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诙谐类9


  ◎强奸香涛一次

  光绪己亥冬,孝钦后立溥儁为大阿哥,将废德宗,而外人有违言,孝钦微闻之。且东南督抚方电称死不奉诏,遂暂缓。时粤督为李文忠公,江督为刘忠诚公,鄂督为张文襄公。

  此电主稿者,李也,刘、张从而署名耳。然事前固未商之于张,盖夙知张胆怯,恐其持异议,至电发而始告之。他日,李语所亲曰:“老夫此举,不待香涛同意而即行之,实不啻强奸香涛一次也。”

  ◎人不知而不愠

  某学究年假归,以所得束修陈于几,骄其妻曰:“此乃从‘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来者。”妻闻言,亦从柜中出钱若干陈于几,与之相炫。

  学究见妻之所陈,较己束修多十倍,问所从来。妻曰:“此乃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来者。”学究大怒,与其妻争。其父在门外闻之,乃曰:“此细事,何必争,‘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卑职不敢说

  外省同通以次各员之于道府辄称之为大人,自称卑职,非独现任,即彼此需次者亦然。某二尹性诙谐,与某观察善。一日,观察命其谈可笑之事。二尹曰:“今日实无可谈,惟顷见二小孩,相争不已,继之以殴。询其故,则年幼者告曰:‘他骂我为乌龟。’卑职实悯其年幼之不可理喻也。”

  观察曰:“若辈皆小孩,岂果能作乌龟耶?君可告以‘乌龟,须大人始可为之’。”二尹即应声曰:“此乃大人自道,卑职不敢说。”

  ◎君乃有二父耶

  某以呆名,其父名谷,偶读《鲁论》至“旧谷既没,新谷既升”句,以避父讳,遂改诵曰:“旧父既没,新父既升。”或云:“君乃有二父耶?”

  ◎闲云尤月

  光绪初,某寺有僧名闲云者,自号渔父,善吹笛,与某庵尼尤月私。好事者尝撰联赠之,中嵌闲、云、尤、月四字云:“此地迥非凡,闲听一曲渔歌,留云久住;夕阳无限好,尤爱三更人静,待月归来。”

  ◎老鼠哥哥

  江建霞京卿标尝为人画纨扇,作二鼠,旁有一胡桃及花生数枚。

  题其上曰:“老鼠哥哥,你底事终宵闹我。腊烛已残,油灯又破,忍使俺无端闷坐。刚到新年,福橘乌菱,早饱哥哥肚。只剩得几荚花生,还有胡桃一个。些些桐子,不值今宵小吃,恐教受饿。劝哥哥明日还来,预备干粮,细嚼五更鼓。”

  ◎刮地皮

  李文忠公督直隶久,傲睨僚属,有洗足见郦生之风。光绪壬辰冬,霍邱裴伯谦以翰林改官广东知县。过天津,上谒,甫就坐,李倨身而扬声曰:“汝欲刮广东地皮耶?”己亥冬,李出镇粤,裴调南海,谒李。

  李曰:“汝再任首邑,政将奚先?”裴正容对曰:“先刮南海地皮。”李曰:“十年尚不忘此语耶!”裴曰:“公之命,公之戒也。”李辗然曰:“地皮须刮得尽。”皖语呼匪人为地皮,南海多匪,李首重捕匪,故作此隐语也。

  ◎排五排六排七见客

  光绪时,京师梨园丑角首推刘赶三。赶三演剧以善诙谐得孝钦后欢,谑浪笑傲,无所不至。一日,演《秦淮河》一剧,高声呼曰:“排五的排六的排七的都出来见客呀。”

  盖指惇王、恭王、醇王也。都中妓院,其妓以次行而无名字,故赶三以是相谑,宫人莫不掩口胡卢,即孝钦亦乐闻之。惇王闻之怒,立叱侍者擒下,杖四十。

  ◎剥黄马褂拔三眼花翎

  刘赶三赴湖广会馆堂会,所演为《探亲相骂》。赶三每演是剧,辄乘其所豢黑卫,以博欢笑。是日登场,又牵卫而出,以鞭指之曰:“尔勿动,否则即剥尔之黄马褂,拔尔之三眼花翎。”

  一堂为之哄然,盖指李文忠也。李方督两广,其时李之长子伯行兄弟俱在座,闻之,怒不可遏,因属家丁数十人,伺于湖广馆门首。须臾,赶三演毕出,及门,李之家人蜂拥而上,拳足交加,几毙,众和解之,始释。其徒舁之归,比至家,已不省人事,一夕而死。

  ◎锡茶壶

  张文襄督两湖,起居无节,号令不时,其待遇属员,往往有使人难堪者。一日,有候补知府某禀见,文襄阅履历,知为监生出身,乃命左右取纸笔至,书“锡茶壶”三字示之。曰:“做官必须识字,汝认得此三字否?”

  某曰:“此锡茶壶也。”文襄大笑送客。次日,即将某咨回原籍,咨文中有“该守能识‘锡茶壶’三字,尚可造造,着读书五年,再来听鼓。”

  ◎周瑜固未送客

  梁鼎芬守武昌日,尝设筵于黄鹤楼,宴督抚蕃臬司道,酒阑,梁不知何往。诘旦,张文襄责梁曰:“昨日何以不送客?”

  梁曰:“大帅亦观《黄鹤楼》之戏乎?周瑜请刘备讨荆州,刘备即从赵云而行,周瑜固未送客也。”张为之大笑。

  ◎黄鹤一去不复返

  张文襄赴京陛见,僚属在黄鹤楼设筵公饯,梁鼎芬独设席于伯牙台。张与议,谓此二处将何往。梁曰:“黄鹤楼万不可到,崔灏诗云‘黄鹤一云不复返’,若辈乃咒大帅不能回任。”张爽然若失,乃命驾至伯牙台。

  ◎锡良铁良

  张文襄在京,为某尚书所诏燕,座客有锡清弼、铁宝臣两尚书。张曰:“幼时记得一笑话,诸公愿闻否?”众曰愿闻。张曰:“吾乡有一塾师,性极严厉,其徒憾之甚,思所以报复之,乃捕得泥鳅二,置诸夜壶。夜半,师起溺,壶中两鳅跳跃作声,师大惊,掷壶于门外,壶应手碎。

  次日,居停为之易一锡夜壶,其徒潜于壶底钻一细孔,师不知也。溺毕,被褥皆湿,师大骂。其居停又为之易一铁夜壶,于是始保无事。一日,师与居停谈及夜壶之比较,居停曰:‘瓦夜壶与锡夜壶孰良?’师曰:‘锡良。’‘然则锡夜壶与铁夜壶孰良?’师曰:‘铁良。’”

  ◎远山近水各凄凉

  张文襄有侍姬二,一名远山,一名近水,皆得宠幸。及薨,某部郎作挽联云:“魂兮归来乎,星海云门同怅惘;死者长已矣,远山近水各凄凉。”

  盖以梁星海、樊云门均为其得意门生也。梁名鼎芬,官湖北按察使。樊名增祥,官江宁布政使。

  ◎野侍郎

  于式枚侍郎晦若博达典章,不谐时好,初由京卿擢邮传部右侍郎,意殊不乐,语人曰:“昔朱竹垞应博学宏词科,得授检讨,时人目为野翰林。今承乏邮传,世得毋目余为野侍郎乎?”盖其时之邮传部乃新设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