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讥讽类8


  ◎刘位坦三位令坦

  贵筑黄子寿方伯彭年之夫人为大兴刘宽夫侍御位坦女。刘有三婿,皆以年字命名,而刘尝自夸其婿之美,时人为之语云:“刘位坦三位令坦,乔松年、吴福年、黄彭年,刘家女待年而字。”或对云:“潘世恩累世承恩,癸丑科、乙丑科、辛丑科,潘氏子逢丑成名。”

  潘为乾隆癸丑状元,咸丰癸丑重宴琼林,其孙祖荫同钦赐举人,是岁,祖荫复以探花及第,盖三逢癸丑也。而其弟世璜以嘉庆乙丑登第,其子曾莹为咸丰辛丑进士,故对语云尔。

  ◎避秦何处好

  咸丰癸丑,粤寇洪秀全据江宁,尝于钟山试士,诗题为“四海之内有东王”得王字,五言八韵。某生卷有“胆为红巾破,愁随黑发长。伤心怜姊妹,含泪别爷娘。杀贼全凭向,殃民总是杨。避秦何处好,搔首对斜阳”等句。秀全大怒,命僇之。又有献以联者,文曰:“一统江山四十二里半,满朝文武三百六行头。”

  ◎明中秋月暗

  洪秀全据江宁时,有郭镐者,皖之贡生也,被执,遂降之。时洪以八月三十日为中秋节,郭撰一联,为榜于门,云:“明中秋月暗,暗中秋月明,好教我不明不暗。”翌日有人投以下联云:“长头发日短,短头发日长,试问你谁短谁长。”

  ◎长毛去后短毛来

  粤寇之乱,富民窖金于室,及归,而金已无存。或戏作诗云:“兵戈离乱亦天灾,私喜回家有暗财。骇问何人开地窖,长毛去后短毛来。”

  ◎不杀长毛杀扁毛

  捻匪之乱,某镇军防守淮西,大搜民间鸡鸭,以供馔肴。或戏作诗云:“风卷尘沙战气高,穷民香火拜弓刀。将军别有如山令,不杀长毛杀扁毛。”

  ◎击退风云雷电

  咸丰间,苏州大旱,官吏祈雨于玄妙观,半月无效。一日,官吏将返署,忽见坛前悬一联云:“妖道淫僧,一灵牌击退风云雷电;贪官污吏,九叩首祈来日月星辰。”

  ◎人不如鸟

  咸丰丙辰,粤寇三陷扬州,是时居民鉴于前二次郡城之失陷,不得食,饿死者众,闻寇至,相率出城,不敢少留。某翁服务鹾局,家小康,先一日,送其眷避于乡,己又返里,摒挡细软,遍揭溜下瓦沟,藏白镪无数。翁平素好畜笼鸟,若百灵,若昼眉,若竹叶青等,咸驯而善鸣,爱之如拱璧。至是,将往避难,回顾诸禽,益恋恋不能舍,筹划至再,乃弃其劣者,择佳禽而寘诸衷衣之间。

  然仓皇出门,行动多不便,以禽在衣中鸣,不得宁也,遇小寇,呵诘所从来,翁托他辞以对。或察其举动仓皇,疑为妖,妖者,寇所加官吏之徽号也。诘益急,翁坚不肯吐,恐告寇以实,凡此佳禽将为所劫也。大怒,搏翁,持其胫而裂之。尸分为二,禽乃飞去,寇顾而大笑。顾某闻而讥之曰:“是真人不如鸟也,人之不可以有嗜好也,有如是乎!”

  ◎青瞎子

  长白青墨卿麐督学江苏,某制联嘲之云:“白旗丁偏心真可怕,青瞎无目不成睛。”然此非实录,青之鉴衡文字殊允也。

  ◎不作学政真可惜

  汉阳叶名琛以大学士出为两广总督,善书画,工诗。咸丰丁巳,英兵入粤,掳叶以去,粤中人士制乐府三章以刺之。其一云:“叶中堂,告官吏,十五日,必无事,点兵调勇无庸议。十三敌炮来攻城,十四城破无炮声,十五无事灵不灵。谶诗耶,乩笔耶,占卦耶,择日耶。”

  其二云:“敌炮打城破,中堂书院坐。忽然双泪垂,广东人误我。广东人误诚有之,中堂此语无可疑。请问广东之人千百万,贻误中堂是阿谁?”

  其三云:“敌船敌炮环珠江,乡绅翰林谒中堂。中堂口不道时事,但讲算学声琅琅。四元玉鉴精妙极,今时文士几人识。中堂本有学问人,不作学政真可惜。”叶有《镇海楼题壁》之作,传诵一时,然忍心误国,诗虽佳,不足道也。

  诗云:“镇海楼头月色寒,将星翻作客星单。空言一范军中有,其奈诸公壁上观。向戍何心求免死,苏卿无恙劝加餐。近闻日绘丹青像,恨态愁容下笔难。零丁南去叹无家,鹤讯犹传节度衙。海外难寻高士粟,斗边真泛使臣槎。心惊跃虎波澜阔,望断慈乌日影斜。惟有春风依旧返,女墙红徧木绵花。”身在囚虏,而以使节自命,廉耻之沦丧甚矣。或谓其侍者指海水言曰:“此水甚清。”叶皇然他顾而已。

  ◎相臣度量疆臣抱负

  叶名琛既为英人挟之至香港,犹日作书画以应英人之请,从者劝勿署姓名,乃题“海上苏武”四字于末。咸丰戊午二月,展转至印度之孟加拉国,居镇海楼上,犹日诵《吕祖经》,不废吟咏。己未三月,病卒。

  英人归其匶及所作诗。读其诗者辄憾其玩敌误国也,为之语曰:“不战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相臣度量,疆臣抱负,古之所无,今之所有。”

  ◎以红楼梦水浒喻官民

  胡文忠公尝曰:“本朝官僚全以《红楼梦》一书为秘本,故一入仕途,即钻营挤轧,无所不至。而草野又全以《水浒传》为师资,故满口英雄好汉,而所谓奇谋秘策者,无不粗卤可笑。”

  ◎左俯

  左文襄尝为曾文正所保荐,曾给以一札,有“右仰”字样。左微哂曰:“彼写右仰,岂将令我左俯乎?”嫌隙由是而生,其后竟如水火。

  ◎貂不足豕而啼

  咸丰朝,湖北候补府续立人充省城保甲总局会办,为政严厉。一日出门,见肩舆中忽揭有一联,其辞曰:“尊姓原来貂不足,大名倒转豕而啼。”上句用貂不足狗尾续,下句用豕人立而啼也。续大怒,告之鄂督胡文忠。文忠亦以此风万不可长,札饬首府县严拿重惩。

  越日,续又谒文忠,文忠一见,即拱手道歉,谓:“此联乃某所戏撰者。彼有此美才,而令沉沦于下,是吾过也。已令其入幕为上客矣。”盖文忠爱其语隽,以物色得之也,续乃不敢赘一辞。

  ◎道旁苦李

  平江李元度,字次青,事曾文正。咸丰庚申,粤寇扰浙,李领偏师与战于衢州,大败,亡六七千人,文正劾之,并自请议处。军中有作联额以诮之者,联曰:“士不忘丧其元,公胡为改其度。”额曰“道旁苦李。”

  ◎讥京师各署之事简

  京师各部院有公事至简者,堂司各官,惟日一到署,小坐而已。或投一联嘲之云:“大人套车,中堂请轿;(京师与人工资甚昂,若大拜,则以体制所在,不得不坐轿矣)茶房开饭,苏拉(满语在官人役也)倒茶。(斟茶于杯,京谚谓之倒茶,盖自壶倾出之也)

  ◎轿夫比京官

  京谚,以轿夫喻四种京官,前一为军机,扬眉吐气,前二为御史,不敢放屁;后一为翰林,昏天黑地;后二为部曹,全无主意。范叔度鏊由庶常改刑部,入军机,擢御史,人戏称为四夫先生。

  ◎尊宠亦古色古香

  王壬秋,名闿运,即湘绮老人。咸丰中,客粤抚幕,纳粤女为妾,名大崽,宠爱逾恒。一日,设筵宴客,席间极论文章之弊,拊几兴叹,谓书须读秦汉上,六朝以往,等诸自郐。旋呼大崽出谒座客,既黑且丑。一客乃拱手贺之曰:“高论良当,诚春风时雨之化也。即尊宠古色古香,不屑屑作六朝标格矣。”

  王不知其诮己也,愕眙问故。客曰:“世宁有如此之六朝金粉耶!”一座大噱。然大崽善为清歌,每当花阴月午,歌一声月子弯弯,不啻白石道人雪夜泛舟垂虹桥下,小红低唱我吹箫也。

  ◎橐驼老鸦

  同治以前,京师士大夫尝目翰林为橐驼,讥其臃肿缓步也;科道为老鸦,讥其发声不祥也。

  ◎富贵威武贫贱

  或以富贵威武贫贱拟六部,吏曰贵,户曰富,礼曰贫,兵曰武,刑曰威,工曰贱。

  ◎作官如唱戏

  外省文武属官见上司必递手版,然宜于叩头而起之时,出之袖中,屈一膝以呈。某生者,扬州贾人子也,以监生捐纳县丞,分发江西。初到省,例应先见上司,生不知呈递手版之仪式,即询其友某。某曰:“君亦曾看戏乎?作官如唱戏也。呈手版时,将手版放开,如天官赐福状,便得矣。”生谨识其言。

  见上司时,即如某所教,上司怪问其故。生曰:“此友人所教也。”上司曰:“尔为所欺矣!今有署缺,即以与尔,因尔尚能读古人书,忠厚老实,肯听人话也。”生大喜而去。

  ◎尔狗官

  何某需次直隶,权保定府事,公暇,辄召伶人至署演剧。一日,演《司马搜官》出,正在形容之际,不觉气愤,命人将扮演之伶拿下,责以欺君之罪,呵令跪。伶本滑稽,思有以报,遂大摇大摆大声而疾呼曰:“尔狗官,好混帐,大都督岂能跪四品黄堂!”

  ◎赠知县知府联

  有戏赠知县联云:“下官拚万个头,向上司磕去;尔等把一生血,待本县绞来。”赠知府云:“见州县则吐气,见道臬则低眉,见督抚大人茶话须臾,只解得说几个是是是;有差役为爪牙,有书吏为羽翼,有地方绅董袖金赠贿,不觉的笑一声呵呵呵。”

  ◎嫌少嫌小嫌老

  某县令年老。初莅任,即大书县治之前曰:“三不要。”下注一不要钱,二不要官,三不要命。次日视之,则每行下已各添二字,不要钱下曰嫌少,不要官下曰嫌小,不要命下曰嫌老。

  ◎爱民犹子执法如山

  某县署大堂有榜“爱民犹子执法如山”八字者,而某颇贪黩,遂有续其下者曰:“爱民犹子,牛羊父母,仓廪父母,供为子职而已矣;执法如山,宝藏兴焉,货财殖焉,是岂山之性也哉。”

  ◎首县十字令

  昔人言附郭县令之不可为,有“前生不善,今生为县。前生作恶,知县附郭。恶贯满盈,附郭省城”之谣,此语已脍炙人口。后有人作首县十字令者,一曰红,二曰圆融,三曰路路通,四曰认识古董,五曰不怕大亏空,六曰围棋马吊中中,七曰梨园子弟殷劝奉,八曰衣服齐整言语从容,九曰主恩宪德满口常称颂,十曰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

  ◎典史十字令

  各县典史一缺为流外官,为未入流,然往往有擅作威福者。或为之作十字令云:“一命之荣称得,二片竹板拖得,三十俸银领得,四乡地保传得,五下嘴巴打得,六角文书发得,七品堂官靠得,八字衙门开得,九品补服借得,十分高兴不得。”

  ◎一牛独坐看文章

  浙江学使某颇苛刻,按试杭州,例在暑日,盖浙学出巡各郡,辄回省歇夏也。学使欲杜枪替,乃令以纸条黏考生之首,使其着案,不得交头接耳。及题纸下,诗题为“万马无声听号令”,一生忽拍案大声呼曰:“此题出处大奇,诸君亦知其下句乎?”诸生大惊曰:“不知。”又大声曰:“下句为‘一牛独坐看文章’”诸生狂笑,一时纸条尽断,杜亦不能究矣。

  ◎滕文公晋封王爵

  某科会试第三题“民事不可缓也”,会元卷内有“臣请为王言之”一语。数日后,会元赴某戏园观剧,忽见戏目大书“某日准演滕文公晋封王爵”,心异之,良久,始悟其卷中有是语也。急叩园主,询为某伶所书,次日赠以百金,属寝其事。

  ◎红黑章京

  军机处之司员曰章京,而俗谚于人之负时名者目之曰红,反是则为黑,有好事者尝作红章京口号曰:“流水是车龙是马,主人如虎仆如狐。昂然直到军机处,笑问中堂到也无。”

  黑章京口号曰:“篾篓作车驴作马,主人如鼠仆如猪。悄然溜到军机处,低问中堂到也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