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讥讽类2


  ◎糟糠之妾

  计甫草故贫士,尝置一妾,晨夕设食,惟粗粝而已。其夫人张氏谑之曰:“古闻糟糠之妻,不闻糟糠之妾,如何?”

  ◎山川满目不胜情

  华亭金天石,明诸生,以诗文名一时。顺治间,以隐逸征,不起,时论高之。时松郡人文最盛,奉钱牧斋为盟主,钱亦屡至松。

  一日,舟次白龙潭,诸名士方趋迓钱,天石忽投以一诗云:“画舫沧江载酒行,山川满目不胜情。朝元一闭千官散,无复尚书旧履声。”钱得诗默然,即日解维去。

  ◎演跃鲤

  金天石尝客江宁,适合肥龚芝麓尚书鼎孳大会诗人于桃叶渡,天石与其列。伶请演剧,天石命演《跃鲤》,举座失色。盖龚自登第后,娶名妓顾横波为妾,衣服礼秩如嫡,故天石以弃妻讥焉。龚大不怿,而天石殊不顾。黄昏大雨,将散,车马咽阗,天石坐门限上,脱袜徒跣,了无怍色,徐徐去。

  ◎妾亦能作葛嫩

  龚芝麓嬖顾横波甚,然时为所制。一日,有仆以事至横波室,语笑间,龚排闼入,疑其有私,谓仆无礼,罚令长跪。

  及龚出,横波闭户大哭,以长斋礼佛不欲接见相要。龚再三劝慰,终不启扉,大窘。适钱牧斋以事至金陵,乞其作调人。横波曰:“渠能作孙孝威,则妾亦能作葛嫩耳!”钱嗒然。

  ◎兵部尚书接驾

  世祖入关,明兵部尚书某亦在迎降之列。后官浙中,赴燕西湖,伶人演闯贼破都事,一人执手板跪伏道傍,自唱“臣兵部尚书某迎接圣驾”,某怅然。

  ◎能骑否

  堂邑张蓬玄,名凤翔,明之尚书也。入国朝,为大司寇,年七十余矣。一日侍宴,下阶而仆,世祖命内侍掖之以行。出长安门,尚有诏追问能骑否,徐讽令以礼致仕。遂进所撰《礼经》、《乐经》而去。

  ◎清明时节两纷纷

  某生,明末人也。其叔某,以明臣而仕国朝,某见其叔之变节,时有讪笑。一日,家宴,某忽倡言行酒令,首句须物件一,次古人名一,后句用《千家诗》改一字。首坐者唱曰:“我有一张床,送与张子房,张子房不要。甚么不要,春色恼人眠不得。”

  次者曰:“我有一把扇,送与曹子建,曹子建不要。甚么不要,剪剪轻风阵阵凉。”次即轮至某,某曰:“我有一绺缨,送与我叔亲”,至此,众人群起诘问,谓不应以今人插入。某生曰:“我叔为明人,而服清官,非古人而何?”众无言。乃又续曰:“我叔亲不要。甚么不要,清明时节两纷纷。”叔闻之大惭。

  ◎一队夷齐下首阳

  明末诸生入本朝,有抗节不就试者,后文宗按临出示,“山林隐逸有志进取,一体收录”,诸生乃相率而至。或为诗以嘲之曰:“一队夷齐下自阳,几年观望好凄凉。早知薇蕨终难饱,悔杀无端谏武王。”

  及进院,以卓凳限于额,仍驱之出。人即以前韵为诗曰:“失节夷齐下首阳,院门推出更凄凉。从今决意还山去,薇蕨堪嗟已吃光。”

  ◎奇怪痴怪

  昆山归处士庄,与顾亭林齐名,时有“归奇顾怪”之目。后华亭陆<日为>字日为,工画,与同里严载齐名,亦称“陆痴严怪”。盖士大夫浮沉里闬,其制行稍岸异者,未有不为流俗人所讥讽者也。

  ◎天明应读汀芒

  顾亭林西游,主李天生家。一日,亭林卧未起,天生谓之曰:“汀芒矣!”亭林愕然。天生曰:“子好讲古音,尚不知‘天’应读‘汀’,‘明’应读‘芒’耶!”亭林为之大笑。盖讥其嗜古之不可泥古也。

  ◎熏莸不同器而藏

  昆山徐干学被议放归,欲聘潘次耕于家,而顾亭林驰书尼之,其词甚激,至云:

  “彼之官弥贵,客弥多,便佞者留,刚正者去。今且欲延一二学问之士,以盖其群丑,不知熏莸不同器而藏也。吾以六十四之舅氏,主于其家,见彼蝇营蚁附之流,骇人耳目,至于征声发色而拒之,仅得自完。”

  ◎茸城行

  马进宝为江南提督,驻松江,爱结名流。有诸生窘迫,献马春联曰:“渔阳老将多回席,鲁国诸生半在门。”马武人,不知其用唐人语也,大喜,赠千金。在江南暴敛横征,穷奢极侈,吴梅村赋《茸城行》以刺之。

  ◎铁面糟团

  顺治庚寅、辛卯间,秦世桢巡按江南,有铁面之称。继之者李成绍,安静无为,惟日饮亡何而已,人目之曰糟团。

  有改崔护《人面桃花》句粘于墙,云:“去年今日此门中,铁面糟团两不同。铁面不知何处去,糟团日日醉春风。”

  ◎原来货殖是家风

  顺治丁酉江南乡试,得人最盛,如张玉书、马世俊、陵灿、赵炳,皆一时名下士。

  题为“子贡曰贫而无谄”全章,乃下第者横加诽语,为作《黄莺儿》词一首以讥之云:“命意在题中,轻贫士,重富翁。诗云子曰全无用,切磋欠工,往来要通,其斯之谓方能中。告诸公,方人子贡,原来货殖是家风。”

  ◎胡桃滋味

  金人瑞以哭庙案被诛,当弃市之日,作家书托狱卒寄妻子,狱卒疑有谤语,呈之官。官启缄视之,则见其上书曰:“字付大儿看,盐菜与黄豆同吃,大有胡桃滋味。此法一传,我无遗憾也。”官大笑,曰:“金先生死且侮人。”

  ◎候缺相公

  益都孙相国廷铨,字道相,尝以大学士居忧。既三年,入都,报部起服,朝士笑之,目为候缺相公。

  ◎阙里侯

  李笠翁,名渔,工揣摩,走声势,取重于时,能以术笼取人赀。尝作《奈何天传奇》,先出上半本,其所云阙里侯者,衍圣公也,扮演丑恶,备极不堪。

  衍圣公患之,赂以重金。复出下半本,则所谓阙里侯者,已获神佑,完好如常人矣。

  ◎帝王卿相为傀儡

  尤西堂舍人侗尝以达赖喇嘛骄纵、皇族喜唱戏、某旦结阉竖纳贿鬻官也而嫉之,乃作联云:

  “世界小梨园,率帝王师相为傀儡,二十四史演成一部传奇;
  佛门大养济,收鳏寡孤独为丘尼,亿万千人遍受十方供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