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诙谐类18


  ◎小儿沈友兰

  汉医之分科也,其二大别,曰内科,曰外科。析言之,曰妇科,曰儿科,曰眼科,曰喉科,曰疡科,曰伤科,曰毒门科。以医为业者,其市招必大书特书某某某(姓号也)某科。

  儿科,一曰幼科,又曰小儿科。沈友兰者,小儿科也。悬壶于京,有年矣。一日,有人延诊,遣伻走书告之。书之封面,备书小儿科沈友兰字样,匆匆下笔,漏写科字。伻亦喜作谐语者,入门时,大呼曰:“小儿沈友兰在家否?”友兰怒,拳之,伻指封面示之,曰:“非我慢君也。”友兰始无言。

  ◎杜撰杜造

  俗以事不合格者为杜撰。杜之云者,犹言假耳,如自酿薄酒曰杜酒是也。盖以《道藏》五千余卷,惟《道德经》二卷为真,余皆蜀道士杜光庭所撰,故曰杜撰。后又转而为杜造,则不专言假,而有以杜释自之意义矣。

  药肆市招曰杜煎诸胶,毯肆市招曰杜织毛毯,犹言自煎之胶、自织之毯也。滨州杜某尝挈其八龄之子访友于济宁,一日出行,遇周某、王某二友。王不知八龄儿之为杜子也,询之周,周曰:“此杜造者也。”王曰:“貌不甚肖其父,得非杜撰者耶?”

  ◎杨朱墨雀

  上海杨东山孝廉逸善画,长于山水,泾县翟孟举文学翥善书,远追汉魏。乌程周梦坡广文庆云尝介其友某以缣素分致,乞杨作着色图,乞翟作盈丈联。盖某与杨、翟故相识也。某乃语周曰:“杨朱墨翟之道行于周矣。”盖图之着色必施朱,联之作字乃加墨也。

  ◎城北徐公

  徐玉弓侨寓上海,屡易其居,十年而九徙。其寓庐辄有门条,大书“城北徐公馆”五字。城北徐公四字连书,馆子之上空一格。城北徐公,齐之美丽者也。见《国策》。赵伯英异而询之,曰:“君何自以为美也?”玉弓曰:“噫,是何言也!吾向持平等主义,雅不喜如俗之以爵秩自炫而自称公馆。然人情势利,非此称,又恐为他人公馆之奴仆所藐视。“公”字、“馆”字故不相连属也,若曰徐公之馆耳,不作为公馆解也。”

  ◎寿头

  有寿某者,头长而额长,额之上端突如也,略如世俗所绘之寿星,古貌古心,见之者疑为羲皇上人,而无不肃容对之也。裘吉甫好谐,语赵达观曰:“彼虽寿头,实具寿者相也。”

  ◎咏眼镜诗

  晚近以来,戴眼镜之人日有增益,有人咏之云:“长绳双耳系,横桥一鼻跨。”或云:“终日耳边拉短纤,何时鼻上卸长枷?”

  ◎身有时宪书

  有年老病多者,遇节气辄发,人谓其身有时宪书,盖一年二十四节无不发也。

  ◎身有自鸣钟

  吸鸦片者日久瘾深,日不能间,即时刻亦不能稍差,人谓其身有一自鸣钟也。

  ◎仰事

  仰事俯畜者,上以养父母,下以养妻孥也。宣统时,物价日昂,生计日绌,其恐慌情形,几徧于通国矣。于是中下社会之人,竭一身之岁入不足自给者,十而八九,遂有藉妻女卖淫之资以为补助者。金奇中闻而悯之,且曰:“此亦仰事之别开生面者也。”

  ◎稻香村

  新城粳稻,风吹之,五里闻香,见魏文帝书,商店之以稻香村名者以此。稻香村所鬻,为糕饵及蜜饯花果、盐渍园蔬诸食物,盛于苏,苏人呼曰青盐店。金奇中曰:“苏乡妇女美而艳者十之九,乱头粗服,楚楚有致,以天足故,皆从事田作,稻花自因之而香,不仅可闻五里也。”

  ◎知白守黑

  汤迫迟以徐仲山之眷一姝,美而艳,长身天足,而肤色甚黑也,为之命曰黑娟,作诗以赠之,且曰:“仲山可谓知白而守黑矣。”诗曰:“蚁径闲穿九曲珠,羡君出手便成卢。贻来玖(玉之黑色者曰玖。)佩逢真赏,咏入缁宜与俗殊。漫事防闲宜署鰂,(墨鱼也。)非关爱屋只缘乌。微劳独冀垂青眼,秬鬯期为二卣图。(秬,黑黍也。秬鬯、二卣断章取义于《尚书·洛诰篇》。)”盖全诗均切黑字也。

  ◎一举两得

  郑子展以其妇有孪生子,设汤饼筵。客有善谑者往贺之,入门,揖子展而言曰:“君真一举而两得也。”

  ◎偷儿行乐图

  有咏梅花诗者云:“三尺短墙微有月,一湾流水寂无人。”或见而笑曰:“此一幅绝妙偷儿行乐图也。”

  ◎童子美人

  昔有“童子敲桐子,桐子不落,童子不乐”之绝对,后忽有人对云:“美人做米人,米人弗肖,美人弗笑。”

  ◎力求平等

  侪辈书札往复,通称仁兄。晚近以来,乃有子称父为仁兄者,某大令(廷试之留学生授县令者。)是也。有父称子为仁兄者,某太守(江西候补知府。)是也。金奇中闻而大愕,或曰:“是何足奇,四万万之为同胞,人之恒言也。且耶教牧师之演说,不又尝曰诸位兄弟姊妹耶?殆亦力求平等耳。”

  ◎最亲昵之同胞

  四万万之称同胞,盖统男女之而言之也。姜次村则曰:“同胞中之最亲昵者为夫妻。盖他人仅同坐、同立、同行、同饮食而已,夫之与妻,则又同眠于一榻也。”

  ◎朱源于孔

  钱塘朱剑芝二尹景彝有子曰祖懋,字酉二,幼聪颖,好学。孔然斋爱之,字以女。金奇中闻其结婚而语剑芝曰:“紫阳、曲阜,宜室宜家,孔道至是,得朱子而当益昌矣,孔之时义大矣哉!”因撰联以贺之,联曰:“居室为人之大伦,一脉真传,朱源于孔;宜家乃日有余庆,百年偕老,夫宾其妻。”读者试以上联详味之,当自悟。

  剑芝为杭州大井巷朱养心药室主人书家研臣提举大勋之子。然斋,名宪荣,鄞县人,杭州清河坊孔凤春香粉店,其所设也。入夕,有入闹房,或为联曰:“舞台上大起风潮,讲男女平权,演柔软体操现象;战斗员研究伦理,有密切关系,振国民强种精神。”又曰:“或取诸怀抱,晤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骇之外。”

  ◎鸳鸯鹦鹉

  某叟有子,自幼聋哑,恐无与联婚者,乃抱一幼女为养媳。及长,行合卺礼,某集唐诗为联以贺之曰:“鸳鸯生小曾相识,鹦鹉前头不敢言。”

  ◎母配孟德

  有以母寿设宴受贺者,或赠以幛。其幛文曰“德配孟母”,盖置于匣中之四金字也。悬时,颠倒其文,则为“母配孟德”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