书卷以行。

  晚岁主教桃源书院,随学者资性分经授之,由是来就者日众。祖绳于二党皆恩有意,忠节死海外,收其文集,为之立嗣。斯程立学攻医,当黄宗炎行刑日,父泰与高斗魁等画策,潜载死囚代之,负宗炎冥行十里者,斯程也。斯祯,字正符。孝友性成,精研《周易》,旁治《毛诗》、《春秋》,书宗北海,诗有风人之致。斯昌负才早殁。

  ◎西林觉罗仕宦之盛

  满洲西林觉罗氏,自步军统领鄂拜曾官祭酒后,鄂拜侄鄂尔奇、侄孙鄂容安、玄孙润祥,皆相继长戍均。润祥字补臣,有《四世司成》诗卷。西林氏自从龙入关,重侯累相,武达文通,在丰沛故家中,遣泽最远。

  第一辈:福伦,一等男爵;铁宝,副都统兼一等男爵;鄂尔泰,大学士一等襄勤伯。

  第二辈:天保,袭一等男;乌金,内阁学士礼部侍郎;鄂实,副都统,征叶尔羌阵亡,谥果壮;鄂容安,进士,官至两江总督,征伊犁阵亡,谥刚烈。

  第三辈:鄂岳,散秩大臣一等伯;鄂津,伊犁领队大臣。其余中外一二品官不可胜纪,如后之盛京将军都兴阿,察哈尔都统三等男爵勇毅公西凌阿,江宁将军穆腾阿,皆其族也。

  ◎范氏四世显贵

  汉军范文肃公文程,首建人关之议,赞襄洪业,爵为宗臣,列祖呼为老秘书。文肃子为忠贞公承谟、尚书承勋、侍郎承烈,孙为总督时崇、侍郎时纪、尚书时绶、都统时捷,曾孙为尚书宜恒,皆著名绩。

  ◎陈氏一门九列

  陈文简公娶长洲宋文恪公女。康熙间,文简由吏部侍郎巡抚广西,宾客入贺,宋夫人独愀然不悦者累日,曰:“一门群从,咸列清华,我夫子乃出为粗官,令我惭颜于娣姒矣。”

  盖其时陈氏一门,宗伯清恪公、司空文和公、丙斋司寇、匏庐少宗伯,皆官九列,而夫人之姊妹夫太仓王相国、海宁顾侍郎、合肥李宫詹、长洲缪宫赞,亦同时以巍科清秩,比踵朝端,故夫人云然也。

  ◎安溪李氏功业

  国初,功业之隆莫若安溪李氏,而族中尤以李文贞公光地为最。文贞初生,族人即以伟器期之,然忌者亦时时有毁声。族中某,与剧盗李金梁通,密纠党与,据祠宇为巢穴,且时与文贞父兆庆为难。金梁以距城远,四路通达,便于遁徙,欣然从之。

  盗入李祠后,知为族某所为,因集族众善为辞谢。时文贞方九龄,随其父立稠人中,金梁适见之,趋摩其顶而爱之,笑谓兆庆曰:“我迁此,本无去意,今观此孩好骨相,倘让我,我便率众去,永不相犯。”兆庆讶其言不类,正诧异间,而族众乃恳兆庆许之,曰:“舍一儿以保一族,即此子他日贵达,仍当复归生我,奈何不通权以济变乎?”兆庆无计,姑以问文贞,文贞谓惟父所命。盗跃起曰:“公子言如此,事谐矣。”

  于是热红烛,设厚宴,燕文贞父子及其族人。族人即强兆庆领文贞行父子礼,时金梁与其妇已高坐厅事,下铺红氍毹矣。兆庆无奈行之。金梁受礼后,复出其所生子与文贞相见。盗子少文贞仅一岁,亦白皙文雅,不类绿林所产。酒阑,金梁命从者以肩舆送兆庆归,留文贞偕返故地,与其子伴读,并令文贞此后同以父称,弗从,盗曰:“翁在已从,何忽改也?”曰:“父在从父,不在奚从?”

  金梁怒,闭之暗室,日给一餐,使人觇之,文贞殊无苦。如是饿冻残虐者十数日,而恬静如恒,若弗觉也。其妇谓盗曰:“我相此子骨干厚,福命不浅,一切困苦,人固不忍,天亦不容,盍招其翁来,领之归,即以我子寄养。谚云‘没有强盗活八十。’假有不幸,我子以同族关系,或可藉延一线,春秋超荐,若敖之鬼,其不馁尔也。”金梁然其说。

  越日,以柬延兆庆来,领还文贞,末以抚领己子谆谆恳请,翁慨诺之。不数日,金梁即统众盗去。频年秋末,胥有金馈兆庆,报抚子之德,兆庆皆峻却,一介弗受。未几,金梁以案发伏诛,时文贞已得科名,曳朱紫矣。盗子以附文贞故,得免于祸,遂亦以安溪世其家。迄今安溪李族,其谱系中有另支附后者,即盗裔也。

  ◎杭州宦族

  杭州阀阅,徐氏之外则有汪氏。汪氏在乾、嘉间极清华之盛,而学术亦一郡翘楚也。次为许氏。许氏世居横河桥,其先有为粤督幕僚者,以平一大狱,活千余人,自知当大其门,厥后果科第赫奕,一榜眼,一传胪,其门尝悬七子登科额。至为幕僚者,即学字辈之先德,尝以“学乃身之宝,儒为席上珍”十字为子孙命名次第。尚书乃普、巡抚乃钊,其第二辈也。

  尚书庚身,其第三辈也。之、宝二字辈寡显者,然科第未尝绝。其有留居番禺者,后亦显贵,尚书应骙、布政应鑅是也。次为吴氏。两世宦蜀,而子修提学庆坻,炯斋侍讲士鉴,父子入词林。次为高氏。高氏世居双陈巷,科名亦盛。家素封,好施,治家有法,自乾隆至宣统,家业未尝稍替也。

  ◎杭州徐氏

  杭州徐氏,自康熙间文敬,文穆父子以科甲起家,冠盖相望,名德清门,著称于浙。文敬公名潮,官至吏部尚书。文穆公名本,官至东阁大学士。文穆有弟杞,则任西安巡抚;有子以暄,则任内阁学士。他如翼燕、景憙、绍堂、绍基、昺、暲,亦皆奋迹科第,余不悉数。且有以异途进者,如承恩之以监生官安徽巡抚,尤为当时所仅见。

  及经咸、同兵燹以后,户口既希,科第亦稍替,仅有印香舍人名恩绶、花农侍郎名琪两叔侄及舍人之子仲可名珂者,登第未久,而且废科举矣。至其前于文敬、文穆而为士林所宗仰者,则曰元荐,以处州府教授分校福建辛酉乡试,信为同考官中之向所罕有者也。

  ◎父子祖孙宰相

  本朝父子调羹之盛者,指不胜屈,如阿文端公兰泰子为傅文恭公明安,阿文勤公克敦子为阿文成公桂,张文端公英子为文和公廷玉,刘文正公统勋子为文清公墉,皆父子宰相。

  马文穆公齐侄为傅文忠公恒,文忠子为福文襄王康安;高文良公斌子为高文端公晋,文端子为参政公书麟;温文端公达孙为温相国福,福子相国伯勒保;尹文恪公泰子为文端公继善,孙为相国庆桂:皆三代持衡,为升平良佐也。

  ◎兄弟子侄宰相

  东武陈氏,为一邑巨族。康熙朝,实斋相国清恪公以科第起家,其弟文洵,子文勤,相继入阁。故时谚有“一门三阁老,五部六尚书”之称。

  文勤为清恪侧室所生。文勤通籍,生母尚未貤封即谢世,以侧室不得由正门出丧,虽文勤力争,未能通融允行。最后文勤乃言曰:“将来我死,应由何门出丧?”家人咸云必出正门无疑。

  文勤乃跃登母柩,坚卧不起,卒由正门而出。文勤生母弃养时,清恪夫妇久已安葬。是以文勤为其生母别卜牛眠,第有母不可无父,因又为清恪公铸一金像,具衣冠,合葬于城东乡之三水桥,俗称为金爷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