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幕僚类3


  ◎徐仲眉入李子和幕

  徐仲眉名葆龄,侯官人。少孤贫,从军,充书识,旋保武官,擢至副将。以代某提督作左文襄奏稿叙,为李子和督部鹤年所赏识,延入幕府,与陈木庵、陈芸敏、叶损轩友善。年五十余矣,风骨清峻。有庐一区,琴书潇洒。工小篆,自书门前楹联云:“南州高士宅,东海偃王孙。”颜卧室曰落叶庵。设一榻,甚致,尝邀同人分韵,赋《落叶庵诗》。

  ◎张文襄与幕僚会餐

  光绪朝,南皮张文襄公久督两湖,知名之士大半罗致,故幕中人才称盛一时。其尤契合者,每饭必召与同餐。幕僚以文襄位望之尊,奉召,必肃然陪侍。然有时餐未及半,文襄竟倚几假寐,沉沉睡去,诸幕僚未便遽离,仍整肃端坐,待文襄醒,然后毕餐。

  ◎张文襄不使幕僚误一字

  张文襄督鄂时,尝委一首县杨某兼院署文案,某不敢辞而甚苦之。一日,院事毕,即回署,适稿中误一字,饬人持令某改。同幕以某既去,即为代改。见字迹不类,询持去人,具以对,不怿,即召某与代改者入。

  凡文案入见,必衣冠,故某与代改者衣冠而进。先斥某曰:“稿有误字而不知,大谬;令改而已他出,尤谬。”又斥代改者曰:“汝何敢代人改字,更荒唐,速自涂去。”仍谓某曰:“非汝自改不可。”某改之,乃出。

  ◎幕友之敷衍伎俩

  张文襄督鄂时,有振兴实业之举,分咨各省,调查物产。浙江玉山县令既奉宪檄,将以邑中所有树木茶纸之属据实牍报,幕友不可,仅举土产玉蟹、墨兰种种玩物具覆。

  县令叩其所以,幕友曰:“树木茶纸,皆有用物品,上达宪听,势必派员查验,仿效西法,求所以改良之方。委员接踵于道,行李之供给,君且疲于奔命,况有不止于是者乎?今以一二玩物塞责,大宪将一笑置之,顾不善耶?”其敷衍之伎俩如此。

  ◎吴彦复辞端午桥

  庐江吴彦复字保初,武壮公长庆子也。光绪中尝客天津,时督直隶者为泗州杨文敬公士骧,杨与之雅故,延入幕府。杨卒,继者端方。端字午桥,谥忠愍,亦旧识也,欲留之。先是某岁,吴尝大宴客于京师某酒肆,遇雨,猝改期,客有未及知者。端与全椒薛某先后至,固不相识,偶有触迕,端遽詈薛,薛愤,殴端。

  佣保奔告,吴亟往释纷。至是,吴入谒,端咄嗟谓之曰:“得尔师季直书札否?”吴曰:“张季直乃先君幕客,非吾师。”端曰:“师可背乎?”吴愠曰:“满人之刚愎者无逾刚毅,吾斥之,不能声。若何敢尔!”拂衣径去。

  ◎书启预备德政碑文

  光绪末,山西太谷县某令将到任,或荐一书启友,令曰:“能古文否?”问何故,令曰:“他日我满任时,一篇德政碑文自不可少,故必请老夫子先为预备也。”

  ◎清客次于幕友

  俗所谓清客者,门下食客也,主人之待遇次于幕。都下清客,在承平时至多,然亦须才品稍兼者,方能自立。有编为十字令者,曰:“一笔好字,二等才情,三斤酒量,四季衣服,五子围棋,六出昆曲,七字歪诗,八张马吊,九品头衔,十分和气。”

  有续其后者,曰:“一笔好字,不错;二等才情,不露;三斤酒量,不吐;四季衣服,不当;五子围棋,不悔;六出昆曲,不推;七字歪诗,不迟;八张马吊,不查;九品头衔,不选;十分和气,不俗。”则更进一解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