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讥讽类3


  ◎手脚眼头口牙

  明末,京师有骡行牙人某甲,工辞令,善钻营。鼎革后,附睿王多尔衮势致富,为二子营谋得官,称封翁矣。适新屋落成,徧觞朝士,莱阳宋荔裳按察琬亦与焉。酒罢,某甲招诸客游后园,园未毕工,壁有一孔,客讶之。

  或告曰:“此手脚眼也。匠人以砖累垣,垣内外皆有匠。稍高,即彼此授受甚艰,故于壁间留一孔,以便递物,京师人谓之手脚眼。”荔裳闻之,忽曰:“吾得确对矣!”众询之,曰:“头口牙也。”盖北人谓骡马为头口,故以是诮之,众皆粲然。

  ◎金刚本是一团泥

  吴三桂王滇时,建功德庙成,指泥塑四大金刚为题征诗。

  按察使某素忤三桂,吟曰:“金刚本是一团泥,张牙舞爪把人欺。人说你是硬汉子,你敢同我洗澡去!”三桂恶其刺己也,杀之。

  ◎才难自古信其然

  康熙己酉,简某督学江南。初试江北诸郡,案出,舆论哗然,士子即以试题作诗云:“才难自古信其然,知我何须更问天。断断不能容一技,优优还要礼三千。贫而乐者甘从井,富可求乎愿执鞭。夫子宫墙高数仞,故人乐有父兄贤。”简闻之,逐阅文者某某,自是,所取皆孤寒士矣。

  ◎天为门客

  太仓王太常子孙多而贤,康熙庚戌,颛庵、麓台甫弱冠,皆捷春闱。泥金报至,适吴梅村祭酒在座,戏曰:“君家门下清客,当为苍苍者天耳。”太常大愕。吴曰:“承主人意旨,而善于迎合者,惟门客耳。今日之天,得毋类是。”

  ◎五老

  闽人呼酒曰老,新、旧、庆、白、行,五种酒名也。闽人谓酒醅以火再焙者为庆。康熙甲寅,靖南王耿精忠反,滥授伪官,人亦谓之五老,即借酒名以讽之。前朝旧官重出仕者曰旧老,举贡生监新入仕籍者曰新老,现任官从逆者曰庆老,输财入官者曰白老,微官徒行者曰行老。

  ◎笑杀两家刘备

  康熙乙卯,长汀黎士弘官甘山。甘山各乡春秋赛会,均奉刘先主为案神。两乡之赛者,偶争道后先,互哄于县,控词称彼家刘备欺我家刘备。

  黎大笑,各扑其首事而遣之,并书《洛阳春》一词云:“笑杀两家刘备,空争闲气一身。且自不相容,还要桃园结义。多是小人生意,有何干系。轻轻十板各归家,还算县官省事。”

  ◎输粟采薇

  康熙丁巳、戊午年,入赀得官者甚众,继开博学宏词科,隐逸之士争趋辇毂。姜西溟太史有句曰:“北阙已成输粟尉,西山犹贡采薇人。”一时以为实录。

  ◎终南山下草连天

  康熙己未,诏开博学宏词科,常熟吴苍符龙锡有《偶成》二首嘲之云:“终南山下草连天,神敖犹慙古史笺。到底不曾书鹄板,江南惟有顾书年。(即宁人也。)”“荐雄征牍挂衡门,钦召金牌插短辕。京兆酒钱分赐后,大家携醵众春园。”

  ◎进士与鬼二而一

  康熙己未博学宏词科,取中者五十人,高等者授官过优,遂为甲科所丑诋,目为野翰林;而宏博之诋甲科,亦不遗余力。尤展成检讨侗《题钟馗像》曰:“进士也,鬼也;鬼也,进士也,一而二,二而一者也。”

  ◎博学宏儒本是名

  慈溪郑寒村太守梁,见康熙宏博开科之杂流竞进也,嘲以诗,其一云:“博学宏儒本是名,寄声词客莫营营。比周休得尤台省,门第还须怨父兄。”其二云:“补牍何因也动心,纷纷求荐竟如林。总然博得虚名色,袖里应持廿四金。”

  ◎胜国君臣也皱眉

  宏博科之初开,以议修《明史》始,主司为宝坻杜文端、高阳李文勤、益都冯文毅、昆山叶文敏四公。有以诗讽之者曰:

  “自古文章推李杜,而今李杜实堪嗤。
  叶公懵懂遭龙吓,冯妇痴呆被虎欺。
  宿构零軿璇玉赋,失拈落韵省耕诗。(试题为“璇玑玉衡赋”、“省耕诗”。)
  
若教修史真羞死,胜国君臣也皱眉。”

  ◎商容改姓

  康熙己未,圣祖诏修《明史》,鄞人之与其役者,人知有万氏季野与其兄子九沙太史经、五河太守言及姜西溟耳,而教谕左臣黄实亦从事秘书,并参明史馆务。教谕古文有盛名,其为人疏散,任本色,最重名节。同县周鄮山征君容,明遗民也,志行孤贞,皎然尘表,顾以名高未绝酬应,教谕累讽之。

  一日忽谐之曰:“商容易代,受武王表闾之宠。赴谢镐京,道逢伯夷,劝其改姓,信有之乎?”征君笑不答。

  ◎夷齐陆续到皇畿

  郑寒村与潘次耕遇于柯都谏家,郑以“夷齐陆续到皇畿,日向朱门乞蕨薇”一绝嘲潘。潘和韵答曰:“蒲东回首思依依,欲向关西心事违。输却樱桃红一点,春风重着绣襦归。”

  潘诗所使之事,切合郑姓,每句皆然。

  ◎妾等愿守西山之节

  长洲汪琬,字钝翁,以应康熙己未博学宏词科入翰林,居京师,遣人南归迎其两妾。两妾皆不行,曰:“此老宦兴方浓,妾等却愿守西山之节。”

  同年诸名士为别纳一姬,王渔洋戏作《花烛词》,有云:“嬴女吹箫引凤雏,莫将缣素怨狂夫。似闻一语分明寄,我见犹怜况老奴。”盖调之也。

  ◎贻误后学

  毛西河尝与阎百诗论地理,语多穿凿,百诗太息曰:“汪尧峰私造典礼,李天生杜撰故实,毛大可割裂经文,贻误后学不浅。”

  ◎澄清海甸保障东南

  康熙朝,商邱宋牧仲荦抚吴十九年,尝修沧浪亭,刻《沧浪亭小志》,又修唐伯虎坟。然似有不慊舆情处,其抚署东西两辕门牓曰:“澄清海甸,保障东南。”

  时有加三字成联句云:“澄清甸沧浪水,保障东南伯虎坟。”宋尝自题沧浪亭联曰:“共知心似水,安见我非鱼。”或改水为火,改鱼为牛,暗合其名,亦堪一噱。

  ◎绿林昨夜绕官街

  于清端公成龙抚直隶,筑长墙于大道以御响马,后以劳民,罢之。赵恒夫有诗讽之曰:“百里长墙拦贼马,绿林昨夜绕官街。”

  ◎何不出家

  吴薗次太守绮尝游广州,有僧大汕者,日奔走于诸贵之门。一日,语吴以应酬杂沓,不堪其苦,吴笑应之曰:“既以为苦,何不出家?”

  ◎赐水晶烟管

  圣祖不饮酒,尤恶吸烟。溧阳史文靖、海宁陈文简两公皆酷嗜淡巴菰,不能释手。及南巡,驻跸德州,闻二人之嗜也,特赐水晶烟管以讽之。偶呼吸,火焰上升,爆及唇际,乃惧而不敢用。遂传旨禁天下吸烟。

  ◎宁不食两庑特豚

  朱竹垞太史晚年自订诗集,不删《风怀》一首,曰:“宁不食两庑特豚也。”袁子才曰:“竹垞果删此诗,岂真得厕两庑?”

  即竹垞亦非真有此意,盖以典礼太滥,甚有名行无考,附会性理数言,遽与程、朱并列者,竹垞耻之,托词自免,盖意在讥时耳。

  ◎相公纸尾之学

  李文贞公光地幼工举子业,好为坊社选文,尝自夸其明文前选之精,曰一乡,士子有能熟于此者,可永免兵水之灾。全谢山痛诋之,谓:“相公纸尾之学,所以成中和位育之功者,尽在于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