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诙谐类3


  ◎只当小病一场

  铅山蒋心余太史士铨尝以所撰《藏园曲》示袁子才,子才不喜。心余曰:“只当小病一场,试读之。”子才无奈,强为过诵。越数日,心余问及之,子才曰:“我已尽读一过,别无佳句。惟‘尽由休恁地聪明,也猜不透天情性’二语,略有风致耳!”心余大笑曰:“先生是诗人,非词人也。词中所长,却不在‘尖刻’二字。”子才唯唯而已。

  ◎赤顶翠翎

  河东河道总督无锡嵇涤圃,名承志,其先尝为长芦盐运使,不久引疾归。一日,偶与其妾戏曰:“吾不欲作显宦耳。若出山,珊瑚顶,顶雀翎,有何难哉!”

  妾曰:“妾不敢信。主公若得赤顶翠翎,妾愿作绿珠、红拂以事主公。”乃交相拍手为证。自此出山,已而果然。

  ◎以文比神仙鬼怪

  武进管韫山侍御世铭尝与同里诸子论文,目周宿航为仙,赵法伍为鬼,沈佩兰为怪。或戏曰:“韫山,君自作何品题?”宿航曰:“管大英风浩气,固当以神明目之。”

  一时里中遂有神仙鬼怪之目。庄虚庵诘韫山曰:“何以处我?”韫山笑应之曰:“君当是声闻、辟支耳。”

  ◎须抱不白之冤

  陈句山太仆兆仑年逾耳顺,须尚全黑,裘文达公日修戏之曰:“若以年而论,公须可谓包不白之冤矣。”

  ◎打点饥肠吃剑潭

  乾隆间,扬州盐商方盛,名士多往依之。有好客之商数家,曰方笠亭,曰汪剑潭。值梁昭明太子生日,会于文选楼,时诸名士方馆于方,而汪于席间邀诸名士过其家,群诺明日移榻,因相与联句,成一词曰:“笠亭虽好,怎好天天扰?明日初三,打点饥肠吃剑潭。昭明太子,保佑我们休饿死。太子开言,尔与家君大有缘。”

  ◎君是蜂腰

  献县纪文达公昀会试时,出孙端人宫允人龙门下。孙豪于酒,尝憾文达不能饮,戏之曰:“东坡长处,学之可也,何并其短处亦刻画求似?”文达典试,得葛临溪太史正华,酒量冠一世,亟以书报孙。孙覆札云:“吾再传而得此君,闻之起舞,但终憾君是蜂腰耳。”

  ◎夫人之夫字读如字

  纪文达公夫人某氏卒,高宗命侍卫致祭,殊典也。纪谢恩,高宗问曰:“汝负海内文豪之誉,且伉俪素笃,悼亡之作,必多佳着。”纪曰:“臣年老矣,衰病侵寻,文字亦颓唐,不足登作者之堂。然六十余年结发,鼓盆之痛,其曷能已!仅钞聋古人陈言以塞责。”

  遂朗诵《兰亭序》“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至“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一节,高宗闻而大竹夭,曰:“王逸少《兰亭序》祇被汝将‘夫人’之‘夫’字读作‘如’字,便是一段哭妻祭文矣。汝真善钞蓝本哉!”

  ◎老头子

  纪文达体肥而畏暑,夏日汗流浃背,衣尽湿。时入直南书房,每出,至直庐,即脱衣纳凉,久之而后出。高宗闻内监言,知其如此,某日,欲有以戏之。会纪与同僚数人方皆赤身谈笑,忽高宗自内出,皆仓皇披衣,纪又短视,高宗至其前,始见之,时已不及着衣,亟伏御座下,喘息不敢动。高宗坐二小时不去,亦不言。纪以酷热不能耐,伸首外窥,问曰:“老头子去耶?”高宗笑,诸人亦笑。

  高宗曰:“纪昀无礼,何得出此轻薄之语,有说则可,无说则杀。”纪曰:“臣未衣。”高宗乃命内监代衣之,匍匐于地,高宗厉声继问“老头子”三字何解。纪从容免冠顿首谢曰:“万寿无疆之为老,顶天立地之为头,父天母地之为子。”高宗乃悦。

  ◎人间四季夏秋冬

  纪文达尝于退直遇一内监,曰:“适有一联,乞公为足成之。”出句云:“榜上三元解会状。”文达应声云:“人间四季夏秋冬。”内监问何故脱却春字,文达笑曰:“君当自问其为何故也。”

  ◎其下无之矣

  纪文达在直庐待漏,方与同直者谐谑,忽一小阉至,曰:“公等所说笑话,可得闻欤?”文达曰“无笑话,惟今有一人”,语至此,默然。小阉曰:“其下如何?”文达曰:“其下无之矣。”

  ◎刘玉树小住芙蓉庵

  纪文达有陆士龙癖,每笑,辄不能止。尝典某科会试,试毕,左右传新科状元来谒。状元名刘玉树,即请见,晤后,首询其寓何所。刘对云:“现住芙蓉庵。”纪闻此语,忽笑不可仰,旋即退入内,久不能出。

  有顷,命请状元暂归府第。刘退,惴惴然。他日再见,探其故,始知是日成一联云:“刘玉树小住芙蓉庵,潘金莲大闹葡萄架。”借用小说回目作小句,而属对绝工,深自赞喜,故遂至是耳。

  ◎片云孤月

  纪文达屡掌文衡,门生颇多。一日,有二生同谒,一额有黑瘢,一左目已瞽。文达见之,大笑不止。二生请其故,曰:“吾偶集得杜句一联,分赠两君。”盖一为“片云头上黑”,一为“孤月浪中翻”也。

  ◎今日门生头触地

  某生谒纪文达,一见,即跪地叩首。文达忽大笑,或问之,曰:“吾忆夜来事,得一佳对。”其对语即“今日门生头触地,昨宵师母脚朝天”也。

  ◎鸡飞旋于芭蕉之侧

  有名林凤梧者,谒纪文达,文达问其命名之义,林夸曰:“生时母梦凤栖于梧桐,故名。”文达叹曰:“太夫人之兆,可谓佳矣。设若梦一鸡飞旋于芭蕉之侧,则足下之名,便不堪入耳矣。”

  ◎平平仄仄仄平平

  纪文达新制蟒袍,与其戚某戏曰:“昨亲家母来舍看女,见弟新袍,徘徊熟视,弟有诗赠之。”某曰:“愿闻佳咏。”遂吟曰“昨宵亲母太多情,为看花袍绕膝行。看到夜深人静后”,诵至此句遂止。某曰:“还有结句。”文达曰:“无矣。”某曰:“如何无结句?”文达曰:“结句无非是平平仄仄仄平平而已。”

  ◎平上去入

  有山阴平太史者,在京师续娶,纪文达所赠贺礼,中有诗韵一部,凡四册,分题以“之子于归”四字,平不解。既而赴燕,酒半,平从容问曰:“昨蒙宠赐,内有诗韵四册,及所题之字,皆未识命意所在,今愿窃有请也。”文达曰:“无他,诗韵者,平上去入而已。之子于归,自应是平上去入耳。”

  ◎望月弹琴

  纪文达有中表牛稔文者,其子坤娶妇,赠一联云:“绣阁团圞同望月,香闺静好对弹琴。”牛大赏之,以其隽雅也。明日,文达往贺,指此联曰:“吾用尊府典故,何如?”

  ◎女子小人寡妇鳏夫

  或以“惟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句令纪文达属对。文达曰:“有寡妇见鳏夫而欲嫁之。”盖欲使女子小人、寡妇鳏夫作偶也。

  ◎饮马驮人

  陆耳山学士锡熊驱车谒客,便道过纪文达,语之曰:“适饮马四眼井,此五字以何为对?”文达曰:“即以阁下对之,可乎。”盖“驮人陆耳山”五字也。文达固以陆为马以戏之耳。

  ◎文治日光华

  纪文达与王梦楼太守交莫逆,梦楼名文治。一日,退直独早,匆匆至王寓所,遣家丁寄语其夫人曰:“顷在南书房,奉旨封王文治妻为光华夫人,特来贺喜。”夫人疑信参半。梦楼归,夫人语以故。梦楼曰:“若为晓岚所给矣。”夫人诘其故,梦楼不语。盖其时都下春联有“皇恩春浩荡,文治日光华”句也。日字之音,盖借作□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