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诙谐类10


  ◎并吞御史倒挂中堂

  荣庆长学部时,左丞为乔树柟,绰号乔秃子;右丞为孟庆荣,字黻臣。有人戏撰一联云:“秃子并吞双御史,黻翁倒挂老中堂。”双御史为高柟、高树,皆川人。乔名树柟,故曰并吞。荣为协办大学士,孟名庆荣,故曰倒挂中堂也。

  ◎诸公滚滚

  张文达公百熙未办大学堂前,明知诸多窒碍,尝召执事诸员而谓之曰:“此学堂能办好,是衮衮诸公;不能办好,即诸公滚滚。”

  ◎曲靖曲全

  光绪时,关榕祚以劾某大僚失欢于孝钦后,遂外简。德宗语王大臣曰:“使彼至曲靖府,是曲全彼之意。”时人摭余寿屏事成一联云:“余成格无思恩思想,关榕祚以曲靖曲全。”余名成格,时方简思恩府知府而不愿赴任也。

  ◎大人不失赤子之心

  倪善字小真,席父荫,以道员需次某省,时年甫弱冠也。跳荡自喜,到省后,无所事事,朔望衙参之外,寂处邸中,惟与其弟妹僮婢以放风筝踢鞬子为戏。

  一日薄暮,戏于中庭,方在兴高采烈之际,一父执之以县丞需次者,诣之。阍人入报,县丞随之进,见其方嬉戏也,逡巡不敢前,为倪所瞥见,则正襟肃容而言曰:“大人方有事。”倪笑而答之曰:“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也。况余之姓,固以小儿二字所合而成乎!”

  ◎天干道台

  光绪朝,甘肃有候补九人,好事者以天干配之,天然成文,如铸九鼎。有霍某者,由科甲出身,曰甲道。有向某者,由乙榜出身,名之曰乙道。胡某年老多病,曰丙道,则同声之假借也。署理甘凉道某,由生员报捐。时凉州守王步瀛以给事中外放,藐视之,讥其目不识丁,某遂以丁道称。署理巡警道某最得总督长庚信任,人以二总督呼之,遂以庚道称。伊某系蒙古籍,名之曰辛道,取伊尹耕于有莘之野而乐尧舜之道之义。

  王某善风鉴,其案头相书常满,因以壬道著名,以其擅三壬六甲法也。黄某年少,患吐红症,美其名曰癸道,则取天癸之义也。其中有孙某者,独得两字名号,孙以甘省候补人员兼奉膏捐大臣札委,总办甘肃土税。人谓其一人而兼主客,可称双科道台,应占双分字样,遂锡之封号曰戊己道。盖世俗以戊己属土也。

  ◎新婚联

  有赠新婚者联云:“水流花谢,时闻鸟声;柳阴路曲,是有真迹。”又联云:“芳草萋萋,兔起鹘落;残花点点,燕舞莺啼。”又有以新郎新妇均学校毕业生,为撰联云:“娇揎红袖研生理,笑脱青衫试体操。”又联云:“国事维艰,卧榻岂容酣睡梦;时机已至,舞台大好造英雄。”

  又联云:“不破坏焉能进步,大冲突乃有感情。”又联云:“方针直达中心点,团体同登大舞台。”

  又赠花旦新婚联云:“安能辨我是雄雌,想华月金樽,也曾脂粉登场,为他人作嫁;毕竟可儿好身心,趁椒风锦帐,莫把葫芦依样,舍正路弗由。”

  又有方某精畴人术,某年结婚,其同学赠以联云:“形学须从三角验,测量初到几何深。”

  ◎娶妻当如王秀云

  泗州杨莲甫制军士骧督直隶时,值五十初度,群僚醵金,召鞠部以为寿。津门习尚,男女合演。

  时女优王秀云色艺噪一时,杨召之入,演《卖胭脂》、《小上坟》诸剧,冶艳绝伦,观者神荡。有某贵人者,见之而太息曰:“娶妻当如王秀云。”而秀云身价自是遂益高。

  ◎弟子服其劳

  广州俗尚娶妾,稍足自给者,即欲效法齐人,左拥右抱。某塾师尤好色,妻犹少艾,而先后纳四姬。及夕则相争,声闻于外,其生徒之寄宿者,辄哗笑之。一夕,某被嬲不已,乃设一计,谓各人必引《四书》成语一句以定优劣,优者得之,劣者失之,皆唯唯。

  于是妻曰:“君子用其一缓其二。”妾曰:“焉得有其一以慢其二哉?”第二妾曰:“天下有达尊者三。”第三妾曰:“必先此四者。”第四妾曰:“尊五美,屏四恶。”某以所言皆善,依违不敢决,乃大声呼曰:“吾老矣,不能用也。”其徒在外室应曰:“有事,弟子服其劳。”

  ◎孔子反在珠子下

  某家设寿筵,贺客麕集,中有朱姓者年少,孔姓者年长,主人定席,匆促间,乃位朱于孔之上。孔悻悻,酒阑,出上联,属朱对之。曰:“眼珠子,(珠与朱同音)鼻孔子,孔子反在珠子下。”

  朱沈思有顷,语之曰:“须先生,胡后生,后生却比先生长。”

  ◎琴皇帝

  朱启连,字棣垞,善诙谐,发言往往隽妙,倾倒一座。晚年酷好琴,自谓精意独得,千古无二,可称琴皇帝。其友闻之,因镌一玉章以劝进,其文曰“卿以自娱”。盖刺取《赵佗传》中语以调之也。

  ◎自题小照

  某好滑稽,尝自题小照云:“我道你是谁?原来就是我。是你的收成,是我的结果。只怕我后辈儿孙,也都认你不认我。”

  又有赵沅芷者,尝自题小照云:“此人姓赵,沅芷为号。恐后无凭,立此存照。”

  ◎尽其所有

  某生县府试屡举案首,不售,家赤贫,于路旁建厕屋,藉收粪以售资。上悬一扁,曰“尽其所有”。又悬一联曰:“但愿你来我往,最恨屎少屁多。”

  ◎可容搔痒倩麻姑

  有某宦者,其夫人性妒,年五十,尚无子。初,某有友,将赠婢以延嗣,某不敢承,遂止。逾数载,知尚乏嗣,曰:“不可缓矣。”

  尽出诸婢,置帷幄中,各伸一手,从牖中出,令检之,合意者以环约其指。某见一婢,手白如脂,以环约其指,出之,麻面婢也。友为置奁送之,某载归,夫人见其麻,不复置问,然止服役,不使抱衾裯。其友因调以诗,中有“哀向吼声求柳氏,可容搔痒倩麻姑”之句。

  ◎道士吃笋烧肉

  江南姚某,令某邑,有政声,其折狱,多以诙谐出之。时有道士自远方至,喧传知未来事,惑之者甚众。令闻之,命仆持刺往,延入署,托言太夫人欲问休咎。道士以令之召也,欣然往。至,则令出迎,延上座。有顷,卒然问曰:“练师亦知相邀之意乎?”意士曰:“太夫人有事见召,已知之矣。”令曰:“相邀无事,请吃笋烧肉耳。”言毕,呼左右曳道士于阶下,命笞臀四百。笞已,令复问曰:“尔知本县复笞尔乎?”

  道士哀求曰:“青天开恩,必不复笞。”令喝曰:“再笞四百。”笞已,令拍案曰:“尔知未来事,何以笞尔,而犹不觉乎?妖言惑众,罪至于死,姑念尔初至,误触禁令,亦不深咎,速他徙,毋逗留。”判毕,命差役纵之去。

  ◎垂竿顿触钓鱼心

  属员上书大吏,签上必写大人钧禀。某县令禀抚军,钧字漏写一点,则为钓字。抚军题诗于签还之云:“未必他年秉大钧,垂竿顿触钓鱼心。可怜一勺廉泉水,分赠同僚总不匀。”

  ◎两个渔翁揪打

  某抚苏时,将军总督藩司等宴于临江某酒楼,即席联句。总督出句云:“举酒上危楼。”某接云:“天高一色秋。”次藩司云:“江边无限景。”

  最后至将军,瞠目不能赞一词,适两渔夫哄于艇,将军白案曰:“我亦有矣,‘两个渔翁揪打’,可乎?”藩司笑曰:“诗限五言,不如删打字,叶韵更好。”将军掀髯大喜,归署,徧告幕友。某幕捧腹曰:“该打该打。”将军曰:“打字原有,可惜为不通之藩司删去矣。”

  ◎天锡纯虾

  鄞县某富户以渔起家,年七十矣,其子孙为之介寿。或赠以幛,其四字曰“天锡纯虾”,盖“天锡钝嘏”之讹也。黠者某见之,大笑,谓其关切渔户之巧合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