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宗教类6


  ◎旁门左道之宗教

  依托宗教之旁门左道,不可胜数,弥勒教、白莲教、天理教、中洋教、上帝教、三祖教、黄天教、在里教、义和团、大乘教、大成教、萨满教,及崇拜一切自然物如水火龙蛇之类者,非流于妖邪,即困于鄙陋,实皆不足以言宗教也。

  ◎弥勒教

  弥勒教,大抵糌团教、(一作慈团。)五伦教之流亚也。其教徧各省,江、浙尤盛。初,有杭人须天衡者崇奉之,自言其七世祖某为弥勒化身,亲授珠经三,劝人持斋修行,身后不入轮回,皆归佛国。月之塑望,必诵经礼佛,徒党毕集,曰上供。诸男女入教者,皆拜师,师为之命名,焚表给牒,并演《易》卦为宗派。亦派执事,行能出众者,则有清书、班首诸名目。同教者相遇,彼此必问何卦派何执事,始叙尊卑。

  乾隆时,晋宁李因培督学江苏,陛辞,高宗谕以密访邪教。及按试松江,适有以习弥勒教告者,拘之,严讯,斩须天衡,绞杨维忠,军徒流杖十余人,皆教中魁也。当壬午圣驾南巡时,杨徒康伦姐等献经行在,高宗初未喻,温语遣之,后遍询阁臣,始知为刘福通之流,故有是命。

  ◎白莲教

  白莲教,一名清茶门,为道教之支流,最为妖妄。汉末,黄巾张角兄弟起于山东,当时虽无白莲之名,然实权舆于是。乾隆癸丑,白莲教匪尝起而为乱于湖北之枝江县。

  嘉庆乙亥十二月丙寅,仁宗谕曰:“滦州石佛口王姓,其先世自前明以来,倡立白莲教,自称闻香教主,流传至今,二百余年,已阅十辈,其子孙仍怙恶不悛,改教名为清茶门。种种悖逆情形,应照大逆办理。其江南、湖北、河南等省传教各犯,饬各督抚迅速查拏。”

  咸、同间,洛阳汪剑庵,家贫不能自给。一日,徘徊道中,有忧色。忽一伟丈夫来,询其故,汪以实告。其人大笑曰:“铜臭乃足困人耶?君子忧道不忧贫,当今上无道揆,下无法守,至令先生怀才不遇,良可太息。然怀才不遇者,又宁止一先生?某不才,尚能助一臂力。”因解囊,出大钱十斤文,告汪曰:“有急需,取之可也,但不可尽。”汪不肯受。某曰:“然则作为借款,以一月偿,可乎?”汪感其诚,诺之。

  于是日取三百文使月,视之,仍十千也,大异之。然不取,则钱亦不多。亡何,一月期满,其人果来,亟谓汪曰:“孺子不听我言,今祸作矣,速从我去,否则首级且不保。”汪曰:“某贷君款,至今不敢动分文,安得有祸?”其人笑曰:“汝尚诳予耶?果尔,则还吾可也。”汪往取,则钱已顿杳,大惊,求救,其人曰:“毋恐,我白莲教人,丰衣足食,不知世间有忧愁事。今事至此,子亦惟有入教耳。”

  汪不得已从之,自是,汪亦为白莲教徒。黄某,佚其名,勇敢有力,且工剑术,人有白莲教说之者,辄嗤以鼻,曰:“庸人自扰耳。”某夜,挑灯夜读,声朗朗达户外。夜三鼓,闻窗前履声甚响,黄疑之,左手持灯,右手仗剑,徒步出门,猝见一人,身长丈余,面目狰狞可怖,黄舞剑与之斗。久之,渐不敌,遁入房,取狗血喷之,应声而倒。所谓丈余长人者,乃以三寸纸所剪之侏儒也。

  自平教匪之后,中原不见兵燹者几三十年。而漏网之徒,散匿远近,隐相煽诱,仍以传教为主。宿州张义发者,从永城魏中沅学《弹花》、《织布》两歌,皆邪教中隐语。又令盘膝静坐,曰坐莲花。两手捧腹,曰捧太极。一日三次,默诵咒语,曰三省工夫。

  ◎天理教

  天理教,又名八卦教,以其列八卦为入股也。其首领有三:曰林清,曰冯克善,曰李文成。嘉庆癸酉,清倡乱京畿,冯、李蹂躏豫东。

  清之初入教也,意图敛钱而已,既而胁惑者众,群奉为坎卦教主。坎卦之外,七卦皆属文成,清又统之,势益张。复造妖书,言弥勒佛有青洋、红洋、白洋三劫。此时白洋应劫,清乃太白金星下降,故旗帜皆尚白。又童谣云:“八月中秋,中秋八月,黄花满地发。”癸酉置闰八月,后改甲戌闰二月,因以九月望日为第二中秋,故起事以应之。

  坎卦之主为郭朝俊,次为刘呈祥、陈懋林、宋理辉。既而懋林为其从懋功告讦,谳得实,拟问杖徒,诸人乃潜奉清为坎卦主。朝俊性恡啬,遇事畏葸,众不之惮,清代之,皆帖服。清传教以“真空家乡无生父母”为八字真诀,命其徒日夕拜诵。自言知未来事,审祸福,明吉凶。入教者输钱,曰种福钱、根基钱,事成,偿十倍,输百钱,得地一顷。

  愚民惑之,远近踵至,家遂饶。有告贷者,辄给之,村人仰食者万余家。乃潜蓄逆谋,欲举大事,而祀金神于西方。又诡言前世为卯金刀,遂改姓刘,名安国,而他人呼之则曰刘真空。又自以为刘林后身,称刘林,字霜牧,或作双木。辗转变易,无定名。平日不习武艺,或劝之击剑,清曰:“吾有神助,剑术不足道也。”

  文成在滑,掌震卦教,见清,大悦,奉清为十字归一。于是八卦九宫,清与文成共掌之,清号天皇,克善号地皇,文成号人皇。

  初,齐、豫奸民纠结死党,曰虎尾鞭、义和拳、红砖社、瓦刀社,最大者曰八卦教。文成欲入党,无所适从。夜梦神话之曰:“君乃十八子,明道震宫九教主也。得东方生气,居河洛之中,协符大运。”文成惊异,益自负,乃收聚诸无赖及有罪亡者,匿与居。闻河南有谣云:“若要红花开,须待盐霜来。”遂自号盐霜十八子,入震卦教。教中事有条理不当者,文成厘次剖晰,众推服之,无异词。时清为坎卦教首,传教北方。

  乾卦教首张廷举,山东定陶人。坤卦教首邱玉,山西岳阳人。巽卦教首程百岳,山东城武人。艮卦教首郭泗湖,河南虞城人。兑卦教首侯国龙,山西岳阳人。离卦教首张景文,山东城武人。俱分隶震卦。震为七卦之首,取“帝出乎震”之意也,习教者咸听约束。文成兼掌九宫,统管八卦,众至数万,争以金帛相赂遗,谓之种根基,文成遂富。

  滑县牛亮臣少习帖括,应童子试,屡应被黜,乃弃去,为县库书吏。丙寅,以文弄法获罪,亡匿直隶之保定。十二月,清亦以坐法往保定,同居马家定,遂结为死友。清语亮臣曰:“吾教是京南人所授,山东曹县有刘林,为先天祖师。吾为刘林后身,是后天祖师。真空神咒,每日朝拜持诵,可免刀兵水火,可起大事。”亮臣悦之,乃拜清为师。

  崔士俊,金乡人,因城武刘燕入离卦教。燕之师曰王敬修,敬修与其党张衡同受教于王普仁,而士俊又传之于高鹤鸣。其教:先令人执香稽首,受真空八字诀。入教之始,人纳钱二百文,谓之根基钱。清明、中秋,随力致献,谓之跟账钱,卦主受之。凡同教相见,辄骈二指为剑诀。

  甲子,士俊始入教。壬申八月,其邻人高毓藻引长垣徐安国至士俊家,谓安国习震卦教,胜于离卦,劝改离归震,士俊遂与其党巨野张建木同拜安国为师。安国之教与离坎相类,惟每日三次朝理太阳,两手抱胸,合眼趺坐,口念真空八字八十一遍,是曰抱功,功成可免灾难。癸酉二月,安国复至金乡,告以今岁九月后交白洋劫。劫数到时,教主给白布小旗,树于门,可免杀戮。

  安国引士俊与张建木偕至滑,谒文成,刘国明为之引进。士俊与建木拜文成,文成受礼毕,谕之曰:“汝曹善自用功,一劫能造万劫之苦,一劫能修万劫之福,汝曹悉归去,有事,问尔师傅可也。”士俊再拜出,安国言之曰:“今岁孟冬一月中行三节气,此即白洋劫。劫前七日,白旗传遍。凡无旗者杀杀之,留而不杀者,分上下。”其要诀云:“位列上中下,才分天地人。五行生父子,八卦定君臣。”国明语之曰:“白洋劫,山西为洋头,河南为洋腹,山东为洋尾也。”

  ◎中洋教

  道光时,有达官婢苏姓,年二十余,姿貌修整,粗识文字,自谓人世无其匹,深信中洋教。出家,居白云庵,习修炼,自号女娲氏。远近妇女奉之为师,执贽奉简,媵以牲酒香花,踵门称弟子者不绝。

  其卧房重重间隔,分一房为数室,小巷密阁,曲折玲珑,即白昼持火入,人对面,或相击触,转身遁匿,则莫知所之,其幽邃如此。未几,毁于火。

  ◎上帝教

  上帝教,窃基督教之绪余者也。嘉庆时,粤人朱九涛实创之,洪秀全、冯云山师事之。九涛死,推秀全为教主。道光丙申,秀全、云山传教至广西,居桂平、武宣二邑接壤之鹏化山。时桂平富人曾玉珩受教于秀全,秀全妹婿武宣萧朝贵亦来桂平。朝贵与杨秀清交最善,秀清先世为广东人,后迁广西,居桂平之大黄江,世以烧炭为业。秀清豪放无赖,与其簖人韦昌辉、贵县石达开同入上帝教。昌辉、达开常慷慨大言,欲委身以成大事。

  秀全时卧病几殆,突然愈,曰:“吾病死,作地下人者七日,今始复苏,能知未来事,举世将罹大灾,惟奉我教,拜上帝,或为教主之兵,则可免,且死后可升天堂极乐世界。答拜上帝,纳银,供香烛,则可赎已往之一切罪恶。”凡奉其教者,曰师徒,男称兄弟,女称姊妹,称耶和华曰天父,以耶稣为其长子,尊之曰天兄,己则为其次子,而秀清等则皆师徒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