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知遇类1


  ◎汪钝翁知宋既庭畴三

  宋既庭与宗弟畴三俱以孝廉知名,时称大宋、小宋。或问汪钝翁曰:“大宋何如人?”汪言阮思旷都不及真长、逸少,而能撮有诸人之胜。

  ◎赵千门知王丹麓

  王丹麓早年高隐,甚负才望,莱阳赵千门司李亟称之,喻以天地私蓄。丹麓名晫,杭人。

  ◎应嗣寅知张元时辞奇

  杭人张广平,名元时,少与弟辞奇同执经于应嗣寅之门,应亟称赏之,赏赠广平以诗云:“子既张目无不识,弟亦下笔如有神。儿如亚子真可畏,元方季方安拟伦。”后果以诗文著称于时。应名撝谦,仁和人。

  ◎查伊璜知吴顺恪

  海宁查孝廉培继,字伊璜,明崇祯时名士也。家居岁暮,值雪,偶步至门,见一丐避雪庑下,强直而立,心异之,因呼之入,坐而问曰:“闻市中有手不曳杖,口若衔枚,敝衣枵腹,而无饥寒之色,人皆称为铁汉者,汝耶?”曰:“是也。”问:“能饮乎?”曰:“能。”因以壶中余酒倾瓯与饮,丐者举瓯立尽。查复炽炭发醅,与之约,曰:“汝以瓯饮,我以袍酬,

  竭此醅,乃止。”丐尽三十余瓯,无醉容,而查颓卧胡牀矣,侍童扶挟入内。丐巡出,仍宿庑下。达旦雪霁,查酒醒,使人以絮袍与之,丐披袍而去,亦不求见致谢。

  明年,查至杭,暮春之初,遇丐于西湖放鹤亭侧,露肘跣足,昂首独行。复挈之归寺,询以旧袍。曰:“时当春杪,安用此为,已质钱付酒家矣。”因问曾读书识字否,丐曰:“不读书识字,不至为丐也!”

  查悚然心动,熏沐而衣履之,徐谂其姓氏里居,丐曰:“仆系出延陵,心仪曲逆,家居粤海,名曰六奇。祇以早失父兄,性好博弈,遂致落拓江湖,流转至此。因念叩门乞食,昔贤不免,仆何人斯,敢以为污!不谓获遘明公,赏于风尘之外,加以推解之恩。仆虽非淮阴少年,然一饭之惠,其敢忘乎!”

  查亟起而捉其臂曰:“吴生,固海内奇杰也。我以酒友目吴生,失吴生矣。”仍与痛饮,盘桓累月,赠资遣归。

  六奇世居潮州,为明吴观察道夫之后。略涉诗书,耽游卢雉,失业荡产,寄身邮卒。时王师由浙入广,舳舻相衔,旌旗钲鼓,喧耀数百里不绝,所过都邑,人民避匿村谷间,路无行者。六奇独贸贸然来,逻兵执送麾下,因请见主帅,备陈粤中形势,传檄可定。奇有义兄弟三十人,素号雄武,苟假奇以游札三十道,先往驰谕,散给群豪,近者迎降,远者响应,不踰月而破竹之势成矣。如其言行之,粤地悉平。

  由是六奇运箸之谋,所投必合,扛鼎之勇,无坚不破,征闽讨蜀,屡立奇功。数年之间,官至通省水陆提督。康熙初,开府循州,即遣牙将賫三千金存问查家,别奉书币,邀之至粤,舟舆供帐,俱极腆备。居一载,军事旁午,得查一言,无不立应,义取之赀,几至巨万。其归也,复以三千金赠行。

  先是,苕中有富人庄廷鑨者,购得朱相国《史概》,博求三吴名士,增益修饰,刊行于世。前列参阅姓氏十余人,以查夙负重名,亦借列焉。未几,私史祸发,凡有事于是书者,皆论置极典。吴力为查奏辩,得免。后吴卒,赠少卿,兼太子太师,谥顺恪。

  ◎龚芝麓知马世俊

  马章民世俊下第留京,落拓殊甚,以行卷上合肥龚芝麓尚书鼎孳。龚读至“而谓贤者为之乎”题,至后比“数亡主于马齿之前,遇兴王于牛口之下”,“河山方以贿终,而功名复以贿始”,“七十年以前之岁月已沦,七十年以后之星霜复变”,“少壮未闻谏书,而衰龄反同贩竖”云云,泪即涔涔下,曰:“李峤真才子也!”

  岁暮,赠诸名士炭金,章民得白金八百两,明年遂及第。

  ◎张自由识拔白谦

  陈州环城皆水,产佳鲫。康熙初,张自由抚河南,陈州牧以鲫馈之,折书鲊鲫百头。张甚骇愕,促召中军以手折视之曰:“送鱼者称尾,此独称头。陈州牧由进士得官,当必有说。”中军曰:“职有知书之胥白谦,可令入对。”

  须臾,谦至,跪而言曰:“小人尝读《诗经》,有《在藻》之篇,其首章云:‘鱼在于藻,有颁其首。’其次章云:‘鱼在于藻,有莘其尾。’故鱼有称尾,亦有称首者。今州牧之称头而不称尾,正见其尊上之意。”

  张大惊喜,手扶谦起曰:“汝有此大学识,岂可屈居下役!汝即入我幕府,专掌书记可也。”自后事必谘谦,谦行则行,谦止则止,不踰年,拔为本省提塘,复改文职,旋以同知解秩归。

  ◎颜习斋知朱越千

  博野颜习斋,名元。曾于开封市上见一少年甚伟,问其姓字,知为朱越千也,沽酒与饮,叩其志不凡,半醉起舞,为之歌曰:

  “八月秋风凋白杨,芦荻萧萧天雨霜,有客有客夜彷徨。彷徨良久鸜鹆舞,双眸炯炯空千古。纷纷世儒何足数,直呼小儿杨德祖。尊中有酒盘有餐,倚剑还歌行路难。美人家在青云端,何以赠之双琅玕。”

  ◎汤文正知冯山公

  钱塘冯山公景条陈淮扬民困于江苏巡抚汤文正公斌,因万季野以上之。文正见书三叹息,语季野致意,谓宜勉立德功,不在徒言也。又尝语沈昭嗣曰:“令友冯山公固是不朽人。青史名长,不在暂时科第也。”

  ◎尤悔庵知宋荔裳

  宋荔裳标格意气,风流文采,并足推倒一世,尤悔庵目为东海伟人。悔庵名侗。

  ◎尤悔庵知王西樵阮亭

  新城王西樵阮亭昆仲之出游也,每过邮亭野店,辄题诗于壁,诗既惊人,使笔斗大,龙拿虎攫。尤悔庵道经燕齐,见之,解鞍造食,坐对移晷,不能去。阮亭名士祯,官至刑部尚书,谥文简。

  ◎王阮亭知吴天章

  吴雯字天章,蒲州人,进士允升之子,授临颍县知县。康熙己未,举博学宏词,放归。有《莲洋集》。初至京师,未知名。王阮亭亟赏其诗,谓为天才。

  一日,待漏朝房,诵其句于叶讱庵云:“泉遶汉祠外,雪明秦树根。浓云湿西岭,春泥沾条桑。”又“门前九曲昆仑水,千点桃花尺半鱼。”叶大惊异,下直,即命驾访之。自是吴之诗名大噪都下。

  ◎王西樵知林铁崖

  王西樵尝称林铁崖有异人者三:须眉奇古,略如李伯时所画罗汉相,则异在容貌;下笔落落,能为峍屼俶诡之词,出入于孙樵、刘蜕之间,则异在文笔;每当燕会,竹肉间作,或值徜徉山水之际,时而意得忘言,如释迦拈花,达摩面壁,时而快论斗发,又如春雷奋蛰,奇鬼搏人,则异在性情言语。

  ◎吴庆百知毛季莲

  吴庆百以应康熙己未博学宏词之荐入京,止竹林寺。毛季莲尝偕其叔大可过吴庑,坐甫定,辄据柳林,自吟其宴集及登临诸作,大声撼四壁。

  吴顾大可曰:“君家阿咸,正复不减,将不使卿单行。”

  ◎毛大可知史讷斋

  毛大可尝谓史讷斋雝睦居家,事父怡愉,不闻嘻嗃,似陈季方;把臂堪托以妻孥,似朱生;见利思义,不因人炎热,似童子鸿;嗜酒疏脱,每一饮,必陶然尽醉,而诸务不失简则,似张黄门;训诸经百氏,钩深致远,可使担囊负笈,执经问字者不绝门舍,虽倾筐倒箧,随叩随应,犹鼠壤有余物,似马季长。史名廷柏,与毛皆萧山人。

  ◎彭羡门知沈去矜董文友

  海盐彭羡门尚书孙遹在广陵,见沈去矜、董文友词,笑谓邹程邨曰:“泥犁中皆若人,故无俗物。”

  ◎黄俞邰知周栎园

  晋江黄俞邰,名虞稷,尝谓周栎园吏事精能,抚戢残暴,如张乖崖;屡更盘错,乃别利器,如虞升卿;文章名世,领袖后进,如欧阳永叔;博学多闻,穷搜远览,如张茂先;宏奖风流,座客恒满,如孔北海;心好异书,性乐酒德,如陶渊明;敦笃友朋,信心不欺,如朱文季;孺慕终身,友爱无间,如荀景倩、李孟元;登朝未久,试用不尽,如范希文;遭谗被谤,坎壈挫折,如苏长公。栎园名亮工。

  ◎丁药园知李湘北

  丁药园仪部澎尝典试河南,在闱,搜采玮异,得一卷,奇之。同考官以波澜简质,度其人已老,请置于乙。丁曰:“才与胆峙,岂老生所办,此必年少知名,终为大器者也。”榜发,乃永城李湘北天馥也。

  同考官出语人曰:“吾以世目衡文,几失此佳士。”李年方弱冠,名振西清,以文章道谊有声于世,后官侍郎。

  ◎许原孝知许彝干

  许彝干少而岐嶷,总角时,偶诣从祖原孝。原孝冠见之,左右曰:“孙见祖,何必冠?”原孝曰:“此子是许氏南来之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