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诙谐类1


  ◎火灾可贺

  国初有沈子均者,从朱近修游妙峰庵,遥望栖凤村火灾。栖凤村者,故沈所居。人为沈吊,沈曰:“可贺也。”诘其故。曰:“国破矣,家未亡也。家亡矣,身犹存也。侘傺至此时,庸何吊?以世俗言,身不死,便可贺。贺不加于吊,吊不加于贺也。”

  ◎齐脱貂裘猞猁狲

  国初定制,三品以上,得衣貂及猞猁狲,乃任葵尊为御史时所疏定也。王渔洋戏为诗曰:“京堂铨翰两衙门,齐脱貂裘猞猁狲。昨夜五更寒透骨,举朝谁不怨葵尊。”

  ◎枋头之败垓下之诛

  姜垓字如须,华阳人。夙与长洲徐昭法孝廉枋善,尝客吴中,一日,偕入市,姜顾徐曰:“桓温一世之雄,尚有枋头之败。”徐应声曰:“项羽万人之敌,难逃垓下之诛。”相与大笑。

  ◎状元归去驴如飞

  顺治开科状元,为东昌傅相国以渐。相国曾扈驾,骑蹇驴归行帐。世祖在高处眺望,写其形状,戏题云“状元归去驴如飞”。画幅二尺许,设色古茂。

  ◎一顾再顾

  顺治初,吏部诸司郎官,最为清要。吴郡顾松交名予咸,顾蒨来名贽,俱以吏部郎解职里居,宾客辐辏。一日广坐中,一客忽曰:“二公所谓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也。”

  ◎我身乃儿生之

  沈稽中,名儒,青浦人,论《尚书》甚精。其父君化,于顺治时,有怨家诣军门,诬以大逆。时方治反狱,诛杀日数十百人。吏到门,举家惶惧,稽中挺身出曰:“我即君化也。”

  讯时,颜状不变,词理条畅,竟得释。君化叹曰:“儿之身,我生之。自今日以往,我之身,乃儿生之。”

  ◎翦取吴淞半江水

  顺治甲午,张尔唯学曾自京曹出守吴郡,同官孙北海承泽、龚孝升鼎孳、曹秋岳溶三人设宴为别,各携所蓄名迹相玩赏。

  张因出江贯道《长江万里图》夸,相与赞羡不已,欲裂而分之。张大窘,孙集古句戏之云:“翦取吴淞半江水,恼乱苏州刺史肠。”

  ◎入梦出梦

  莱阳宋荔裳、新城王西樵、嘉善曹顾庵同游杭州西湖,一夕,看演邯郸卢生事,酣饮达旦。曹曰:“吾辈百年间入梦出梦之境,一旦缩之银镫檀板中,可笑亦可涕也。”

  ◎岁在龙蛇

  陆丽京尝遘危疾,宛转床第间,犹喜滑稽。一夕,语陈际叔曰:“奈何岁在龙蛇。”陈慰之曰:“正恐吴中高士。”

  ◎筮短龟长

  顺、康间,有龚、万二郎中,同舍相狎,龚长而万短。一日,同僚毕会,龚复以短小为谑。万徐曰:“左氏云‘筮短龟长’,殆为兄发耳。”

  ◎朱移尊徐家筵

  禾中朱竹垞、徐胜力为康熙己未宏博同征友,竹垞居梅里,胜力居城东角里。胜力尝邀竹垞饮,或竹垞移尊胜力家,彼此尝以名相戏,有“今日朱移尊,(音同彝尊。)明日徐家筵(音同嘉炎。)”之谑。

  ◎驼水驼汤

  汤西厓少宰未遇时,与姜西溟太史同客都下,每出,则从西溟借马乘之。一日,西溟投以诗云:“我马瘪郎当,崚嶒瘦脊梁。终朝无限苦,驼水复驼汤。”

  ◎是蠏是蠭

  黄吾堂尝钦范笏溪所,范举宋人语:“二螫八足一团大腹”,曰:“君姓是解。”黄举《礼记·檀弓》语:“范则冠而蝉有緌”,曰:“君姓是蠭。”范大称赏。

  ◎有龙有凤

  松江钱舍人葆馚,康熙戊午曾举博学宏词者也。问董孝廉曰:“君家有龙,何也?”董曰:“犹君家有凤耳。”

  ◎差胜肉林

  董苍水之子晴川臞,林南华肥,夏日裸坐,林曰:“真骨董。”董曰:“差胜肉林。”

  ◎朋友得夫妻之乐

  太仓吴元朗暻、海宁查声山升、仁和汤西厓右曾,为康熙戊辰进士同年,并负诗名,同官京师,恒唱酬竟日夕。某夕,社集声山寓斋,时值初春,天寒雪甚,因下榻焉。漏已三商,声山、西厓同榻先寝,元朗犹推敲未已。声山戏于枕上属对云:“孤吟午夜,文章有性命之忧。”元朗应声云:“双宿春宵,朋友得夫妻之乐。”声山闻之,戏拍西厓肩云:“汤婆子,吾侪速睡休,勿令若人搅清梦也。”三人皆为之轩渠。

  ◎立得手痛得写得脚痛

  京朝各官,以儤直内廷为荣,然实不胜其苦,咫尺天颜,垂手侍立,久之,则气血下注,十指欲肿。若派写进呈书籍,则终日伏案而坐,两脚不得屈伸。康熙朝,王宫詹图炳直南书房有年,尝奉命书《华严经》全部,出语人曰:“伺候时立得手痛,钞录时写得脚,此苦岂外廷所知。”

  ◎山头盖起水晶殿

  宣城施愚山侍讲闰章爱才如命,其督学某省时,有一名士入场,作“宝藏兴焉”文,误记其句在水下,录毕而后悟之,自知必被除名,乃作词以书于上曰:“宝藏在山间,误认却在水边,山头盖起水晶殿,瑚长峰尖,珠结树颠。这一回,崖中真跌杀撑船汉,告苍天,留点蒂儿,好与友朋看。”

  施阅至此,和之曰:“宝藏将山跨,忽然间在水涯,樵夫漫说渔翁话。题目虽差,文字却佳,怎肯放在他人下?常见他登高怕险,那曾见会水渰杀。”

  ◎尚书少庶子多

  康熙辛未,奉旨开局专修《尚书》,华亭王司空顼龄为总裁,纂修、协修诸员皆特简。一时荟萃名流,支给官物,按卷进呈,及夏秋则封达热河行在。东华珥笔,中禁蜚声,稽古之荣,不可一世。惟《尚书》卷帙无多,竣事易而撤局速。

  又司空颇蓄姬侍,皆有所出,平日坚持雅操,虽洊跻清要,而宦橐顾不甚丰,其长君图炳官春坊庶子,恒以分产不给为忧。或戏为撰联云:“尚书祇恨《尚书》少,庶子惟嫌庶子多。”

  ◎京职各署之比儗

  京谚云:“翰林院文章,太医院药方,光禄寺荼汤,銮仪卫轿扛。”又云:“吏科官,户科饭,兵科纸,工科炭,刑科皁隶,礼科看。”盖各言其职守也。又巡城御史谚云:“中城珠玉锦绣,东城市帛菽粟,南城禽鱼花鸟,西城牛羊柴炭,北城衣冠盗贼。”

  盖各言其所巡之地,华朴喧寂,迥不同也。又称翰林院讲读学士云:“无事日有事,有事日无事。”詹事府衙门云:“开印日封印,封印日开印。”盖遇翰林院直日,讲读学士递无事折,如有应奏事件,则由掌院学士具折而学士弗与也。至于东宫官属,则政务清闲,用印日少故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