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知遇类3


  ◎阮文达知蒋征蔚

  乾、嘉间,元和有三蒋:伯莘,字于野;仲征蔚,字蒋山;季夔,字希甫。皆工诗,人各一集。蒋山尤渊博,治经史小学,兼通象纬,著述甚精,诗文才力雄富,无所不有。弱冠游浙,阮文达公元方督浙学,一见倾倒,留之署,约为异姓兄弟,复序其《经学斋诗》,谓研精覃思,梦见孔、郑、贾、许时,不失颜、谢山水怀抱也。

  ◎王兰泉得淮海四士

  青浦王兰泉侍郎昶尝曰:“吾于淮海得四士焉:给事中王念孙及子引之善苍、雅之学,汪中为杨、马之文,刘台拱有曾、闵之养。”

  时谓四士三美,宜矣。

  ◎巨室识林文忠

  福州林文忠公则徐之父,以卖柴为生。幼时,辄随父力作。有巨室某,见其器宇非凡儿,颇以为异,试与语,应对有序,聪颖殊常。计其必有成就,乃谋于其父,令伴诸儿读,时仅十二龄也。

  由是遂得通显,历任巡抚总督者十三省。

  ◎汪文端知姚石甫

  山阳汪文端公廷珍尝督学安徽,闻姚石甫乡试中式,语萍乡刘金门侍郎凤诰曰:“吾昔于皖中佳士,无所遗,独惜未得姚莹,今君暗中得之,何快也。”及姚成进士,为福建平和县知县,赴官,过钱塘。

  时汪督学浙江,姚谒之,纵谈三日,索观诗文,为题诗卷首,有“众鸟啁啾中,独见孤凤皇”之句。石甫名莹,桐城人,后官台湾道。

  ◎何文安知李文恭

  湘阴李文恭公星沅尝以编修督学广东,时道州何文安公数主文,所在有清望,文恭叩以利弊,笔识之。文安敛手曰:“子能虚心问,实心行,吾不独为粤士庆,为异日封疆幸矣。”

  ◎李文恭知曾文正能办贼

  李文恭为钦差大臣时,曾遇曾文正公于逆旅。时粤寇方起,殊以为忧,谈竟夜。

  明日,李出京,临去时,按曾于坐而拜之曰:“吾视天下人,惟君真能办贼。星沅老矣,无足言者,此一拜,所以寄此任于君也。”

  ◎林文忠知左文襄

  左文襄微时,为林文忠所知。道光戊戌,林起自原籍,督师广西,胡文忠腾书荐左。林过湘,使县令觅左,时岁晚,将归家,拏舟江岸,县吏从小舟中大索得之,与共登林舟,忽失足落水,衣履尽湿。登舟,叙礼毕,即谓林曰:“闻古者待士以三熏三沐之礼,今三沐,已拜领之矣,若三熏,则犹未也。”林笑曰:“子犹作文语耶?速易衣,防中寒也。”

  是日,即宿舟中,为竟夕谈。谈次,及新疆边事,忽举手拍左肩曰:“他日竟某之志者,其惟君乎!”左亦殊自负,后卒如林言。左晚年尝引以语幕僚,谓一生荣幸,此为第一。是时,林即于舟中手书一联赠左,联云:“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是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邱。”上款书“季高仁兄先生大人法正”,下款署“愚弟林某某”。左极感之,晚年,犹悬此联于斋壁。

  ◎陶文毅知左文襄

  左文襄礼部报罢,回籍,侘傺甚,充醴陵书院山长,修脯至菲,几无以给朝夕。时安化陶文毅公澍方督两江,乞假回籍省墓。当时轮舶未通,吴楚往来,皆遵陆取道江西。文毅奉优诏,驰驿回籍,地方官吏供张悉有加。

  醴陵为赣、湘孔道,县令特假书院为行馆,嘱文襄撰书楹帖,其上房联曰:“春殿语从容,廿载家山,印心石在,大江流日夜,八州子弟,翘首公归。”印心者,文毅家有古石一,其形正方,名之曰“印心石”,故文毅斋名即以印心石屋命之,召见时宣宗尝从容询及也。

  文毅睹楹帖,激赏不已。问县令孰所撰,令具以文襄姓名对,即遣舆马迎之至,谈一日夜,大洽,即延入幕府,礼为上宾。

  文毅得子晚,其公子尚在髫龄,而文襄有一女,年与相若。文毅一日置酒,邀文襄至,酒半,为述求婚意。文襄逊谢不敢当,文毅曰:“君毋然,君他日功名,必在老夫上。吾老而子幼,不及睹其成立,欲以教诲累君,且将以家事相付托也。”文襄知不可辞,即慨然允诺。

  未几,文毅骑箕,文襄经纪丧事,挈公子归里,亲为课读,且部署其家事,内外井井,如文毅在时。陶氏族人欺公子年幼,群谋染指,赖文襄之御侮,得无事。文毅藏书綦富,文襄暇日皆遍读之,学力由是日进,一生勋业,盖悉植基于是时也。

  ◎骆文忠信任左文襄

  咸丰初年,左文襄以在籍举人,就张石卿中丞亮基之幕。张去位,骆文忠公秉章继之,信任文襄尤专。文忠每公暇,适幕府,值文襄与幕僚数人慷慨论事,援古证今,风发泉涌,文忠静听而已,未尝置可否也。

  ◎胡文忠知鲍武襄

  鲍武襄公超,四川奉节人。微时在蜀,拐某民家妇,遁而至湘,寄其妇于长沙理问街某刀店。刀店主妇收养之,武襄乃呼为干阿奶,只身赴鄂,谒鄂抚胡文忠公。文忠一见器之,曰:“汝诚将才,若统一二营,必为出奇制胜之偏师也。”

  武襄大喜,亟还湘,召募湘人两营,率以见文忠。文忠讶之,意谓实未给札令募兵,然既来,姑给游饷。自是遂率师剿寇,然以无的饷,故每克一城,许部曲掠三日,三日后则严戒秋毫无犯。

  ◎朱伯韩知张忠武

  临桂朱伯韩观察琦尝居谏垣,与苏廷櫆、陈庆镛齐声,号称三直。粤西寇起,方在籍办团练。张忠武公国梁之来归也,官吏多疑之,观察独谓忠武可任事,毅然以十口保其无他,忠武卒为名将。

  ◎邓保之知王闿运

  邓绎字保之,湖南武冈人。少有大志,不屑屑章句,喜访求才俊,尝谓求才为经济第一事。

  湘潭王壬秋检讨闿运幼时读书村塾,绎闻人诵其诗,有“月落梦痕”之句,喜曰:“此妙才也。”即往访订交。王故贫,绎资之,使学于名师,又逢人誉荐之,由是闿运学益精,声名大昌。

  ◎锺建霞受知于司帐者

  咸丰朝,有广东运使锺建霞者,起家寒微,以卖油为业。时漕运方盛,必担油赴粮艘求售。一日,以索值往,适司帐者方句稽款目,盘珠格格不已,锺睨其旁。久之,司帐者问何人,以索油值对,并谓君帐于某某处有误,故不符合。乃属锺代算,数悉符,则大喜,询姓名里居,留之舟中,相助为理,月酬以金,视担油丰且逸矣。

  越数年,粮艘裁,司帐者谓:“吾今亦无所事,我二人盍业贾。”遂托以三千金往来贩运,赢利倍蓗,其人欲与分,钟不可,但计月取辛赀,固与而固辞焉。因为纳粟,得巡检,选授湖北鬲底司。未几,胡文忠驻兵新堤,饟糈支绌,钟以随办捐输,保升沔阳州州同,旋擢知州,积官至广东盐运使,以精明综核见称。

  ◎胡元炜捐官之奇遇

  胡元炜之初仕也,告贷戚友,得数百金,将入都捐从九杂职。方在渡口僦舟,忽有一人来共渡,与语甚洽,因结伴同行。入都,僦屋同居。月余,其人忽问胡曰:“子来何事?”曰:“将捐官。”曰:“盍将履历示我。”胡示之。数日,忽谓胡曰:“吾已为子上兑,捐知府矣。子携来之物,即可作归费。大丈夫生当斯世,何必龌龊为小官。且朋友有无相通,我有余财,敢不为子图耶?”胡惊喜拜谢,云不敢忘德而已。

  胡出都,到省未久,即奉檄置庐州府。时为咸丰癸丑,粤寇悍党方攻庐州也。胡资望浅,忽权守雄郡,盖亦其人为之经营,胡初不知也。及在围城中,一日,忽有人持名帖入署,胡视之,大惊,盖即代捐知府之人也,出都后已久不相闻矣。属胡毋衣冠相迎,恐涉张皇,令外人知也。

  胡迎入,拜述前德。其人曰:“子毋然,吾将以十二月十七日下庐州,子能迎降,必受封王之赏;不然,则命在今日矣。且子受我德甚大,今庐州兵饷两绌,决不能守,与其执迷而自速厥死,孰若报德以取富贵乎?”胡踌躇良久,决意从寇。

  届期,寇由胡所守之门入城。庐民闻胡通寇状,至城破时,相率入府署灭其家。胡降,寇使担水执爨,旋授以职。后官军克安庆,执而戮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