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诙谐类12


  ◎私塾师长于科学

  泰顺有私塾师张佩卿者,尝以科试入泮。其邑僻陋,黉舍诸生,略能识字而已。张之制艺,已能完篇,且能作试帖,遂为邑中翘楚,设帐授徒,从之者如归市。

  某年,偶至会垣,为友人招饮。座客有曾出洋留学者,友以此公科学甚精告之,张不解所谓,瞠目相视。久之,乃自指其鼻准而言曰:“我亦长于科学者。”隔座一客遽就而问以科学名目,张默然,徐曰:“我固于光绪甲申,大宗师祁世长督浙学时,科试所取入学之生员也。”

  ◎塾师寄妇诗

  光绪时,有李森庐者,以教读为业。某年,逼岁除,不能归,有寄其妇诗十首云:

  “今年馆事太清平,新旧生徒祇数人。寄语贤妻休盼望,想钱还帐莫劳神。”

  “父无佳馆子闲居,命不如人总是虚。今岁家中宜省俭,老糠喂鸭菜淘猪。”

  “我命从来实可怜,一双赤手砚为田。今年恰似逢干旱,祇半收成莫怨天。”

  “家中定要买棉花,手内无钱祇自嗟。我有一言分付汝,不妨姑向凤翔赊。”(凤翔,邻居李姓富翁也。)

  
“赊得棉花作速弹,更头此际要连翻。婆婆打杂姑姑纺,媳妇旁边莫躲艰。”

  “零星铺帐布柴钱,亏空今年要汝填。曾记俗人言一句,贴夫之半赖妻贤。”

  “所在言谈要使乖,逢人切莫倒招牌。但云今岁盛前岁,支扯方能驾得来。”

  “几度思量欲戒烟,此身犹恐病牵缠。早晨吞个芝麻泡,晚上开灯要一钱。”

  “每日堆花要半斤,灯油烟酒并开荤。算来搅用非轻恕,一百铜钱缺数文。”

  “果然苦尽自甘来,何患今生不发财。但得鳞儿能入泮,相从谁不羡红梅。”(俗云,杨梅红,有人从。)

  ◎过去未来之妙品

  某乙性吝,多诈。一日,其中表某甲五秩寿诞,乙具礼物一器,遣使賷往。甲揭视之,乃鸡卵四枚,附有说明书,曰:“此未来之肥鸡也。兄千秋令节,为时过早,若可迟三月者,一群凤雏,行将引吭而啼矣。”甲见之,不笑亦不怒,直受之。翌日,甲折柬招乙,乙欣然往。

  至,则见灯烛辉煌,肆筵设席,座客已满,别有一种酒肉香味充杂空气中,度入鼻观,直沁心脾,觉甘美无伦。乙至此,馋涎欲滴。甲与寒暄毕,肃之,趋堂东,凭空案,使独坐。乙待良久,不见肴馔,正企盼间,忽睹甲手持青竹一竿至,置于案,谓乙曰:“此过去之嫩笋也。弟来何其迟,如早数月者,鲜肥之笋,尚未成竹,正可下酒也。”语已,自去。

  ◎苹果疮

  李苹香,上海名娼也。阅人过多,染鰴毒,俗呼杨梅疮者是也。有某伧眷之,至亲,其友侦知苹香之隐,举之告,劝与之绝。伧略不为动,微笑应之曰:“彼,苹香也。纵有毒,亦苹果疮耳。于杨梅疮何与哉!”

  ◎愿为人子

  长沙某茂才以贫居书院,岁终,债主环迫,乃至古庙避之。同时有二友,境遇相若,亦与焉。盘肴尊酒,相对黯然。酒微酣,一友曰:“友朋在今日,不亦聚首,我等得此,亦天缘也,不可不赋诗。”乃吟曰:“柴米油盐酱醋茶,无钱去买又无赊。思量只好将身卖,问徧长沙不要爷。”

  一友曰:“吾当和之:‘米盐柴布鸡鸭猪,八口之家不可无。思量只好将身卖,问徧长沙不要夫。’”某笑曰:“二君诗甚佳,然为人父为人夫者,亦多有难言之隐也。吾意当为人子,似较父夫为优。”乃吟曰:“爷做官来子享福,我无福命怨阿谁。如今只好将身卖,怎奈官家不要儿。”二友曰:“君真想入非非矣。”乃相与鼓掌。

  ◎八窍妙判

  山左刘为干守庐江时,郡民卢仁娶妻姬氏,甫三日,忽告官乞离。诘所犯何条,以不能生育对。问燕尔方新,何以知其不育。初尚嗫嚅,坚鞫之,澘然曰:“人皆九窍,彼缺其一,便遗皆从一处出。”氏母争曰:“我亦八窍,女即亲生,何害?”乃令官媒引母女入内宅,属夫人督仆妇验之,良信。

  卢始愿领归,刘判曰:

  “盖闻窍分上下,七阳而二阴。质秉乾坤,三奇而六耦。然大地非无徧缺,而刑天绝少具形。厥有蚩氓,初谐婚媾。不图良匹,竟类人痾。但觇玉洞桃花,未睹后庭琼树。渔郎问渡,澄泾共浊渭同流;神女为云,鸟道与羊肠莫辨。奠我疆于南亩,何从界判鸿沟。启秘钥于北门,势且凿残混沌。虑乏邓攸之后嗣,遂效翁子之当年。公庭谬托乎诡词,虚衷用致其穷诘。瑟琴伊始,胡为伉俪情乖?岁月几何,安见熊罴梦杳!谯诃莫解,夏楚将施。含意难伸,直陈不讳。妇则抚心无忝,嫁鸡志在随鸡。媪则说法现身,雏凤形同老凤。母既载生而载育,女还宜室而宜家。无烦炼补于娲皇,但乞后堂犀照。姑允质成于周姥,果然下体象贤。本县教始彝伦,化先怨旷。在姬氏尾闾偶阙,无亏种玉之田。则卢生息壤可耕,焉用不毛之地。无犯出条之七,当援不去之三。未许鸾分,断从璧合。传其好事,风人增雌兔之诗;广此群生,讼牒绝男妾之案。”

  ◎改神童诗

  “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挂名时”四句,见于世俗流传之《神童诗》,极言人生之乐事也。

  有以为不足者,于每句各增二字,曰:“十年久旱逢甘雨,万里他乡遇故知。和尚洞房花烛夜,教官金榜挂名时。”

  或见之,犹以为未尽其乐,又改曰:“千年久旱逢甘雨,球外(此言地球之外,游于他行星之中也。)他乡遇故知。三世洞房花烛夜,(言相思三世,至今始得结婚也。)黑奴金榜挂名时。(言黑奴得免沈沦也。)”此盖极意形容其乐也。

  然又言其似乐非乐者,亦以《神童诗》改之,于每句下注二字,曰:“久旱逢甘雨,一滴。他乡遇故知,债主。洞房花烛夜,石女。金榜挂名时,副贡。”

  ◎咏驼子诗

  有咏驼子者,诗曰:

  “哀哉驼背翁,行步甚龙钟。遇客先施礼,无人亦鞠躬。有心寻地孔,何面见苍穹。仰卧头难看,俯眠腹又空。虾身窘且缩,龟脊耸还丰。雨不沾怀内,臀常晒日中。娶妻须凸肚,搂妾怎偎胸?划石差堪慰,断环略亦同。小桥称雅号,新月肖尊容。赴水如垂钓,悬梁似挂弓。生前偏局蹐,死后亦谦恭。”

  ◎咏矮子诗

  有咏矮子者,诗曰:“某某先生太不高,矮人队里逞英豪。搭棚只用齐眉棍,上阵常携解手刀。未必蚕衣能作帽,居然马褂可为袍。一朝击鼓升堂去,百姓部从桌下瞧。”

  ◎咏秃子诗

  有咏秃子者,诗曰:“顶上无毛一秃鹙,天然润泽似揩油。曲词唤作光光乍,却异花丛众滑头。”

  又曰:“圆光顶上秃如鹙,枉费许多生发油。若叫此人做和尚,不须披剃自来头。”

  ◎咏黑女诗

  有咏黑女者,诗曰:“黑有几般黑,惟卿黑得全。泪流如墨汁,屁放似窑烟。熟藕为双臂,烧梨作两拳。夜眠漆凳上,秋水共长天。”

  ◎咏麻女诗

  有咏麻女者,诗曰:“公主明妆额点梅,芙蓉人面绣成堆。赠卿一镜临窗照,蘸着些儿麻上来。”

  ◎咏妇女装大脚诗

  有咏妇女装大脚者,诗曰:“小脚而今不雅观,强装大脚也难堪。皮鞋半塞棉花絮,撇去歪来总觉宽。”

  ◎寄语刘郎莫问津

  刘恕皆有妇水静娴,工诗,晨昏伏案,嫥意吟咏,颇得倡随之乐。然恕皆恒宿外室,不常入内,妇亦厌牀笫之事,辄听之。

  一夕,恕皆入绣闼,静娴即书一绝与观,有“小溪新涨桃花水,寄语刘郎莫问津”之句,盖实托故却之也。

  ◎不教胡马度阴山

  上海名妓有姚七、姚八者,皆具殊色,某昵之甚,同时有胡某、马某者,亦垂涎焉。

  某恃强,日盘踞其家,胡、马不得间也。或询某,某为诵唐诗曰:“不教胡马度阴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