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讥讽类7


  ◎逆不靖威不扬

  道光壬寅,英兵入沿海各省,朝廷以奕山为靖逆将军,奕经为扬威将军,分往广东、浙江御之,师久无功。时浙江巡抚刘韵珂部署防守,颇竭谋劳,又令士民献破献之策,咸虚心听受,即不用,亦厚赠焉,时誉归之。或撰联云:“逆不靖,威不扬,两将军难兄难弟;波未宁,海未定,一中丞忧国忧民。”

  ◎粪桶当年真妙计

  道光壬寅,粤海戒严,果勇侯杨芳为参赞,慑英舰之炮利,下令收粪桶及诸秽为厌胜计,和议成,不果用。有人作诗嘲之曰:“杨枝无力受南风,参赞如何用此公?粪桶当年施妙计,秽声长播粤城中。”然杨自有兵略,此亦一时迷信耳。

  ◎恶心霸道

  杨庆荣字埃布尔,家居无行,为暴于一乡,道路侧目。或作一联以嘲之曰:“包藏恶心,为鬼为蜮;圈成霸道,非人非羊。”盖以亚字加心则为恶,伯字圈去声,读如霸,而杨之音又与羊同也。

  ◎六吊三场

  平湖王晓莲方伯大经未达时,极偃蹇,会试五次,始获隽,中道光某科进士。后官京师,资用告匮。尝与数同游西海,约需用若干,当公摊之。已而游竣,计每人须京钱六吊。六吊者,六千也,合制钱六百文耳。

  王误以为六千文也,遽云:“如此巨款,实未能应。”或为对曰:“西海一东悭六吊,南宫五北哭三场。”其扁额曰:“苦来异穑。”平湖方言谓甚苦为苦来异色,故用其语而书色为穑以戏之。

  ◎聚饿鬼于一堂

  道光朝,京师士大夫公燕林文忠公则徐于某所,文忠久不至,众饥甚,索食颇急。时座客祝蘅畦庆蕃善谐笑,众因请试说一笑语。祝曰:“亦知沈万三有聚宝盆乎?”曰:“知之。”曰:“知沈万三之邻人乎?”曰:“不知。”

  曰:“沈万三之邻,窭人子也。卒岁,无以为活,相与谋曰:‘吾邻非沈万三乎!试以比邻之谊,借其聚宝盆,片刻,即足吾欲矣。’佥曰:‘然。’谋之沈,沈固不肯,强而后可,期以一用即还,不得逾晷。聚宝盆以类为招,以金银投盆中,俄顷,满盆皆金银矣。推之珊瑚、翡翠,大秦之珠,夜光之璧,皆然,某既携盆归,环顾四壁,无可投者,其妻卞急,乃以所抱儿投之。俄顷之间,满盆皆所抱儿也,呱呱而泣,咸求乳。某顿足叹曰:‘本意在求财,乃聚此饿鬼于一堂耶!’”

  ◎未尝此味

  桐城姚石甫观察莹,于道光时官台湾道,以事为英人所诉,谪官。至四川,总督宝兴见之,卒然问曰:“闻台湾产金,信乎?”意盖有所求也。姚对曰:“某通籍二十年,未尝此味。”宝大惭。

  ◎三科殿试策如出一手

  道光时,泰西文学士某游京师,偶于琉璃厂肆购新科状元策,译而读之,谓中国状元诚旷世鸿才也。次科购之,则大同小异焉,又次科购之,亦大同小异焉,于是诧绝,谓三科殿试策何以出一手也。

  ◎两字探花

  谢梦渔侍御以道光庚戌科一甲三名第。盖是年殿试,犹在宣宗宾天百日之内,士子于策中擡写处,多未留意,谢遇皇上陛下之上,辄加“当今”二字,阅卷大臣以为得体。初拟以状头位之,以书法太劣,置第三,都人呼为两字探花。

  ◎嘲出题割裂

  鲍桂星督学中州,出题割裂,有刻薄子逐题作诗嘲之,盛传于时。

  《咏十尺汤》云:“古来惨刻算殷商,炮烙非刑事可伤。不见周文身一丈,也教落去试油汤。”

  《咏七十里子》云:“没头没脚信难题,七十提封一望迷。阿伯不知何处去,剩将一子独孤栖。”

  《咏谷与鱼》云:“秋成到处谷盈堆,又见渔人撒网回。不是池中无别物,恐防现出本身来。”

  《咏下袭水》云:“真成一片白茫茫,无土水于何处藏。侮圣人言何道理,要他跌落海中央。”

  《咏宝珠》云:“拣取明珠玉任沈,依然一半是贪心。旁人不晓题何处,都向红楼梦里寻。”

  ◎你也配

  成亲王以书鸣乾、嘉、道间,学士谢阶树丐其书《黄庭经》小楷,某都统见之,爱玩不释手,借观一日夜还之。越日,以数十金购宋纸,亲诣跪求,王颔之,翌日即送至。某都统深喜其神速,展视,仍白纸也。惟纸角有字,细如绳头,猝不易辨,谛视之,则“你也配”三字而已。

  ◎郎苏门口号

  安吉郎苏门侍御葆辰好诙谐,初得编修时,有口号云:“未知何日升中允,且喜今年作老编。”久之,迎其眷入都,而家贫不蓄车,其出也,辄步行,有口号云:“有屋三间开宅子,无车两脚走京官。红白分金终岁累,春秋俸米举家欢。”及擢御史,巡城,有口号云:“虽无红伞巡场阔,也有青衣喝道长。毛竹板高新簇簇,铁丝灯大亮煌煌。”盖自讽也。

  ◎苟不教

  道光壬寅,英人再陷乍浦,以用兵乏饷,开附生捐教例,以济急需。或有一联曰:“廪生捐教,增生捐教,附生捐教,苟不教,于今多似蚁;红鬼要钱,黑鬼要钱,白鬼要钱,非其鬼,到处狠如牛。”

  ◎着着着是是是

  道光季年,京师有人制联云:“着、着、着。(北音陟牙切。)祖宗洪福臣之乐;是、是、是,皇上天恩臣无事。”盖谓当时之二相国也。扁曰:“如何是好。”盖二相饶有伴食之风,造膝时绝尠献替,唯阿容悦而已。

  ◎江淮河汉日月星辰

  南海某太史初至京师,习官音,一日,宴会中答座客语,有曰“系系”,盖言是是也。时某京卿在座,戏书一联赠之曰:“江淮河汉,日月星辰。”某不知其皆歇后语也,大喜,持归寓庐,揭之于楹。

  ◎以所书白楷示之

  曾文正官翰林时,亦日书小楷以备考差。适其弟忠襄读书京邸,一日,有友荐仆至,文正不欲留用,而仆固求不已,文正曰:“此仆殊纠缠,吾竟无术遣之。”忠襄曰:“但以所书白楷示之,彼必恝然舍去也。”文正怒之以目。

  ◎险也几乎又一坍

  道、咸间,皖人有俞某某着,尝官川臬,辄于署中开赌,为何子贞学使绍基劾去。黄宗汉至粤,逗留于桂林,俞往谒,犹带翎顶,黄诘之,俞诡对曰:“是儿子诰封。”后粤人知其事,乃为诗嘲之曰:“御赐花翎孔雀斑,不知无耻又拖翻。冤家遇着黄宗汉,险也几乎又一坍。”

  ◎京报古文

  道、咸间,士大夫犹知好名,有科目者,耻不能古文,往往用八比法杂案牍词语为之,时人称为京报古文。

  ◎磕睡军机

  咸丰时,工部侍郎杜翰在军机,一日入对,盖军机大臣每以一人领班,跪头垫,备顾问,余惟俯伏于后也,杜班居第四。时值吏部缺人,文宗曰:“杜翰转左。”是时杜应谢恩,而已熟睡,同列推之,良久始觉。时人谓之磕睡军机。

  ◎部院难为为掌院

  咸丰朝,无锡邹壮节公鸣鹤初授广西桂林知府,洊擢巡抚,以粤寇之乱罢归。掌教东林书院,偶因细故,与诸生龃龉。某日,忽见厅事题一联云:“部院难为为掌院,桂林不守守东林。”邹曰:“是不可一日居矣。”遂出而从戎,后殉难,赐谥壮节,并开复原官,人谓为诸生一激之力也。

  ◎今之所谓良臣

  文宗御书“清正良臣”四字赐陈某某,时某大臣适为上面责,玉音有“卑鄙无耻”语。京中传一联云:“卑鄙无耻,人不可以无耻;清正良臣,今之所谓良臣。”

  ◎武冈可是五缸州

  咸丰时,云梦许秋岩尚书兆椿以侍郎督学粤东,改授漕督。道出长沙,邑令某主供应,为营办仪仗,于官衔牌误书漕作糟,作诗戏之云:“平生不作醉乡侯,况复星驰速置邮。岂有尚书兼曲部,漫劳明府作糟邱。读书字要分鱼豕,过客风原是马牛。闻说头衔已迁转,武冈可是五缸州。”

  盖兵部尚书为漕督兼衔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