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谏诤类8


  ◎赵尔巽尚欲有言

  川督赵尔巽为御史时,戆直敢言,后以石阡府知府外府,请训。孝钦后曰:“汝今后尚欲有言否?”赵对曰:“奴才尚欲有言,当请都察院代奏。”临行,果由都察院代呈封奏二件:一言时政;一谏孝钦。

  光绪辛丑回銮,擢山西巡抚,入对,孝钦曰:“此次之变,是我用人不当,皇上本欲殉社稷,亦因我牵累未决,如天之福,不意我君臣复得相见于此。”言罢大恸,赵亦叩头呜咽良久。

  孝钦曰:“此次到山西,当如何办法?”赵曰:“奴才当先办理交涉事件,使民教相安,一面练兵防匪,保卫地方。”孝钦称善。最后复问曰:“汝从前屡次具奏参我,是受何人指使?”赵对曰:“奴才从前误采风闻,不知我太后圣明如此。”孝钦大笑。

  ◎安维峻劾李文忠

  御史安维峻在都,有殿上苍鹰之目,尝列款纠参李文忠公鸿章,留中不发。李久在天津,未尝识安面,一日陛见,在朝房小憩,适安从容入,李私问苏拉曰:“此何人?”安闻之遽曰:“我即参君二十款之安维峻也。”李唯唯。

  ◎边宝泉劾李文忠

  光绪中,李文忠督直隶时,以麦秀两歧入告,御史边宝泉劾之,有“阳为归美于朝廷,阴实自誉其政绩”之语,文忠致函谢过焉。

  ◎徐致祥痛论时事

  德宗于臣工奏疏,有足为国家法者,辄置案头,以时展玩。嘉定徐箖季和侍郎致祥言事颇戆直,孝钦后外优容而内忌之,德宗眷之独厚。当徐简浙江学政时,濒行陛辞,召对至三时之久,谓徐曰:“尔所奏事,朕无日不展阅一过,真名言也。”

  及痛论时事,至府库空虚、内外交迫等语,徐泣,德宗亦泣。徐曰:“臣去后,愿皇上珍重圣躬。”德宗曰:“卿亦须珍重。”盖德宗时厄于孝钦,而徐为当道所忌,故君臣之际,彼此相喻于微言也。时军机各大臣伫立门外,见徐久不出,恐被劾,莫不仓皇失色,及徐出而无事,始各相安。

  ◎七御史一日七奏

  光绪庚子西巡,孝钦后与德宗下诏罪己,实出荣禄之意,樊增祥为之起草者也。朝臣稍稍趋行在,每召见,孝钦必哭,群臣条奏自强之计,多所采纳。迨辛丑回銮后,惊尘既定,陈大计者多束之阁矣。德宗宾天,醇天监国,虚怀采纳,召见江春霖、赵炳麟两侍御。

  谏垣入对,绝对迹已三十年,一旦复见之,台谏风生,海内动色。尝有七御史同日各递封奏,称极盛焉。其后陈事者摭拾肤词,弹劾过多,亦未能悉当,封章遂十九留中。即有措词激烈者,欲求步赵启霖、江春霖之后,亦不可得矣。

  ◎台谏三霖

  当庆王奕劻柄国时,举朝莫敢撄其锋,时台谏中有矫矫不阿之三霖焉。三霖者:湘赵启霖,闽江春霖,桂赵炳麟是也。启霖首揭其奸,革职;春霖继之,回原衙门,未久,皆归矣。

  惟炳麟未忤巨奸,幸而得保。时又有蒋侍御式瑆以劾庆贪秽,回原衙门。

  ◎江春霖劾奕劻

  光、宣间,凡军机处及海陆军、财政、外交诸任,均以亲贵掌之。诸王贝勒皆少年寡学,徧树党援,排斥异己,勾通阉寺,广行贿赂。宣统初,闽县江侍御春霖特疏纠参交劻,疏中所谓江苏巡抚宝棻,陕西巡抚恩寿,山东巡抚孙宝琦为其亲家;山西布政使志森为其侄婿;浙江盐运使衡吉为其邸内旧人;直隶总督陈夔龙为其干女婿;女徽巡抚朱家宝之子朱纶为其子载振之干儿,悉实事也。疏上,都下喧传,争为春霖危,谓恐蹈赵御史启霖覆辙,缘赵亦以劾庆而削职者,故群彦啧啧称二霖也。果奉旨命其明白回奏。

  及覆奏,乃历数诸故实,谓:“人言藉藉,事非传疑,本可按图以索也。”末更谓:“臣非不知赵启霖劾奕劻罢官,仗马一鸣,三品料去,祇以枢垣重地,汲引私人,恐或贻误大局,激于忠悃,冒死直陈。”旋仍奉旨切责,命回原衙门行走。

  御史陈田、赵炳麟、胡思敬等先后吁请收回成收,均不省。于是全台大愤,由御史忠廉领衔,联署者五十八人,公上“言路无所遵循,请明降谕旨”一折。自有御史台以来,固未有众情一致,争尚风节如斯之甚者。春霖既被放,即奉母返闽,绘《梅阳归隐图》以见志。

  ◎永辉绝粒上书

  颐和园八品苑副永辉,上书监国摄政王,痛陈四事,切中时弊。先六日绝粒,宣统己酉六月十六日,卒,书由《爱国报》宣布,见者无不堕泪。后经赵炳麟、崇兴两侍御奏请褎嘉。永之汉姓为白,字竹君。

  ◎张传楷上书自戕

  张传楷,顺天人,字睿斌,本宗人府供事,积劳保至知州。其平居沉默寡言,任事勤恳,不辞劳怨。宣统辛亥九月,武昌革命事起,各省响应,举朝震恐,上至宗室达官,下至郎曹黎庶,均日以迁徙眷属为事,无一人上封奏者。张独草条陈千余言,诣都察院,乞院长代奏。

  时院中人已星散,张悲愤填膺,伏也痛哭,不去者三日,遂怀刃自戕。役人亟扶送医院,为之调治,卒以伤重毙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