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隐逸类3


  ◎徐虚斋中年不入城市

  嘉庆中,钱塘徐虚斋明经以诚,屡应秋试,荐而不售,筑枕江楼于凤山门外,而独居之,歗歌自适。性宽大简重,好洁,涕唾必择所,坐处无纤尘。布袍整肃,襜如也。

  时方中年,足迹不履城市,近则默坐于樱桃山麓,远则散步于西湖之漪园。妻孥经岁火相见,日夕相从者,一僮一鹤而已。

  ◎李我隐于江湖

  江南生者,嘉庆间江南畸人也,隐于江湖。尝游湖湘、江西,不言姓字。年三十许,无须,长身颀立,动止俶诡。逢人辄谈韵学,时或及经义,独发奇论,闻者舌挢不能下。庐溪诸生林逢馨馆之家,事以师礼,昕夕讲贯。有以疑义询者,辄曰:“出某书第几页。”检之。

  果然,数十问,无一误。性嗜酒,酣饮无算,醉辄侘傺悲啸。与之游者莫之测也,逡妄避去。不甚喜见客,尤厌薄富家儿,有造谒媎,则闭户大声读书,俟其去,乃已。好习礼仪,暇辄设几席,招诸生,而己为之宾,盘辟自西堦上,跪拜罄折如仪,宛然叔孙通之绵蕞也。尝语人曰:“聪明诚由天授,而强识尽人可为。日以寸纸记五六事,黏壁间,终岁所获多矣。”其作字,必依许氏书。

  未尝泚笔为文,而衣带间恒系片纸,视之,则所作《武宁卢氏溉园记》也。述经学,以汉魏为宗。县令杨朝位馆之半载。独居,恒拊膺太息,若有大不得已于中者。一日,忽辞归。赆以金,却之曰:“吾无所用此也。”遂去。或谓生实姓李,偶见其《赠参客》诗,自署“李我”也。语音类楚。或曰:“此楚之王百龄。”质之,皆非是。

  ◎郭频伽万梅花拥一柴门图

  郭频伽名麐,吴江人。尝以《水村图》索人题咏,同县女士汪玉轸题之云:“深闺未识诗人宅,昨夜分明梦水村。却与图中浑不似,万梅花拥一柴门。”

  频伽乃倩奚铁生补写《万梅花拥一柴门图》,以代前轴。

  ◎梁芷林七十归田

  福州梁芷林中丞,晚年归田,有一印云:“二十举乡,三十登第四十出守,五十还朝,六十开府,七十归田”。

  ◎张南山安享林泉之乐

  番禺张南山维屏,以进士宰湖北,所至有政声,擢守南康。归田后,闭户著书,著作等身。有《国朝诗人征略》行世。工诗,善书,老而弥笃,有岭南三子之誉。

  尝刻一小印,曰“乾隆秀才,嘉庆举人,道光进士,咸丰老渔”。曾筑听松园于花田之滨,为著书所。性爱松菊,园植老松,沿畦绕砌悉佳菊。每当花盛开,即邀友游燕其中,酒赋琴歌,盘桓竟日,享林泉之乐者三十余年。

  其绝笔诗云:“烟云过眼总成空,留得心情纸墨中。书未刻完人已逝,八旬回首惜匆匆。”“偶堕尘寰八十年,飘然归去大罗天。松溪花埭常游处,或者诗魂泛画船。”

  ◎何莲舫隐居邗上

  江阴何莲舫太守自广信罢官,隐居邗上,托业淮鹾。自刻《悔余庵全集》行世,胎息《庄》、《骚》,曾文正公剧嘉许之。

  尝手书一联以贻之曰:“千顷太湖,偶与陶朱同泛宅;二分明月,合随何逊共移家。”

  ◎徐山云补梅孤山

  钱塘徐山云茂才时,既屡应秋试不售,乃绝意进取,就六世祖文敬公潮清风草庐旁筑屋以居,慕林和靖处士风。道光丁酉,与同理汪介眉、沈念农、孙阆青诸老辈补梅孤山,以寄岑寂。同治辛未,阆青自湘中还,访其种梅处,题诗壁间曰:“空廊苔屐宛然新,重访寒花几怆神。记自碎锄明月后,又抛三十六回春。”

  ◎刘省三挂冠遗世

  合肥刘铭传字省三,起家淮军,转战江右,建业回疆,被爵归田,年甫及壮。其《遣怀》云:“自从家破苦奔波,懒向人间唤奈何。名士不妨茅屋小,英雄总是布衣多。为嫌仕宦无肝胆,不惯逢迎受折磨。饿有糗粮寒有帛,草庐安卧且高歌。”自新疆归,即挂冠遗世。尝居金陵莫愁湖,恒策小驴,寻老僧谭佛。

  有《题报国寺慧真和尚游春图二绝》云:“桃花如锦草如茵,一杖逍遥物外身。春色万山仗谁管,神仙多半出家人。”“踏青携杖到零岑,绕涧穿林缓步行。山水多情常供佛,不教春色动禅心。”

  ◎朱研臣隐居胥山

  朱研臣提举大勋,钱塘人。以所居在大井巷之吴山麓,自号胥山老农。少丁乱离,方粤寇扰杭时,仓皇出走。乱定归,弃举子业,得官亦不出,以诗酒自娱。春秋佳日,辄与二三同志小集乐山草堂,为文燕之会。

  乐山草堂襟西湖,枕钱江,风景清幽,以城郭而有山林之胜者也。女承芳,字蓉笙,髫年知书,尝云:“吾家居胥山,固秀色可餐也。”后适同里徐珂。

  ◎汪笑侬隐于伶

  汪笑侬名僢,自号伶隐,皖人,仕而优者也。光绪中,以明经得乡选,大挑用知县。挟资次京师,自以新贵将得官,乃谋置一妾与之省,不知其适为宗室女也。事闻于台官,奏之朝,按验,例当斩。

  汪有家奴私请曰:“其无救乎?”汪曰:“救可为,惟必有任其罪者,乃得耳。”奴曰:“诚能乞得主人命,奴万死不辞也。”汪曰:“审乎?”奴曰:“第勉为之,奴誓无悔也。”汪知其诚,乃出资贿朝贵,遂坐奴买献罪。

  ◎奇丐隐于乞

  榕城之西市,一日来一丐,脸瘦身矮,衣衫蓝缕,手一布囊,累累然不知中贮何物,蹒跚道上,口作吟诗声。途人皆奇之,有伫而观者,有踵其后者。继至一隙地,以布囊委地,向衣袋中取出一纸,铺地上,字大如钱,为端楷,上书“四海散人痛告”六字,下叙其由浙入闽,寻亲不遇,见逐于逆旅居停,腹枵三日,是以呼号将伯,解囊助予,云云。时观者多悯之,佽助铜元数十枚,丐者殊弗顾,徐向布囊中取出一书,高声宣读,中多隐约语,其音清朗嘹喨。

  久之,始俯身拾地上钱,携囊行至一书坊前,昂然入,将所乞钱购书数册,束于腰,彳亍而出。或诘之曰:“尔奚有闲资购书?”丐者嗤之以鼻曰:“子鸿鹄耳,宁知我志哉!”弗顾而去,后亦不复见其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