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诙谐类11


  ◎日之夕矣君何

  有设旅店于燕赵间者,其地为孔道,遵陆入京者恒由之,其主妇貌都丽,以是生涯殊不恶。某年除夕,有人为题一门联云:“日之夕矣君何往,鸡既鸣兮我不留。”

  此固切合逆旅,然无他意也。有滑稽者见之,潜就其上下联各去一字,曰:“日之夕矣君何,鸡既鸣兮我不。”

  ◎正定府十四属联

  直隶正定府属十四州县,好事者各缀二字,曰:正定将军,行唐使者,元氏夫人,阜平老人,晋州客人,获鹿道人,井陉童子,灵寿仙官,赞皇丞相,无极大帝,平山大王,栾城公子,新乐公主,藳城草寇,如小说中之称谓,然颇觉连贯。

  山左戴紫垣集成对句,颇见巧思,更衍之为联云:“公子何翩翩也,喜仙官暗系赤绳,于是夫人议婚,老人主盟,彼童子无知,但凭使者行媒,聘定藏娇公主;大帝其巍巍乎,赖丞相借筹玉箸,因而客人享利,道人服教,虽草寇窃发,可卜将军报捷,削平恃险大王。”

  ◎俗语联

  有集俗语成联者,如:七合升儿八合命,五花肠子六花心。打虎还是真兄弟,骑驴撞见亲家公。龟头有志终须贵,朝里无人莫作官。

  ◎一万六千年前酒债

  林有任工滑稽,尝与友饮村肆。酒阑,即伙以帐进,而杖头钱不敷,将令其笔之于册,伙不允。林曰:“希腊天文家言,世界历一万六千年而还原一次,一万六千年后,吾侪仍集于此。今暂记之,他日可并偿也。”

  伙曰:“可。惟一万六千年前,君尚有未偿之酒债,今当先偿之耳。”友闻之,皆胡卢,林亦大笑,乃贷于友而偿之。

  ◎阴曹五殿阳世三间

  丹徒包黎先茂才性通脱,尝客扬州。世俗于改岁之际必换春联,包因年事匆促未及书写,遂以没字之联榜于门外。真州吴某见而异之,遂代书八字曰:“阴曹五殿,阳世三间。”

  ◎现身说法

  有自称儒医者,一日出诊,中途渴甚,询舆夫以邻近茗肆之所在。舆夫答以无,惟云前村有一学塾,而塾师喜弄文,有往谒者,须先试对联,能对,始招待。医大喜曰:“我儒医也,尽可往。”既至塾,师诘来意,医告之。师曰:“能属对否?”医曰:“予亦试为之。”师即示一联云:“碧桃万村柳千条。”

  医不假思索,即对以“红枣二枚姜三片”。师奇之,烹茗款待而去。阅数月,又经其处,师又示一联云:“避暑宜寻深竹院。”医即对以“伤寒应用小柴胡”。师喜其敏捷,待之甚医。再阅数月,出诊,忽遇大雪,不得归,迂道借宿于塾。

  师觞之,饮至半酣,师出一联云:“大地无分南北,遍洒梨花。”医始悟及其妻,凑成一联云:“小妾有件东西,似悬药碾。”师赞美不绝,复鼓掌大笑曰:“先生现身说法,真可谓大公无私矣。”

  ◎秋海棠

  有荡妇名秋海棠者,因奸杀案讼于官,定谳后,解臬司过勘。臬署有甲乙两幕友,名士也。甲偶言秋海棠之名,颇不易对,时庭中有山药一株,垂实累累,乙曰:“夏山药三字似可为对。”甲谓:“对诚工矣,然祇此三字,未免枯寂,今闲暇无事,不妨层累加之。”因曰:“带叶秋海棠。”乙曰:“连须夏山药。”甲曰:“一枝带叶秋海棠。”乙曰:“三寸连须夏山药。”甲曰:“斜插一枝带叶秋海棠。”乙曰:“倒垂三寸连须夏山乐。”

  甲曰:“鬓边斜插一枝带秋海棠。”乙曰:“裤下倒垂三寸连须夏山药。甲曰:“佳人鬓边斜插一枝带叶秋海棠。”乙曰:“大汉裤下倒垂三寸夏山药。”甲曰:“红粉佳人鬓边斜插一枝带叶秋海棠。”乙曰:“黑麻大汉裤下倒垂三寸连须夏山药。”甲曰:“江南红粉佳人鬓边斜插一枝带叶秋海棠。”乙曰:“关西黑麻大汉裤下倒垂三寸连须夏山药。”

  ◎活死人

  历代大行皇帝梓宫奉移时,试演黄杠,由内务府特派大臣,将鸾幰安置杠上,中支以板,诸大臣群坐其上,以实验其低昂轻重焉。观者阗溢,相与语曰:“此活死人也。”

  ◎卿真苦死

  窭人子某衣食不给,对泣牛衣。妇死,乃以联挽之云:“算来半世夫妻,吃也无,着也无,叹卿真苦死了;放下千斤担子,天不管,地不管,比我倒快活些。”

  ◎先死先生

  某师以其弟子死而作联以挽之,联曰:“先死先生,呸;斯人斯疾,唉。”

  ◎说我就来

  有申、赵、周、李、成五人相友,结为异姓昆弟,皆莫逆。不数年,而申、赵、周相继化去,仅存李、成,遂益密。未几,李亦歾,成至是惟形影相吊矣,乃挽以联云:“座中仅有两人,悲君又去;泉下若逢三友,说我就来。”

  ◎不得了了不得

  某善滑稽,一日,有友死,往吊之,入门,则哭声厉。其中有“了不得,不得了”二语,为某所闻,乃为书一联曰:“不得了,了不得,了也不得。”书至此,又闻死者之妻抚柩大号,一老妪劝之曰:“怎么哭,哭怎么。”即续书下联曰:“怎么哭,哭怎么,哭又怎么?”

  ◎讣文对试策

  或以讣文首数句并殿试策末数句摘出为一联,颇为天然巧对。其联云:“罪孽深重,弗自陨灭,祸延显考;末学新进,罔识忌讳,干冒宸严。”

  ◎戴冕不垂旒

  郑晓江大令好诙谐,有友张某,头大而有鹅形,因戏以词赠之曰:“戴冕不垂旒,细辫子,大门楼。弟兄结拜人六个,嚼蛆趁热,下雨不愁,行瘟发晕皆难受。莫学油,二十一指,难比此颗头。”

  ◎寒士闲事

  李森庐某岁在家,地方公举为团总。次日,书数语以辞之云:“我本寒士,不管闲事。倘有闲事,来投寒士。莫怪寒士,不探闲事。如问闲事,永世寒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