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诙谐类8


  ◎便宜若辈

  翁叔平以天阉故,无姬侍,年五十余,尚无子。一日,同僚某造见曰:“公爵位名誉,无与伦比,所憾膝下尚虚,何不纳妾为宗祧计乎?”其时旁侍仆从甚众,翁微哂,以手指仆辈曰:“我若娶妾,则便宜若辈矣。”相与大笑。

  ◎追你这忘八旦

  京伶刘鸿声好诙谐,为净角时,尝与某邸串演《锁五龙》。邸饰单雄信,败走时,刘饰尉迟敬德,追之曰:“追你这忘八旦。”邸大怒,即以鞭痛击其足,折胫,后遂步履不良。

  ◎潘文勤批语之奇

  某科会试,潘文勤公祖荫充总裁。有一卷,荐而未售,评曰“欠沙石”。及辗转托人致问,文勤曰:“其文日光玉洁,因恐风誉寸晷,未必有如此磨琢工夫,或系代枪所致,故抑之。”又一卷批一“矮”字,众皆愕视,文勤晓之曰:“矮者,谓其不高耳。”

  ◎人不如龟

  洪文卿学士钧客死京师,或告潘文勤公祖荫,谈次,及其爱妾赛金花之逃也,太息久之。文勤笑曰:“君何不达乃尔?人之死也,无所闻,无所见,身后之荣辱,有何可言!此所以有死乌龟之谚也。且古人多以龟字命名,龟为四灵之一,龙犹列于其下。若麟,若凤,若龙,世人颂美之辞,辄以取譬,何独于龟而遗之?今吾方新构一斋,当颜以‘龟厂’二字,并将为之说焉。”

  未几,斋成,宴客,出释龟文传观,自署“龟厂老人”。酒半,复令以“龟”字行令,笑而言曰:“龟厂者,龟居之,龟出入之,非我族类,屏之远之,今之出入者为谁乎?且龟寿可千岁,人生仅百年,即此以言,亦可知人之不如龟也。”

  ◎四灵除尔凤龙麟

  京曹官公余宴集,辄于韩家潭伶家。有朵云者,寓斋尤精雅。一日,闽人置酒召客,酒阑,或为句曰:“三鸟害人鸦雀鸨。”鸦,谓鸦片烟。雀,谓麻雀牌。鸨,则指妓院之鸨也。沈吟久之,方苦无可属对,王可庄太守即指案上绿毛龟而言曰:“四灵除尔凤龙麟。”盖麟、凤、龟、龙为四灵也。

  ◎戌安卯鉴

  尺牍中有全用干支字者。或曾戏拟一通,其最妙者曰:“敬请戌安,伏维卯鉴。”戌在干支中属狗,卯在干支中属兔也。

  ◎二公一元大武

  杨广文烈臣,性豪爽,善诙谐,官锺祥,某爵帅召饮,座中有将军二,广文三。杨曰:“今日胜会难再,有绝好对联一副,为公等寿,可乎?”众咸称善。杨曰:“四座八品广文。”言至此,不肯毕其词,众促之曰:“请言其下联。”杨指上座曰:“二公一元大武。”上座两将军,起立拱手,连称不敢不敢。

  ◎发榜诗

  光绪乙未,科举已废,有人作《怀春闱发榜》诗,颇滑稽,诗曰:

  “干鹊朝啼乐不支,赁佣门庑立多时。者番风鹤多疑警,似学元龙有卧痴。停箸忽教低蹑足,耐吟故解笑拈髭。个中情事今知否?局外参研绝妙词。曈曈晓日逐春街,帖子泥金望眼赊。塞马不辞翁失策,游龙直走客看花。低徊玉漏商量晚,问讯琼楼辗转差。翩若惊鸿归去也,礼曹端整放官衙。飞出名条第一人,开筵惊喜踏红尘。车从阁道驰初远,锣促都门听不真。九曲珠穿猜蚁似,千金布诺笑莺嗔。城南并马归来晚,曲苑筝琵有季伦。广场苇箔识神仙,弹指初三月已圆。半晌牙牌推造命,数翻齿录认同年。丁宁僮尽留舂饭,子细文章索谜钱。未免素心甘角逐,不平鸣处暂随缘。”

  ◎迩安远至

  某令官粤东时,勘案博罗,馆于县廨之四榕堂,四隅各有古榕一,枝叶葱郁。邑侯陆某蓄异鸟数十,笼架列两廊,綷羽锦章,娇音嗁啭,如发竹丝,更迭唱和。露朝花午,陆自出,分俵食料,群鸟拍翅争鸣以欢迎之。

  一日,有一鹤翘立树颠,惊扬吹堕阶前,陆饲之,亦驯驯就哺。数日后,翮健,轩举而去,然深感主人推食之恩,时来集止,甚恋恋也。某因戏谓陆曰:“使子为鸟官,不患不迩安远至矣。”相与鼓掌久之。

  ◎八十文买顶

  江苏巡抚恩寿字艺堂,甚风厉,司道以下,莫不受其斥辱。每接见,必先问曰:“君之顶戴自何处来?”一日,见发审局委员陈季生大令,亦以此相问,陈茫然,不能对,而汗如雨下矣。

  既而忽大声曰:“卑职之顶,在玄妙观旧货摊中,出钱八十文所买。”恩大笑而罢。寻署某县篆,同寅皆以笑话知县呼之。

  ◎孔子立借据

  光绪中,山东高密县教谕尹某,以修葺文庙,借学堂底款京钱五百千,时邑令为张某,令立借据。其据云:

  “立借据人大成至圣先师孔子。因屋漏抱愧,岁修费缺,屡向学堂告贷,经管帐绅董傅君等会议,幸蒙县尊关说,将学堂悬搁不用之款,借出八底铜元五百千,以济固穷,并承诸绅董让免利息。如此周急,实深铭感,断不敢久假不归,贻羞庙貌。恐后无凭,立字存据。庙祝尹押,代字张押,见证傅押。”

  ◎中庸其至矣乎

  宗室盛伯熙祭酒昱好清谈雅谑。一日,燕客于京师陶然亭,其所延塾师直隶李某与焉。俄添酒,语次,漫引《中庸》“其至矣乎”句,读若“岂止一壶”,李瞿然避席曰:“侮圣人之言。”言之色甚庄,四座愕眙久之,盛无如何也。

  ◎讲古勿蹈翁氏覆辙

  端忠愍公方尝嘲王文敏公懿荣曰:“君讲古,勿蹈翁氏覆辙。”

  王曰:“常熟身为宰辅,可以大事相责备。若我则南斋侍从,除词翰外,无所事,正我之职任,特恐上不好古耳。”时盛伯熙在座,闻之大笑。

  ◎以老佛爷作题目

  德和园听戏,东五间,西五间,孝钦后顾而乐之曰:“今日满、汉一家,可不说异种矣。”群臣齐呼万岁。奎俊念佛经曰:“大慈大悲,是普渡众生也。”

  肃王好诙谐,乃曰:“老奎此话,好类时文,竟以‘老佛爷’三字作为题目。将来老佛爷到西藏成佛时,四川为熟路,自必在后相从,是随銮,又是回任也。”

  ◎愿贵人勿效常人

  光绪戊戌春,德国皇弟亨利亲王来华觐见德宗。时适恭亲王奕欣薨逝、贵州夏同龢以第一甲第一人殿试及第、协办大学士军机大臣常熟翁同龢适奉开缺回籍之旨。翁,咸丰丙辰状元也。

  好事者为联云:“德亲王至,恭亲王薨,对活鬼宜思死鬼;夏同龢来,翁同龢去,愿贵人勿效常人。”夏,贵州人。翁,常熟人也。

  ◎杜煎龟鹿诸胶

  药肆市招,例有“杜煎龟鹿诸胶”等字样。杜煎之杜,与杜撰之杜同一解释,言自煎诸胶,非贩自他人也。滨洲杜氏有设药肆者,开市日,循例宴宾,酒数巡,定兴鹿某至,既入座,谈谑间作。

  鹿语主人曰:“君何事不可为,而乃以膏自煎乎?”盖以“杜煎龟鹿”谑之为“龟鹿”也。主人曰:“吾所煎者,龟鹿诸胶耳,君为此言,得毋嫌相煎之太急乎?”

  ◎许许冯冯

  某省京官公宴许应骙、冯文蔚于湖广会馆,或撰一联揭于戏台之楹曰:“许应骙伐木许许,冯文蔚削屦冯冯。”

  ◎陈陈徐徐

  光绪戊戌,湖南巡抚陈宝箴及其子主事三立,学政徐仁铸及其父侍郎仁靖,均革职。

  好事者为作一长联云:“陈陈相因,徐徐云尔,不孝男罪孽深重,祸延显考,兵部侍郎,礼部侍郎;侃侃而道,迟迟吾行,维新党潜通消息,(参折中语。)勾引奸邪,抚台父子,学台父子。”

  ◎蹙浪漾徐徐

  季某喜作游戏诗。一日,塾师命题曰“鱼戏莲叶东”得“鱼”字,众方伏案苦思,季忽拍案呼曰:“我有妙句,诸君试听之。”众曰:“诺。”季乃朗诵曰:“蹙浪漾徐徐。”众为之哄然。

  盖此五字,以吴音读之,极可笑,盖苏州俗语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