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讥讽类二13


  ◎妻专制妾共和

  青州陈少琴侨居于苏,有妻曰孙兰仪,杭人,世家女也。有妾曰王巧珍,苏人,乡农女也。苏农之女习田事,以天足故,杂男子力作,劳苦惟均,然此实有男女平权、男女平等之精义寓于其中,巧珍亦若是也。少琴娶兰仪之明年,偶至浒墅关,见巧珍力耕而美也,欲纳之,使女佣将意,巧珍之父阿瑞诺之,遂娶焉。嫡庶相处无违言,巧珍贤 、兰仪亦不妒也。

  兰仪幼从宦,居其父之官廨十九年。父曰佩卿,任子得官,官气重,兰仪习之久,故其驭其下也,常寡恩而多威。巧珍固出自平民家者,则反是。金奇中曰:“此可以譬政体矣,兰仪专制,巧珍共和也。”

  ◎积金为子孙

  金奇中尝言人之欲积金者为子孙耳,于己无锱铢之裨益也。汤颐琐询之曰:“君何所见而云然?”奇中曰:“晋之富室多藏镪,非储于窖也。镕之于地,高如邱山,有自明以至于今者,子孙世守之,无或动,大盗至亦惟相对愁叹而已,不能取其毫末也,人因号之曰没奈何。苟非子孙者,则此没奈何之金,何以子又传子,孙又传孙乎?累代相传,其子孙绵延不绝,则此藏金者,亦即绵延不绝,乌得有所减乎?盖亦子孙各为其子孙之故也。”

  ◎被催眠术

  催眠术者,能令人集注意识于一点,使成睡眠或丧心病狂之态也。初视为妖术,至十九世纪法国医士某用之以治病人,世始知重,近渐盛行,且及于我国矣。

  光绪庚子以拳匪肇乱,至使联军来华,劫盟城下,大辱奇耻,莫此为甚。国人至是宜若有所觉悟,发愤为雄矣。而朝野上下之人,乃犹昏睡不醒,或且冥行走,流连忘反,卧于积薪之上,处于漏舟之中,几无一人能瞿然惊醒,幡然改图者。徐新六忧之,曰:“是岂皆被施催眠术者所利用乎?”怀献侯曰:“不然,既无意识,曾何集注之有?冥顽一物,直木石耳,且鹿豕之不若也。”

  ◎人似河马野蝙蝠

  兽类之体大者,跋涉维艰,大都不能迁徙,而体大则力强,无有顾忌,得有食物充足之地,足以养其躯,则安之不去矣。譬之河马,得有水及食物处,便即安居,不欲舍弃。非洲中部多长江大河,且地旷人稀,无猎户,河马成群而居,恒在芦苇丛生之水中,逍遥游玩,牝者且携其子负之于背,游戏水中,自以为闲适矣。

  野蝙蝠善飞,翼甚大,腹下有数囊,能蓄空气,其身轻而飞极速,然性不喜迁,居于幽黑之洞,久而不移其处,盖怀土也。金奇中曰:“观于此,而可以知国人之不能变法,有似河马、野蝙蝠也。”

  ◎愿醉死不愿梦生

  王梧冈者,窭人子,幼而无赖,习木工,以建筑致富,积资十余万,时已中年矣。乃折节读书,不两载而通知大义,渐纳交于士大夫,久而与之习。尝博览报章,欲大有为,而所谓士大夫者辄尼之,乃喟然曰:“若是乎,斯人之不可与同群也!”

  于是无意世,而恣为淫乐,与宾客为长夜饮,饮醇酒,多近妇女。徐新六劝之,则曰:“吾将终老于是乡矣。醉生梦死,滔滔者皆是,此吾愿以醉死,不愿梦生也。”新六曰:“梦生何谓也?”梧冈曰:“不见世之行尸走肉者乎!”漏舟积薪,沈迷不悟,非梦生而何?”

  ◎四书有十先生

  有为童子师者,一日讲《论语》,至“自行束修以上”句,曰:“小子听之,孔门弟子皆贤人,束修必自送,不必催。”且时有需索,主人恶之,尝令介绍人传语,讽其自辞。师不可,谓关约原订一年,未可中辍。及岁暮,而犹冀来年之续聘也,及探之于徒而问之曰:“《四书》之中所谓先生者凡几见?”

  徒不能对,语其父。父知师意所在,因教之云云。明日,师又问,徒对以十见。令悉数之,乃曰:“‘先生以仁义说秦楚之王’,‘先生之志则大矣’,‘先生以利说秦楚之王’,‘先生之号则不可’,‘从先生者七十人’,‘见其与先生并行也’,‘有酒食先生馔’,‘待先生如此其忠且敬也’,‘先生何出此言也’,‘先生将何之’。”师闻之,嗒然若失。

  ◎书堆跑马

  两国文字互相翻译,既不可失之武断,亦不可失之穿凿。以华文译洋文,尤不易也,必须精研两国文字,并有专门术语,而又深知大意,融会贯通,所用名词,一一脗合,方始极翻译之能事也。

  有某舌人者,以国文译英文,将“驰骋文场”四字译为“有骑马于书堆而奔跑四周”者,英人某曰:“华人其真善于跑马哉。”

  ◎烟枪铭

  烟枪为烟具之一,吸鸦片烟者以装烟于斗者也。某尝为作铭,铭云:“酒之余,饭之后,桂之馨,兰之臭,榻上一点灯如豆。短笛无腔信口吹,可怜人比黄花瘦。”

  ◎嘲世歪诗

  陶铸禹善谐语,曾作十七字诗三首,题曰“嘲世歪诗”。一云:“狮子大开口,胡言不怕羞。一等大滑头,吹牛。”二云:“到处乱唱喏,逢迎太肉麻。轻轻两手叉,拍马。”三云:“遇事善营谋,削尖和尚头。运动称老手,钻狗。”

  ◎新名词入诗

  自日本移译之新名词流入中土,年少自喜辄之以相夸,开口便是,下笔即来,实文章之革命军也。某曾赋诗四首以嘲之,一云:“处处皆团体,人人有脑筋。保全真目的,思想好精神。势力圈诚大,中心点最深。出门呼以太,何处定方针。”

  二云:“短衣随彼得,扁帽学鲁索。想设欢迎,先开预备科。舞台新政府,学界老虔婆。乱拍维新掌,齐听进步歌。”

  三云:“欧风兼美雨,过渡到东方。脑蒂渐开化,眼廉初改良。个人宁腐败,全体要横强。料理支那事,酣眠大剧场。

  四云:“阳历初三日,同胞上酒楼。一张民主脸,几颗野蛮头。细崽皆膨胀,姑娘尽自由。未须言直接,间接也风流。”

  ◎赠新人物诗

  有人作赠新人物诗者,竭意描摹,寓规于讽。其咏学界者,则有“教习”、“学生”、“出洋学生”三题。教习云:“自道东瀛留学归,图谋聊借一枝栖。如今不说之乎者,换了新腔萨西司。”

  学生云:“不是从前酸秀才,学堂毕业气雄哉。文凭一纸非容易,辛苦三年骗得来。”

  出洋学生云:“一岁千金价不低,祇因费重总难弥。单言衣服须双套,一套华装一套西。”

  ◎题李铁拐像诗

  某家藏古画,所绘为八仙中之李铁拐像,乞文士某为之题诗。某援笔题之,诗云:“葫芦里是什么药,背来背去劳肩膊。个中如果有仙丹,何不先医自己脚。”

  ◎咏尼嫁人诗

  湖州有尼曰静修者,与僧私通久矣,忽还俗,嫁张某。或为诗以讽之,诗云:“短发蓬松绿未匀,袈裟脱却着红裙。从今嫁与张郎去,赢得俗敲月下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