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婚姻类1


  ◎文明结婚

  亲迎之礼,晚近不用者多,光、宣之交,盛行文明结婚,倡于都会商埠,内地亦渐行之。礼堂所备证书,(有新郎、新妇、证婚人、介绍人、主婚人姓名。)由证婚人宣读,介绍人、(即媒妁。)证婚人、男女宾代表皆有颂词,亦有由主婚人宣读训词来宾唱文明结婚歌者。

  文明婚礼,实有三长。一,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取男女之同意,以监督自由。其办理次序,先由男子陈志愿于父母,得父母允准,即延介绍人请愿于女子之父母,得其父母允准,再由介绍人约期订邀男女会晤,男女同意,婚约始定。二,定婚后,男女立约,先以求学自立为誓言。三,婚礼务求节俭,以挽回奢侈习俗,而免经济生活之障碍。结婚之日,当由男女父母各给以金戒指一事,礼服一袭。

  婚礼未经制定,所习行者如下:

  一、奏乐。二、司仪人入席,面北立。(以下皆由司仪人宣唱。)三、男宾入席,面北立。四、女宾人席,面北立。五、男族主婚人入席,面南立。六、女族主婚人入席。面南立。七、男族全体入席,面西立。八、女族全体入席,面东立。九、证婚人入席,面南立。

  十、介绍人入席,面南立。十一、纠仪人入席,面北立。十二、男女傧相引新郎新妇入席,面北立。十三、男傧相入席,面北立。十四、女傧相入席,面北立。十五、奏乐。十六、证婚人读证书。十七、证婚人用印。十八、介绍人用印。十九、新郎新妇用印。

  二十、证婚人为新郎新妇交换饰物。二十一、新郎新妇行结婚礼,东西相向立,双鞠躬。二十二、奏乐。二十三、主婚人致训辞。二十四、证婚人致箴辞。二十五、新郎新妇谢证婚人,三鞠躬。二十六、新郎新妇谢介绍人,三鞠躬。二十七、男女宾代表致颂辞,赠花,双鞠躬。二十八、奏乐。二十九、新郎新妇致谢辞,双鞠躬。

  三十、女宾代表唱文明结婚歌。三十一、证婚人介绍人退。三十二、男宾退。三十三、女宾退。三十四、新欴新妇行谒见男女主婚人及男女族全体礼。三十五、奏乐。三十六、男女主婚人及各尊长面南立,三鞠躬。三十七、男女平辈面西立,男女晚辈面东立,双鞠躬。三十八、男族女族全体行相见礼,东西相向立,双鞠躬。三十九、男女傧相引新郎新妇退。

  四十、男女两家主婚人及男族女族全体退。四十一、纠仪人司仪人退。四十二、茶点。四十三、筵宴。

  ◎满蒙汉通婚

  满洲、蒙古之男女类皆自相配偶,间或娶汉族之女为妇,若以女嫁汉族者,则绝无仅有。其于汉军,则亦有婚媾,不外视之也。

  顺治戊子二月,世祖谕礼部:“方今天下一家,满、汉官民皆朕赤子,欲其各相亲睦,莫如缔结婚姻。自后满、汉官民有欲连姻者,听之。其满洲官民娶汉人之女实系为妻者,方准其娶。”

  康熙时,圣祖妃嫔有年佳氏、王佳氏、陈佳氏,仁宗生母孝仪后为魏佳氏,皆汉人而投旗者,故称为某佳氏。“佳”为“家”之叶音也。

  光绪季年,德宗曾降旨,令满、汉通婚。

  ◎汉苗通婚

  国初,曾降旨禁汉、苗通婚,乾隆辛巳,弛其禁。

  ◎婚帖用端肃端庄字样

  婚礼,两姻家通名,其刺必书“端肃顿首拜”。同治后,以肃顺、端华故,改之。或有作“端庄顿首拜”者,继亦避之,则以光绪庚人拳匪之祸为端王、庄王二人所酿成也。

  ◎大婚前之进御者

  皇帝大婚之前,先选宫女之稍长者进御,凡八人:曰司帐,曰司寝,曰司仪,曰司门。

  ◎指婚

  近支王贝勒贝子公及外烕之子女既及岁者,开具姓氏年龄进呈,即由太后指配与满洲、蒙古、汉军之贵族联姻。指定后,明发懿旨,以某女婚某王,或某某,名曰指婚,满语又谓之拴婚。

  ◎满蒙汉八旗婚嫁

  八旗婚嫁之制,纳采、问名诸事悉同汉人,双尚双,吉期用两日。先数日,送奁具至男家,置于桌抬之,以多为荣。及迎亲,则男家择年长全福之妇至女宅,代新妇上妆,曰娶亲太太。其送亲也,亦择年长全福之妇至男宅,扶持新妇,曰送亲太太。皆乘花舆,故花舆必备三乘。新妇登舆,不衣礼服,而其衣以布;不梳两把头而聚发成髻,盖以红巾。其内衣,虽夏日亦装棉,若在三伏期内,亦夹而不单,然肩膝等处亦必略置棉花。

  新妇舆至门,新郎抽矢三射,云以去煞神。新妇出舆,不祭祖,不拜花烛,径人洞房,与新郎并坐于炕,阖门,行坐帐礼。新郎新妇外出,跪拜于一族最尊而全福者之前。全福者口述吉语,以秤竿挑去红巾。食水饺,饺不熟,即熟亦讳言之,生者,取生育之义也。

  新妇易衣,其饰,富贵者有钿子、(以珠翠扎成发饰。)喜花,(红绒制喜字或福字。)常人之家即梳髻,着常服。妆成,新妇坐于炕,不言不笑不动,否则为不吉。及夕,新郎代新妇取花插之窗,必在窗之低槅,愈低,则得子愈早。翌晨,新妇乃偕新郎行庙见礼。

  ◎满洲婚嫁

  满洲氏族,皆年及冠笄始相聘问。男家主妇至女家问名,相女年貌,意既洽,赠如意或钗钏等物,以为定礼,名曰小定。择吉日,男家集宗族亲友偕新婿往女家问名,女家亦集宗族等迎之中庭,位左右设,男族入,趋右位。有年长者致词曰:“某家男某虽不肖,今已及冠,魔聘妇为继续计。闻尊室女贤淑着令名,愿聘主中饙,以光敝族。”女族致谦词以谢。

  若是者再,始定婚,令新婿入拜神位前及外舅父母如仪。既进茶,女族趋右位,男族据宾筵,或设酒宴以贺。改月择吉,男家下聘,有酒筵、羊鹅、衣服、绸缎诸物,曰过礼。女家款待如仪。男家赠银于女家,令跳神以志喜。既定,婚期前一日,女家赠妆匳嫁资,视其家之贫富,婿策骑往谢。五鼓,鼓乐,娶妇至男家,竟夜笙歌不绝,谓之响房。新妇盼至,新婿以弓矢对舆射之。新妇怀抱宝瓶入坐,向吉方。

  及吉时,宗老吉服致祭于中庭,奠羊酒诸物,以刀割肉,致吉词。礼毕,新婿新妇登牀,行合巹礼。次晨五鼓兴,始拜天地、神像、宗祠,翁姑坐而受礼,宗族尊长卑幼以次拜谒。三日或五日,妇归宁,省父母,婿随至女家,宴享如仪。满月,妇复归宁,数日始返,于是婚礼毕。

  ◎满洲贵族之文定

  满洲王公贵族娶妇,例于文定之日,有福晋二人往女家。新妇合目盘膝坐于床边,二福晋入新人房,以如意置之衣上,复以小荷包二枚悬于其钮,每一荷包置金钱一枚。又以金戒指二戴其手指,上镌“大喜”二字。

  ◎满族婚日宴客

  满族婚事之宴客,饮至半酣,妇女出而敬酒。以大碗满斟,跪于地奉客,必俟饮尽乃起。

  ◎柳条边外婚嫁

  柳条边外人家之婚姻,择门第相当者,先求老人为媒,将允,则男之母径至女家,视其女,与之簪珥布帛。女家无他辞,男之父乃率其子至女之姻戚家叩头。

  姻戚家亦无他辞,乃率其子侄群至女家叩头,《金志》所谓男下女礼也。女家受而不辞,辞则犹未允也。既允之后,然后下茶,(江、浙有“茶礼”二字,盖始于本朝。)设酒筵,此男家事也。女家亦赔送耳。结婚多在十岁以内,过此则为晚。

  ◎宁古塔婚嫁

  宁古塔即宁安县,其居民之婚礼,无柬帖,无鼓乐,无男女傧相。文定时,父率子从媒介人往妇家谒其父母。明日,女之父母亦从媒介人答谒。行聘曰下茶,羊酒之外,有高桌,铺红毡,以盘置茶果、绸缎、布疋陈其上,多者至数十桌。嫁时,匳具如镜台箱箧被褥之类亦置于高桌,二人扛之。

  新妇乘车,必悬红绿绸于上。入门,拜翁姑,夫妇不交拜。

  ◎黑龙江婚嫁

  黑龙江居民之结婚也,婚期前一日,女家送奁具,正日进门,第二日下地,第三日回门。富户之奁物为鞵四十双,衣三十袭,包金首饰两事。男家则先备红袄袴各一,被褥各二,及箱柜、梳匣,送往女家,俟女家送奁至男家时,携以俱至。女家所增者,尚有洗衣盆、手巾、胰子等物。

  婚日,富女乘花轿,贫女乘喜轿,导以灯笼、喇叭各二。男家迎者曰娶亲奶奶,女家送者曰送亲奶奶。女家赠点心与婿,谓之观茶,设席宴新郎新妇,谓之观席。男家会新亲,请其坐第一席。薄暮,新郎新妇登炕坐帐,食长寿面,开脸。明日,下地,行礼,序长幼。又明日,新郎新妇皆至女家,曰双回门。抱保平符,符裹五谷、银戒指、天平等物,筵宴。

  ◎直隶有娃娃亲

  北人呼小孩为娃娃。燕、赵之间,居民家道之小康者,生子三五龄辄为娶及笄之女。家贫子多者辄利其聘赀,从俗遣嫁焉。女至男家,先以父母礼见翁姑,以弟呼其婿,一切井臼、烹调、缝纫之事悉肩任之。夜则抚婿而眠,昼则为之着衣,为之饲食,如保姆然。子长成,乃合卺。

  其翁姑意谓雇人须工赀,又不能终年无归家之日,惟聘得贫家女,则所费不多,而指挥工作可以如意。故但计撙节,而子女年龄之相当与否,均置不问。此盖与江、浙等省之童养媳相类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