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讥讽类二2


  ◎仅有半通

  苏人迷信五通,光绪时,明诏兴学,有创废祠庙为黉舍者,吴县某乡仅有五通祠,将毁矣,耆民尼之。某绅素开,知耆民之识字无多也,乃语之曰:“吴之五通,自汤文正颁谕废祀以后,已泰半除之矣今亦仅有半通耳,果何惜耶?”此盖袭蒲留仙语而讥其半通也。

  ◎张李互诋

  张文襄公意气傲岸,不可一世,李文忠、刘忠诚皆与之意见参差。光绪庚子,张、刘既订东南之约,李在京,惟日往来于联军总统瓦德西之门而已。

  张遗书诮让之,李告人曰:“香涛作宫数十年,犹是书生之见也。”盖谓其不谙大局也。张闻而勃然曰:“少荃议和两三次,遂以前辈自居乎?”时人目为天然对偶。

  ◎两江呆人障三省钓鱼行

  金陵久为粤寇洪秀全所据,自湘乡曾忠襄公国荃克复以后,战兵虽遣裁,而留防湘军常万数。 故同、光之间,江督一缺,必于湘军宿将中选之,盖非此不足安其心,且恐有他变。杨金龙,亦湘人,提督江南十余年,虽跋扈,而朝廷不敢动,(哥老会多湘人,杨即为其魁,遇事擅专,督臣不能制。)亦此故也。

  光绪甲午、庚子间,刘忠诚公坤一督两江,前后殆十载,金陵遂俨为湘人汤沐邑矣。然忠诚壮岁从军,起为监司督抚,所至大有声。晚年督两江,则暮气乘之,且烟霞癖甚深,故军政吏政,一切守故常,不复图振作。而幕客亲私无所事,惟日于秦淮溪边钓鱼巷中歌舞为乐,谋差营缺者亦皆奔走于其间,忠诚声誉遂日衰。督署前东西辕门横额上所书,为“两江保障三省钧衡”凡八字,有善嘲者,以拆字法易之曰:“两江呆人障,三省钓鱼行。”

  ◎怂恿鬼子拔俊贤

  光绪庚子拳祸之兴,八国联军坌至,统帅瓦德西征诗。有一丐者在平度,唱《莲花落》云:“可怜可怜,西洋鬼子杀来也。沈郎年强多奇才,怂恿鬼子拔俊贤。一篇律赋,一篇墨裁,首阳隐士齐出山。道读书万卷,郁郁山林何为哉?快收拾笔墨纸砚,到交民巷去试试看。”

  ◎藉外人之势以鞭我

  京师御者高七,性兀傲,好斗,斗必以胜为快,稍挠挫,则终日寻雠不休,必胜乃已。光绪辛丑,拳乱既平,为某国公使御者,拥盖策赢,意气颇自得。一日,出前门,路窄,不能方轨,适前有一老者,策薄笨车,逡巡不进,高七怒目叱之曰:“谁何之车,乃阻人道,不速行,将鞭汝。”

  老者唯唯,微哂曰:“此我自有之车,非他人车也。汝今日藉外人之势以鞭我,我又何辞,安敢不顺受?”高七无应,悒悒不乐,越数日即入西山某寺为僧。尝端居一暗室,闭目趺坐,有人问之,始终无一语。

  ◎臭沟

  京师街市沟渠,以管理沟渠河道大臣总辖之,而街道御史实董其事。每年一开,例在二三月间,四月而毕,正举人会试期之前后也。时人为之语曰:“臭沟开,举子来。闱墨出,臭沟塞。”

  ◎荣王瞿之别号

  荣文公忠公禄别号曰略园,王文勤公文韶别号曰退园,瞿子玖相国鸿禨别号曰止庵,时皆在位。或谓荣略而不略,王退而不退,瞿止而不止,合以张文襄公之洞之校阅经济特科卷,被人翻案,可谓香涛不香。

  荣卒,某主政挽以联云:“此一文忠,彼一文忠,彼弭乱之终,此酿乱之始,并宫府中外以调和,谁为罪魁,谁为功首,必有定论矣;成也相国,败也相国,败不居其过,成则居其名,更戊戌庚子诸祸变,而竟生荣,而竟死哀,谓非厚幸欤?”又某太史挽联云:“天外尚有康梁,闻此老全归,纵使笔底千言,几时论定;地下若逢刚启,话当年同事,只为腰缠万贯,一步来迟。”

  ◎不倒翁

  某相国枋政时,一日,有客报谒,自称门生。既见,即献漆盒一事,启视,乃不倒翁大小百枚也。客去,仆偶检视,见各粘有名字,最大者即相国之名,余则各部院及奔走其门下之人。盖中并有二十四字云:“头锐能钻,腹空能受。冠带尊严,面和心垢。状似易倒,实立不仆。”亦言过其实也。

  ◎琉璃蛋

  某京卿遇事发言,多模棱,绝无偏倚,时人呼之曰琉璃蛋,形其圆滑也。

  ◎那像胡同

  那某官京师时,曾于京师内城之某胡同扩其居宅,附近之民居商店悉购之,改建西式园林。有过之者曰:“美哉此屋,金谷园、半闲堂不是过矣。不审此胡同亦将改名否?”

  旁有答者曰:“宣武门外丞相胡同,以明严嵩所居得名,后人恶嵩,改为绳匠。魏染胡同,以明魏忠贤所居得名,后人恶忠贤,改为魏阉。旋有某名士以阉字污目,改魏为染。今之金鱼胡同,可名那相胡同,闻者传讹,若改为那像胡同,可也。”

  ◎万寿疆百姓遭殃

  光绪壬寅,张文襄督鄂,时方举行孝钦万寿,各衙署悬灯结彩,费巨万,柬请各国领筵宴,并奏西乐,唱新乐国歌。酒阑,某忽语梁某某曰:“满街都唱爱国歌,未闻有人唱爱民歌者。”梁曰:“君胡不试编之。”

  辜鸿铭略一伫思曰:“余已得佳句四,君愿闻之否?”曰:“愿闻。”曰:“天子万年,百姓花钱。万寿无疆,百姓遭殃。”坐客哗然。

  ◎钱必进

  檀某尝为福建学政,按临福州,从者不谨,榜发,舆论大哗。落第士子乃于谒圣之日,以肩舆舁纸糊秀才一,蓝衫雀顶,题其名曰钱必进,鼓乐喧阗,游行城内外,投刺拜客,作种种滑稽举动。后檀为御史所劾,遂落职。

  ◎构腹稿作八股文

  某年,考试东西洋留学生,题为“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既毕试,游三页子花园,汪某某与焉。时动物园有一象,行步蹒跚,或笑谓汪曰:“此象规行矩步,身躯摇晃,殆正构腹稿作八股文。”

  盖讥汪之曾应科举耳。汪笑应曰:“诚哉是言,象作文之题,且为‘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二句也。”盖“天行健”句上有“象曰”二字也。

  ◎皆服外国之服

  光绪中叶后,出洋留学者日多,以我国衣冠之为外人所揶揄也,皆改西装,及归,亦沿用之。于是凡在都会及通商口岸之少年,以为是固学生之标识,足以夸耀乡里也,乃相率仿效。

  顽固党见而大愤,恶其服或外国之服,加以诮让,黠者还叩之曰:“吾改西装,固外国之服矣。公试临镜自照,亦古之深衣否?盖亦满洲衣冠耳。满洲在明亦外国,是公与吾,固皆服外国之服也,又奚择焉!”

  ◎冠盖京华白眼多

  张文襄在京时,自书门联云:“朝廷有道青春好,门馆无私白日闲。”

  一日,退值归,见联旁缀有小字,细审其语,则“优游武汉青春贱,冠盖京华白眼多”也。亟命毁之。

  ◎犁牛

  德驻胶澳总督某通华文,颇有文采。尝谒鲁抚,抚某问以公子几人。胶督曰:“某有数字。”因一一语以所业。抚大赞曰:“真犁牛之子哉!”

  胶督色变,即问曰:“大帅公子有几?”某一一告之。胶督曰:“然则鄂人于犁牛相去殊远,公真为犁牛矣!”某尚以为赞美也,相与大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