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婚姻类19


  ◎王文勤续娶

  杭州某闺秀壮而未有家,生平矢志非极品大员不嫁也。职是桃夭梅摽,芳期屡愆。迨后,仁和相国王文勤公文韶由枢相告归,有续胶之举,竟如愿相偿焉。

  文勤曾蒙赏用紫繮,结褵日,其公子某先意承欢,备极优礼,彩舆八座,特换紫繮,其它卤簿称是。旁观者咸啧啧称羡,新夫人尤踌躇满志焉。

  ◎王崇烈续娶陈孺云

  王文敏公次子崇烈之继室为陈代卿之第二女孺云。光绪己亥八月,既婚,至京师,文敏见之,极称其渊源家学也。居京师二月,命随崇烈需次于天津,既又令画《伏生授经图》,文敏大喜,谓不特画非凡笔,即书法,吾儿亦当让妇出一头地也。孺云十余龄时,父母将为之择婿,孺云微闻之,语其姊曰:“儿女同受父母鞠育,女大则嫁,吾不堪也。愿长依膝下,不远离。”

  因涕泣不止,议遂寝。既长,文敏为崇烈求婚,姊承父母意,语之曰:“女生有家,古有明训。生女不为计终身,亲心何以慰乎?”孺云曰:“父母命不敢违,顾依侍二十年,一旦置之数百里外,不复相顾,可乎?”姊慰之曰:“山东、天津,壤地相接,往返易耳,勿虑也。”其母送之北上,既成礼,母又送之津门。将返,母谓女曰:“吾闻汝翁甚称汝善事翁姑,和妯娌,又言汝慧心如此,若得翁教汝读书,其成就当突过文苑通人,无论女子。及至津,见汝夫妇静好,有喻宾友,抚前室子女如己出,汝如此,吾心慰矣。”

  ◎孙宝琦女于王邸

  光绪时,山东巡抚孙宝琦以女嫁庆亲王奕劻之子为妇,汉人之联姻皇族者,此为仅见。孙,字慕韩,浙江钱塘人。

  ◎太监娶宫女

  李荣为宫内太监,居积甚富。光绪朝,在宫服役,即与宫女游承瀛结为夫妇。后遂相继出宫,而居室焉。

  ◎陈锦心嫁毕国华

  陈锦心,宛平世家女。锦有伯母毕,工针黹,光绪中叶,曾蒙孝钦后召入内廷,派充供奉,教习宫嫔。锦心从毕习女红,毕有犹子国华,见锦心爱之,丐毕作冰人,一言而成。时锦心年十八,国华少一岁,方肄业武备学校。国华家天津,有田千亩,肆数所。姻事成,国华约俟毕业始婚。无何,拳匪事起,津门扰攘,国华为拳所略。

  乱平,而无耗,有言国华已死者。锦心闻之,晕绝。父母欲令更字,锦心曰:“君子之交,死生不渝,朋友且如此,矧已字人之妇耶?儿欲过门守志,以全贞焉。”父乃令女之友及戚族婉言譬喻,终弗获,于是令人告之毕宅。毕宅大惊,择日迎女过门。

  是日,女服吉服,抱国华之木主行婚礼。礼毕,即易素服,矢志柏舟,二年矣。一日,有客登门,翁姑出见,皆大欢喜,小姑奔入曰:“嫂,哥归矣。我家哥哥盖未死,速出见,速出见。”

  言未已,翁姑引一人入,其人见女素服,抱而大哭,视之,国华也。盖国华为拳匪所掳,迫之司会计,不一月而大沽失守,外兵入京,匪分队四散,国华被胁出山海关,流徙至奉天,又至黑龙江,积二年之久,始得归。于是举家大喜,择日与锦心成婚。

  ◎祝春海再世夫妇

  重庆祝春海孝廉生而能言,八岁尽十三经,九岁游庠,十四举于乡。父母欲为论婚,坚不愿,固诘之,曰:“儿前身为山左荷泽丁时芗也。年十八,以刻苦力学,呕血死。妻真氏,年十七,世家女,美而贤,临死,誓来生仍为夫妇。今儿臂上朱痣,即妻所志也。”父母惊骇,久之,曰:“果尔,妻年将倍于汝,且世家女安肯再适。”祝曰:“姑探之,不谐,当再议。”

  父母未能强,听之。明年春,入都,应礼部试,纡道山左,谒其前生母,述往事,皆合。真避不出见,令婢持一函以询之,祝乃于函之封面大书“愿矢来生仍为夫妇”八字付之,盖果丁临终时所手书之八字付之以为证也。真乃大哭,祝旋丐冰人为之媒合,真允之,遂为夫妇如初。真年之长虽近倍,望之犹二十许人。祝著有《两世缘传奇》。

  ◎应素娟吟诗得夫

  端忠愍公方抚苏时,有丐妇蓬首垢面,诣辕请谒,自云本凤翔大家闺秀,以水没庐舍,父母诸兄俱溺死,孤身独存,乞食至吴门,日得一餐之后,再不复食,因念中丞长者,故请有所赐给。端深疑之,命左右给纸笔,使自述。

  妇把笔成诗云:“萧条行李此经过,只为天灾受折磨。踏破绣鞋埋雨泞,拖残云鬓入风波。沿门乞食推恩少,掩面求人忍辱多。遥念故乡何处是,夕阳回首泪滂沱。”末书“难女应素娟拭泪作”,持纸呈阅,端深叹赏之。时饮马桥士人黄干,多才而新鳏,端命以配素娟,自制贺词以宠之。

  ◎伶人同姓为婚

  伶人之同姓为婚者颇多,张芷芳娶张二奎之女,陆小芬娶陆翠香之女,意殆谓同姓不同宗,婚觏无碍也。或谓孙心兰与孙八十两家亦有秦晋之好。

  ◎票友与伶人结婣娅

  非自幼习戏至中年而始为伶者,曰票友,许处、龚处、德处等皆是也。穷而售技,遂舆伶人结姻姬,许处、德处皆以女嫁谭鑫培之子,张毓庭娶李顺亭之女,王又宸娶谭鑫培之女。

  ◎恩晓峰嫁姜春桂

  恩晓峰,京旗人,为某相孙女,家故素封,其父行皆有周郎癖,暇辄弄弦索以为乐。晓峰固聪慧,辄自屏后记其节奏,于闺中肄习之,似小叫天,惟嗓音较小,然曲折幽怨,虽巫峡猿啼,衡阳鹤唳,不能过也。光绪壬寅,始至津奏伎,称一时独步。兼唱武生,如《落马湖》等出,亦不落凡响。

  汪笑侬排《戏迷传》,伶界皆展转仿效,津门能此曲者,曰麒麟童、小桂芬。顾二伶喉皆瘖,不尽善,其能如初写《黄庭》恰到好处者,晓峰而已。丹桂闭,晓峰遂南下,旋嫁姜春桂。姜初为下天仙小生,自得晓峰后,月俸千金,遂安坐而食,不复操故业矣。

  ◎画姻缘

  南海朱星工六法,绘仕女尤精绝,人争宝之。里女金翠芬亦善此,能吟咏,睹朱画,辄叹曰:“得此即嫁之,足矣。”家藏朱画至伙,辄就其端,题以绝句,日夕自诵之。父以其及笄,将受王氏聘。翠芬闻之,绝粒食者二日,旋以一诗呈父。父令其母探意,翠芬不语,母遂辞王聘。

  时朱亦未婚,翠芬乃赋百韵诗寄之。朱赋诗以答,丐人为媒,遂谐伉俪。及成婚,时有倡和,里人美之,谓之曰画姻缘。

  ◎朱吉甫择婿有约法

  朱吉甫,光、宣间人。性奇僻,无子,有女二:曰婉珍,曰婉明。婉珍柔顺静穆,婉明性豪爽,处分家务,裕如也。然朱不之喜,曰:“女子无才便是德,是亦才也。”

  朱无子,择婿苛,媒至,不待陈词,辄止之,曰:“若姑弗言,试语若以三章约法:家不必富有,而岁入须逾万金;才不必倚马,而科名必一榜;行不必圣贤,然狂士,吾深恶也。”于是媒谢曰:“先生休矣。以先生门望,非此,诚不中乘龙选,仆不敏,恶足以知之?请弗复言媒事。”

  朱妻王氏,初颇赞其议当,然自此,媒妁绝迹于门,王知朱之议不可行,乃怒曰:老匹夫宝藏两女,将令以丫髻老邪?”而朱执拗,有王介甫风,亦大怒,遂无日不有诟谇声。朱益厌苦之,因析其家为二,而自居大厦,以小屋舍王,又曰:“珍儿,吾所爱,可留。婉明类母,吾滋弗愿见,可随去。”珍儿乃自叹曰:“阿妹得所矣。”

  ◎李方与拍尔利离婚

  欧化东渐,竞事猎取,而国际婚姻一语,尤为留学青年所艳羡,望风附和,接迹国中。大理院推事李方者,当留学英国时,尝娶英女拍尔利为妻,旋以不愿,呈请离婚。兹录其原呈如下:

  “具呈大理院推事李方,遗抱家人李兴,为呈请咨行事。窃职系广东长乐县人,自幼留学英国,于光绪二十五年,在甘别立与英国人拍尔利结婚,三十一年毕业回国,遂将拍尔利带回。现因拍尔利不守妇道,复于三十四年独回英国,至今不归,并来信言伊不归,实系彼此情愿离异。为此理合取具同乡京官印结,并拍尔利亲笔来信,一并呈请尹堂大人查核,照例咨行外务部,转咨英国公使馆办理,伏乞准予施行。

  ◎官媒掌择堂发配之事

  官媒为妇人之充官役者。旧例:各地方官遇发堂择配之妇女,皆交其执行,故称官媒。兼看管女犯之罪轻者,如斩绞监候妇女,秋审解勘经过地方,俱派拨官媒伴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