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诙谐类17


  ◎回汤豆腐干

  豆腐,以黄豆为之。造法:水浸磨浆,滤去滓,煎成,淀以盐卤汁,就釜收之,又有入缸以石膏末收之者。相传为汉淮南王刘安所造,名曰黎祁,一曰来其。既成为豆腐矣,加以酱油而煮之,即缩而硬,曰豆腐干。杭州天竺山市所售者,颇著名,进香之士女恒购之。至日暮不售,则再煮之,曰回汤豆腐干,质益硬,味益佳矣。

  余伯奇嗜之,每至杭,辄购之以贻汤吉甫。吉甫亦啖而甘之,恒以为下酒物。尝语伯奇曰:“食回汤豆腐干而不以为美者,真天下之不知味者也。”

  吉甫初与伯奇同在某公司为秘书,未几,吉甫以故引退,闲居于津,有强其筮仕者,却之,其天性固高尚也。然以贫故,又不能家食,伯奇乃为之言于公司之主者,谋使复理旧业。

  主者曰:“此君姓汤,若再来,非回汤豆腐干乎?”伯奇曰:“回汤豆腐干,质虽硬,味自佳,君试尝之。”主者诺。于是吉甫遂为“回汤豆腐干”矣。

  ◎张冠李戴

  京师内外城之街道,有官厅,为汛弁办公之地,受辖于步军统领,俗所称为厅儿上或堆儿上者是也。有兵役,司洒埽,厅前必悬数帽,夏羽缨,冬纬缨。盖兵役时或他出,居守者辄仅一二人,遇步军统领及左右翼总兵并各上级官至,必站班,而仓卒间不能得多人也,则强执途人使立于帽下。

  所悬之帽本甚低,人行近之,适覆其首,乍观之,不辨其人之是否冒充也。阳湖杨赤玉主政瑜统,在京时,一日,乘车出,至闹市,居守之人语其御者曰:“二哥(都人侪辈相呼必曰二哥,以大哥有所讳也。)借光。”于是即顶帽而立,俟显者过,始驾车行。赤玉曰:“此真张冠李戴矣。”

  ◎湘人量大

  家(本音象,今读如家。)伙,俗以言器物也。吃家伙者,言人之被挞于市朝也。饮与食皆曰吃,有受入之意。以挞人每用械,故曰吃家伙。俗又谓器物曰东西,则见之于《免园册》。盖以物产四方,约言东西,正犹史纪四时,而约言春秋耳。然东西二字,大小之器物皆赅之,家伙则多言大而少言小。可吃之物,必曰东西不曰家伙,而长沙俗谚之于吃物也,则曰吃家伙。林沪生曰:“于此,可见湘人之量大也。”

  ◎始祖鸟

  祖一飞有足疾,必匍匐而行,就诊于西医而愈,然犹延缘壁间,未能植立也。一飞好诙谐,一日,遇一客于友人许,问其姓,曰:“孙。”其人还叩之,一飞曰:“吾不敢言,言之滋不安。”其人固请,一飞曰:“吾姓祖,对于君,则不敢言耳。”孙曰:“君字一飞而未能冲天,殆始祖鸟乎?”

  盖始祖鸟者,为最古之鸟类,其化石于中古侏罗纪中发见,大如鸠,形状在今之鸟类与爬虫类之间,两颚有圆锥形之齿,脊椎骨形状亦异,尾椎多至二十一,椎各二翼,翼各三指,指各具爪,故持进化论者据以为鸟类自爬虫类进化之证。孙以此譬之者,谓其不良于行,有类爬虫耳。

  ◎富贵不能淫

  怀献侯尝言黄保如太守之于其妇相敬如宾,夜常宿外室。某劝其置姬侍以自娱,则曰:“吾遇妇女晓妆散发时,心中辄作恶也。”然保如实天阉,此饰辞耳。某退而语人曰:“富贵不能淫者,为大丈夫,黄君足当之矣。”

  ◎一乐一痛

  宣统己酉秋七月,善化陈某新婚。其友章某善诙谐,集晋王右军《兰亭序》句为联以赠之,联曰:“信可乐也,岂不痛哉!”

  ◎蒋少卿欲推陈出新

  蒋少卿,寒士也。方三十余岁时,以寝兴衣食需人侍奉,纳一妾,曰陈楚楚,非徒为娱乐计也。

  越十年,以其妾渐老而厌之。或以增购一姬为劝,辄摇首弗答。诘之,则曰:“余之财力精力皆患不足,焉能有所增益乎?楚楚果能背余而途者,则在彼固别有自由,而余亦可推陈出新,以羊易牛矣。”

  ◎乃乳文娘

  贫妇就佣于人,以乳哺主家之子女者曰奶娘。盖俗呼乳曰奶,即以古之奶字通之也。然奶字实当作乃乳文,音乃,乳也。奶娘之言曰乳母。旧律以父妾哺乳者为乳母,见朱子《家礼》三父八母服制条。母字,固对于父而始有此称也,受佣之乳妇,实不宜以乳母称之。

  施省吾有六子,一妻所出也,佣乳妇六人,皆苏乡之少艾,美而艳。客有访省吾者,见之,疑为其姬侍也,问之曰:“君何修而有如夫人者六人?”省吾大诧曰:“余惟守一夫一妻之制耳。”客曰:“此六人者,非尊宠耶?”省吾曰:“是皆儿辈之乳母耳。”客曰:“父妾哺乳者为乳母,彼既为令郎哺乳矣,君即目之为菨,亦奚不可!”

  ◎桐乡误同乡

  同乡,同里之人也。其后扩而充之,凡同省者皆称同乡。浙江人之在江苏也,嘉兴府属与温州府属,虽道途相距千里有奇,语言风俗,亦皆隔阂,然同在江苏,彼此往来,固皆认为同乡也。董询五鹾尹宗善,为嘉兴之秀水人,以生长于桐乡之梅泾,遂操桐语。及长而侨居江苏之上海,亦有年矣。

  宣统己酉秋七月,赴其友延秋之会。席次,遇永嘉周某,既展问邦族,周曰:“吾二人为同乡也。”董亦从而和之曰:“同乡。”席未有鲁人俞姓者,虽与董相识,然仅知其为浙人也。至是,乃语董曰:“君固桐乡人,宜操桐语。”董曰:“敝县实秀水,惟尝侨居桐乡,今与周君言同乡者,谓同为浙人耳。”盖俞以同乡而误为桐乡也。

  ◎临况

  况鹤山与林翔仲善,同居汉皋,旬日必数晤。忽以事,有违言,不相见者三阅月,盖宵小所构也。已而况悟为奸人之谗,欲修旧好,遂策骑访林。林大喜,坐定,语况曰:“君今临况,幸甚。”

  越日,林答谒,方入门,况曰:“今日君来,诚所谓临况矣。”盖又以林与临之音相同也,乃相与大笑,尽欢而别。

  ◎大小前后

  金奇中好滑稽,林重夫与之习,久而效之,亦喜作谐语矣,且每互谑而互谀也。奇中与重夫尝服务于某局,局之办事室后有偏舍,为同人大小遗之所,仿西式。

  一日,重夫方奏厕,奇中以溲往,遇之焉。奇中曰:“子大而我小,即此见之矣。”重夫曰:“岂敢,子前我后,子绝尘而奔,我终望尘莫及矣。”奇中曰:“子何谦也,我倨而子恭,我滋恧焉。”

  ◎门中一龟

  王某与陈某善,一日,王倚门眺远,陈过其门,趋而与之言,又问之曰:“今日事大急,因有人析产,托予代书分单,析产时必拈阄,阄字如何书写,仓卒忘之,敢问。”王曰:“门中一龟是也。”

  ◎五官七窍之妙用

  有某者,喜滑稽,尝言人之五官七窍皆有用,惜所生之地不当,眉当生于指,可作牙刷;耳当生于腰,可悬囊橐;鼻当倒生,可插箸;眼当以一在后,可作两方面之观察;肛门当生于背,雨中行路,可插伞,不至累手。

  ◎人皆笑我老

  有字梅轩者,佚其姓名,尝有自述诗,滑稽可喜。诗云:“人皆笑我老,我亦不计较。寄语少年人,应虑无人笑。”

  ◎赠跛人联

  有为联以嘲跛子者,颇极形容之致,联云:“世路尽羊肠,行行又止;先生移鹤趾,飘飘欲仙。”

  ◎赠阿毛联

  上海有林桂英校书者,名噪一时,沪谚所称时髦倌人者是也。其侍婢曰阿毛,貌绝佳,一时名士与结不解缘者有八九人。

  某太史与阿毛尤称胶漆,太史曾戏以两联赠阿毛,其一曰:“史记深入不,诗云德輶如。”其一曰:“万古云霄争片羽,几人性命等轻鸿。”

  ◎赠大鼻者诗

  有为诗以赠大鼻者,诗云:“大鼻人间有,先生独不同。巍然一宝塔,倒挂两烟囱。亲嘴全无分,闻香大有功。湖南发喷嚏,江北雨蒙蒙。”

  ◎改李白诗句

  唐李白诗有“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二句。或戏改之曰:“小时不识雨,只当天下痢。小时不识雷,只当天放屁。”

  ◎滑稽谜

  陈钟梵尝设谜社,有二题,皆射四子书。一云“淫妇”,射“善与人交”一句。一云“寻花问柳邂逅美人”,射“吊者大悦”一句,吊字作吊膀子之别解耳。吊膀子者,男女相悦,眉目传情,以相挑逗之谓也。

  ◎贤者乐此

  有老年脱齿者,一日,赴友人宴,同席好诙谐,见其食时唇翕张,而中央之齿无矣,戏之曰:“天下固有无耻之徒耶?”其人笑而应之曰:“贤者然后乐此,不贤者虽有此不乐也。”

  盖以“耻”叶“齿”,以“乐此”叶“落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