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宗教类7


  ◎三祖教

  秘密社会,多出于明季遗民。有三祖教者,俗谓为白莲教之支流,一曰无为教,又曰檀香教。每岁,教徒一大会,须点蜡,其法煎蜡油于锅,以烛芯醮之,彼此相传,即传薪之义也。

  又有坐法船、摸姻缘诸名目,踪迹秘密,非在教者不得入观。有老儒施星渚者,曾入其教,年余而出,或问其内容,答云:“明季遗民之所为,传者失其意耳。”

  同、光间,某岁点蜡前一日,有教主至某处,谓来自处州,有牒钤印满纸,信宿即去。行踪甚秘,教徒亦不知为谁,惟云教主为世袭,其始祖为教事死,岁至各处纳教中酬费耳。光绪庚子,拳匪作乱,其教徒亦闻风响应,先事破获,搜得伪印、文牒、会单,确有不臣之证。

  其牒文年号为大中国庚子年,国字作囸,不称大清光绪年号。会单分作八卦,某隶某队,某隶某队,似尚有部伍军队之意。其祷告之辞,则直对于玉皇大帝而负责任也。

  ◎黄天教

  黄天教,原名普圣门之天盘教,后复衍为地盘、人盘两派。其最为崇信之教主有二,曰乾坤二老。谓隐于吉林北山下,世人呼之为造佛者之余孽。旋以某岁吉林屡破教案,查拿甚急,迁居海上。

  其传教法,原定为单度法,男传男,女传女,不相混杂。后因信徒日众,传教者应接不暇,遂一变而为齐度法,男女得相互传授,其势力遂日盛矣。

  男女有阶级,得步步高升。凡五等:第一次入教者,为众生,进一步为天恩,再进为保恩,为正恩,为丁行。男子入教,升至丁行,资格为最高。惟限制女子,仅至正恩而已。

  点石可以成金,指砂可以成米,黄天教劝教之口头禅也。且谓将来必有大劫发现,不入教者不可免,入教者别有乐土,其时可相率而入安乐境。且谓不开矿自有金银,不耕地自有粮食,饥寒永无虑也。又自言无犯上作乱之野心,盖恐查抄也。天盘区域广,以备将来人民之避难,惟必先有名,始能收留,名有定数,以入教资格之深浅定之。天盘无名者,虽乐捐多金,不取亦不纳也。

  教中经典有多种,举其著者:曰《黄婆经》,曰《拯世破迷宝诰》,分送教徒。且云传印此书,可免水火刀兵之劫。若辈有时头戴铜箍,披发而游于市,俗呼之为道士。

  ◎在里教

  在里教,一曰在理教,一曰在礼教,又称白衣道教,白莲教之别支也。直隶、奉天、吉林多有之,天津为盛。入教者谓之理门,又曰玄门,亦曰有门坎。其信徒之标识,则襟袖饰白色,如常人之持丧者然。凡百烟酒,皆悬为厉禁,犯者为叛教,即被斥。教中设大公所,首领曰大爷,亦曰老师傅。次曰首座,曰陪座,曰引师,曰催总。亦分设小公所以会其徒。

  会之日,为每岁佛诞辰及重阳节,大爷高坐堂皇,据案大嚼,其徒持食伺其后,一器将尽,辄益之。有一尽数十器者,或且食罢默坐数昼夜,不便溺。

  新入教者,必先饵泻药,曰茶膏,即百草膏,为之洗肠,将场中烟酒余秽洗去净尽。如再进烟酒,即为反礼。且配药合丸,为他人戒鸦片烟。其以贩卖茶膏戒烟丸为生者,间亦有之,每年收入甚丰,故不思他求,而违法之事独少。戒烟者目理门为宗教,等于释道一流。或曰,制造茶膏所用之药,以黄芩为主要品。

  其教祖曰尹某,嘉、道间,尹以卖凉粉为业。一日,至天津西关外,忽见一疯道人周身褴褛,瞑坐人家屋檐下,数日不去,过者皆环视之。尹异焉,时方肩凉粉,乃卸担问曰:“师何能?”道人启目曰:“无他,能食耳。”尹以凉粉进。道人一举尽一担,尹大惊,更担以来,道人更尽之,观者皆惊骇。

  尹于是下拜曰:“师其仙乎?弟子有缘,其有以度我。”道人不答,拂袖径行,尹亟从之,及郊外,道人忽不见。于是一时哄动,传谓尹遇,仙为仙人弟子。尹遂弃旧业,设香坛,以符水治病,愚夫愚妇多信之,有疾病,率往祷焉,自此大收门徒。尹物故后,其传愈广。曰在里者,其教盖画一圈以为教,谓教徒皆在其中也。

  或曰,教徒既以白色饰襟袖,亦或以白布围于腰者,中以兵士及少年为多,农工商贾亦有之,惟无士人官吏耳。尹某之墓在天津,每岁,教徒不远千里而往,于元旦五更行礼,云拜尹爷坟。置公所于僻巷,所中有老师父,又曰老头,或曰大爷,教徒相见亦均称爷,如姓张曰张爷,姓王曰王爷。行踪极诡秘,外人不许入。

  每岁集会,谓之摆斋,其期为上元、浴佛、中元、腊八等日。至期,所中盛备鱼肉,教徒各携钱一二千文,老师父高坐,众纳资讫,群向老师父合掌朝参,又类事佛之仪式,然后大啖鱼肉,所集资金,以购食物,余皆入老师父之囊。愿入教者,于摆斋日,携钱二百文,从介绍人入门,五体投地,以拜老师父。

  于是介绍人为之述其悃忱,老师父举手作势,反复辩难,然后许可。传授在里秘诀,曰:“不敬祖先,不蓄鸡犬,不争论,不怒,不饮酒,不及烟,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且授密咒五字,上不传父母,下不传妻子,重则如泰山,轻则如鸿毛,如敢泄漏,霹雳碎身,末后始言五字,则“观世音菩萨”也。而此五字为教中所最重者,虽以死迫之,不敢出口,每讳云佛海大士,且专重焚香打坐,而不诵经。

  ◎义和拳

  义和拳,一名义和团,源于天理教,亦以卦为符号,起于山东堂邑县,旧名义和会。光绪己亥、庚子间,东抚捕之急,遂潜入直隶之河间府景州、献县。乾字拳先发,坎字继之。坎字拳蔓延于沧州、静海间,白沟河之张德成为之魁。设坛于静海属之独流镇,称天下第一坛,遂为天津之祸。 乾字拳由景州蔓延于深州、冀州,而涞水,而定兴,而固安,以入天津、京师。坎字拳为林清之余孽,乾字拳为离卦教郜生文之余孽,故皆尚红。其后有黄色一派,则乾字拳所创也。坎字、 乾字,授法各殊。坎字拳传习时,令焚香叩拜后,植立而仆,仆而起,跳跃持械而舞。乾字拳则令闭口伏地,少顷则白沫满口,口呼神降矣,亦起跃,持械而舞。又有震字,则山东王中之遗孽,中于乾隆时被戮。坤字拳不详所自。震字拳见诸永定河南岸,坤字拳见诸京西,从者盖鲜。惟坎字、 乾字势最大,即庚子之分扰京津者也。
  
  若辈恒自称为神拳,降神召众,号令皆神语。传习时,令人伏地焚符诵咒,坚合上下齿,从鼻呼吸,及跃起,辄操刀而舞,力竭乃止。

  京师从受拳法者,教师附其耳咒之,词曰:“请请志心归命礼,奉请龙王三太子,马朝师,马继朝师,天光老师,地光老师,日光老师,月光老师,长棍老师,短棍老师,要请神仙某。”随意呼一古人,则孙悟空、猪八戒、杨香、武松、黄天霸等也。又一咒云:“快马一鞭,西山老君,一指天门动,一指地门开,要学武艺请神仙师来。”一咒云:“天灵灵,地灵灵,奉请祖师来显灵,一请唐僧、猪八戒,二请沙僧、孙悟空,三请二郎来显灵,四请马超、黄汉升,五请济颠我佛祖,六请江湖柳树精,七请飞标黄三太,八请前朝冷于冰,九请华陀来治病,十请托塔天王,金叱、木叱、哪叱三太子,率领天上十万神兵。”

  诸坛所供之神不一,如姜太公、诸葛武侯、赵子龙、黎山老母、西楚霸王、梅山七弟兄、九天玄女,又有供纪献唐,(即小说中之年尧羹。)与山西祁文端公隽藻,或唐僧、悟空、八戒、沙僧、黄飞虎、黄三太者。庚子四五月间,津民传习殆徧,有关帝降坛文,观音托梦词,济颠醉后示,皆言灭洋人。忽传玉帝敕,令关帝为先锋,灌口二郎神为合后,增福财神督粮,赵子龙、马孟起、黄汉升、尉迟敬德、秦叔宝、杨继业、李存孝、常遇春、胡大海皆来会。其所依据,盖《西游记》、《封神传》、《三国演义》、《绿牡丹》、《七侠五义》诸小说,为北方常演之戏剧也。

  礼神也,以顶着地,叩首三十六。练术有浑功、清功二种。浑功百日,清功四百日。浑功避枪炮,清功能飞升。然习者利速成,多浑功也。临阵,佩小黄纸画像,有首无足,锐手指,四周有毛,耳际腰间作犬牙诘屈状,不名何神,心以下书字一行,文曰:“云凉佛前心,玄火神后心。”诵咒曰:“左青龙,右白虎,云凉佛前心,玄火神后心,先请天主将,后请黑煞人。”

  一日,天津忽传有红灯照者,皆十余龄幼女,红衣袴,挽双丫髻,稍长者盘长髻,左手持红灯,右手持红巾及朱色折迭扇,扇股皆朱髹。始老孀设坛授法,集闺女数十辈环侍受法四十九日。术成,称大师姐,转教他女。其术自谓能持扇自扇,渐起渐高,上蹑云际,掷灯下,其从妪拾之以缴于坛。女身植立空际,渐化为明星,较星差大,其光晶晶,或上或下,或近或远,或攒聚如联珠,或迤逦如鱼贯,津民狂走聚观,佥云目睹,有终夜升屋而瞭者。女子自言能于空中掷火焚西人之居,津民信之,呼为仙姑,即世所称为红灯照者是也。

  ◎大乘教

  道光庚子,长乐梁茝林中丞章巨方巡抚广西,宣宗谕曰:“广西、湖南两省,有传习邪教,炼丹运气,其传授之书,则有《性命圭旨》暨妄注《大学》,愚民被诱者不少,广西之平乐、柳州传习尤众。地方官每因别无逆迹,总未深究根由,恐传染日深,易致滋蔓,着梁章巨严查办理等因。”

  梁复奏:“访得道士韩礼文等传习大乘教,审明定拟报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