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诙谐类2


  ◎吏部之喜怒哀乐

  吏部有公宴,司员咸集,或语之曰:“公等一举手间而人之喜怒哀乐随之矣。”

  众愕然,叩其故,则曰:“文选司掌选补、推升及班秩、品级诸典,故曰喜。考功司掌考察、降罚及引年、称疾、给假诸例,故曰怒。稽勋司掌丧制、终养、复姓、更名诸事,故曰哀。验封司掌封爵、诰命、赠荫、叙功、吏员考职等事及真人、土司承袭,故曰乐。”

  ◎康熙癸酉乡试谣言

  康熙癸酉乡试前,御史有参翰林部曹不可提督学政一疏。相传京堂谋出督学,故浼台臣出疏。

  部下谣言沸羹,一时小说流行,有《小京堂密谋翻大局》、《死御史卖本作生涯》、《老郎中掣空筏望梅止渴》、《穷翰林开白口画饼充饥》四剧。

  ◎恼煞老父东江

  太仓唐实君考功孙华,别号东江,最钟爱其次子颐。康熙戊子省试,东江属望綦殷,而颐以违式不终场,遂逗挠白门,不敢归。

  有吴孝廉枢者调之曰:“前有项王,后有唐郎。一个百战无功,羞见江东父老;一个三场不利,恼煞老父东江。”语末四句,回文巧合,可谓善戏谑兮。

  ◎杨朝麟批词

  康熙己亥,三韩杨朝麟为江苏布政使,其批呈诉,脱去窠臼,记其一二如下:批女尼讼其徒孙嫁人者云:“小尼姑脱却袈裟,便穿衲袄,正佛家所谓不二法门也。尔独何心,乃欲使之老死空门乎?尔如见猎心喜,不妨人云亦云。”

  又判以发妻被占控者云:“前陆元公一案,某以谋占来告,本司庭审之下,乃是一个乌龟。今尔亦来告,本司仔细想来,必定也是一个乌龟。某人现在枷号示众,尔于某人放枷之日,速即来此,本司即将枷某人之枷,枷尔之颈,免得又污本司一面新枷也。”

  又判卖古董被骗者云:“尔自谓善识古董,骗人财物,今亦遭人财物,贪亦遭人骗。观戏场上,大骗小骗,甚至胡须多被割去,其下场时,不过大哭一场而已,几曾见其告状。尔何不携陋巷之瓢,捉叩胫之杖,负曾子之箦,向东郭燔间,乞祭余以骄妾妇,否则吹五子胥之箫,行乞吴市中,岂无舍太公九圜钱者,尽可谋生,不必兴讼。”

  ◎得卿来作挂帆人

  方南堂,名贞观,康熙癸巳,以族人望溪侍郎事牵连,隶旗籍。雍正癸卯放归,屡客扬州,兴化县令尝荐之于大吏,将使应博学宏词科,辞不就试。著有《南堂诗钞》。

  其《戏示小婢》诗云:“可能便结垂檐子,自顾将为就木身。好似远行舟楫具,得卿来作挂帆人。”

  ◎来见者何必知为谁

  嘉兴钱文端公陈群居京时,有举子求见者,必极力赞扬。貌瘦,则赞其清华;体肥,则赞其福厚;至陋劣短小者,亦必谓其精神充足、事业无穷,各使得意而去。

  一日,送客归,方解衣,子弟问客何人,尚书凝思良久,曰:“忘其姓名矣。”子弟曰:“大人如是称许,何遽忘之?”尚书笑曰:“彼求见者,不过求赞耳!赞之而已,又何必知为谁也。”

  ◎翁仲

  乾隆时,某词臣奉敕撰墓志铭,误将“翁仲”二字倒置,坐降通判。濒行,高宗为赋一绝云:“翁仲如何说仲翁,十年窗下欠夫工。从今不许归林翰,贬尔山西作判通。”盖每句末二字均颠倒也。

  ◎酒祭廷朝

  某祭酒出试题,误以“琱弓”作“弓琱”,太学生某嘲之曰:“琱弓难以作弓琱,如此诗才欠致标。若使是人为酒祭,算来端的负廷朝。”此每句末二字亦颠倒也。

  ◎有字不如无字好

  桂林陈宏谋退养林泉时,每与乡中父老聚谈为乐。至除夕前数日,乡人多有以春联索者,陈笑而受之,命人各标识于纸背。然绝不一书,亦不命书记代作。

  届期,乡人来索联,各以故纸还之。乡人大骇,问何不写字?陈曰:“有字不如无字如好。”乡人各欣然携归,各贴门首。或问曰:“何无字?”乡人告曰:“陈公云:‘有事不如无事好。’故不用字也。”陈闻之,亦大笑。

  ◎僧有两妻

  高宗南,巡驾次毗。一日,游天宁寺,闻住持某僧有不规名,因询之,曰:“汝有几妻?”僧以两妻对。帝异其言,又询之,则曰:“夏拥竹夫人,冬怀汤婆子,宁非两妻乎?”帝一笑置之。

  ◎一瞽一跛

  汪巢林、乐庆夫,皆金冬心布衣农之友也。巢林而丧明,庆夫亦患足疾,不良于行。冬心作诗慰之曰:“蹇处却胜屈膝,闭时即是垂帘。可喜灵台不昧,何忧蓬户常潜。”又曰:“此后已辞倾险路,从今不见寻常人。一春花福仍消受,弄影闻香各占新。”

  ◎满朝皆忠臣

  高宗循卫河南巡,舟行倚窗,见道旁农夫耕作,为向所未见,辄顾而乐之。至山左某邑,欲悉民间疾苦,因召一农夫御舟,问岁获之丰歉,农业之大略,地方长官之贤否。农夫奏对,颇惬圣意。寻又令徧视随扈诸臣,兼询姓氏。

  群臣以农夫奉旨询问,于上前不敢不以名对,中多有恐农夫采舆论上闻致触圣怒者,皆股栗失常。农夫阅竟,奏曰:“满朝皆忠臣。”上问何以知之。农夫奏称:“吾见演剧时,净脚所分之奸臣,如曹操、秦桧,皆面涂白粉如雪,今诸大臣无作此状者,故知其皆忠臣也。”上大噱。

  ◎阿堵物付流水耶

  朱文正公珪喜诙谐,乾隆乙丑除夕,客有访之者,问岁事如何,因举胸前荷囊示白:“可怜此中空空,压岁钱尚无一文也。”有顷,阍人以节仪呈报曰:“门生某爷某爷节仪若乾封。”文正因谓客曰:“此数人太呆,我从不识其面,乃以阿堵物付流水耶!”

  ◎老蛟精

  张孟词名腾蛟,福建宁化人。家近蛟湖,乾隆中,颇负时名,朱文正公尝以老蛟精呼之。文正诗云:“三千文士校雄雌,第一应推张孟词。”

  ◎教读原来是下流

  兴化郑板桥大令燮,少贫,尝为蒙师。既达,作诗自嘲云:“教读原来是下流,傍人门户过春秋。半饥半饱清闲客,无锁无枷自在囚。课少父兄嫌懒惰,功多子弟结冤仇。而今幸作青云客,遮却当年一半羞。”

  ◎新诗和到是明年

  尹文端公继善诗才敏捷,督两江时,与门生袁子才太史枚倡和,每得句,必快马飞传,袁颇惮其神速。某年除夕,已三鼓矣,袁止人持一诗至曰:“知公得句便传笺,倚马才高不让先。今日教公输一着,新诗和到是明年。”文端大笑。

  ◎束修奉弟子

  袁子才为尹文端代拟对联,文端贻书答之,并以风肉一盘为报。书中有“谢代笔之劳,兼谢在旁磨墨者之劳,佳人闻之,必嫣然一笑也”等语。又云:“自行束修以上,为弟子奉先生而言。今自行束修以下,又为先生奉弟子而言。”似改《论语》作倒装文法矣。

  ◎钱塘苏小是乡亲

  袁子尝言一士大夫,杭人也,工书画,有“钱塘苏小是乡亲”印,恒于纸尾钤之。

  ◎青躬道人

  仁和王健庵,袁子才甥也。家贫,以诸生老,晚年自号青躬道人。或问其故?曰:“无米无穴,精穷而已。”

  ◎总而言之曰穷

  莱阳李萼喜诙谐,岁试屡列前茅,而贫甚。尝自为楹联云:“廪增附三生有幸,更有进焉者贡;少壮老一事无成,总而言之曰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